王忠民:金融科技提升原有金融的效率,大幅降低金融交易成本

2019年12月08日 15:15  

本文4644字,约7分钟

12月8日,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财经》杂志主办的“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表示,金融科技可以提升原有金融里的低效率,并且大大节省成本,尤其是金融交易成本。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王忠民

王忠民说,“今天科技要放在金融领域当中应用的时候,不仅要有技术的端口,今天的5G、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可以用,问题是谁去最快速地把这个东西内嵌进入当中拓展应用。我们从赋能的角度来看一个逻辑,这个就是说这个时候必须要有风险投资,对新的技术、新的场景应用进行早期的培育。”

他认为,拓展的成功之道在于,能够这种成功背后的利益,让你的消费者瞬间全部覆盖、无差异的得到享受,这个才是我们真正的赋能,翻过来就叫做普惠。

王忠民还表示,数字货币的出现,反映了区块链应用,其最大好处也是降低了成本。

以下是嘉宾发言实录:

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上午好,这个主题金融科技下半场回归科技赋能,我的理解其实这个金融科技的发展真的是还远远没有到下半场,仅仅是一个刚刚开始。

为什么这场要强调这个下半场呢?其实为了更加突出科技赋能这样的一个提法,这个相对于前一段时间我们的发展。现在这个阶段我们科技赋能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回归到了金融本质,意味着更加清晰的规则制度的完善。

王忠民:我们从新进入角度来讲,可以提高原有金融里面的低效率,我们利用高效率解构他,比如说现在创造的新的支付逻辑比原来的支付高多了,普惠的人群就会多,人们可以在微小的数量之间迅速传播流通性发挥巨大的效应。

另外一点大大节省成本,原有成本巨大的,乃至于我们原有成本当中创造一个金融工具市场大众服务的时候,为各种社会群体服务的时候成本很大,居然我们今天可能用金融科技的阶段新的技术降低大的成本,比如说今天大家看到的这个风险防范当中,如果能够找到了风险识别,识别的更加准确而且轻易识别准确了。

如果我们今天放大到了所有的金融里面,最大的一个成本是交易成本,以至于我们过去中心化的东西,就是拥有一个管理机构监管他去让这个金融有效的运行,但是这个我们基于新的技术可以区块链当中构建一切的时候,所有的交易成本就会消失,这个时候如果金融原来整体上以交易成本为主的世界金融科技大大降低。

所以,我从生产成本和交易成本两个角度来看,包括我们金融领域当中风险识别、衍生交易等等这个东西,我们今天金融科技一定会巨量的改变这种成本结构推进科技金融当中的应用,通过科技金融应用普惠全部的金融,每个人都是金融人群的逻辑当中。

更想说的第二第三层逻辑,如果我们今天科技要放在金融领域当中应用的时候,不仅要有技术的端口,今天的5G、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可以用,问题谁去最快速的这个东西内嵌进入当中拓展应用,这个需要一个社会的有效的我们从赋能的角度来看一个逻辑,这个就是说这个世界必须要有风险投资,风险投资这个技术金融场景当中,风险投资的时候要对新的技术新的场景应用早期的培育,特别是现在要培育出来的时候要给参与到这个领域当中的技术人员场景拓展人员高收入,所以这个领域当中雇佣其他的劳动者其他的技术人员,这个风险投资的对象当中的社会生产要素的回报率大大提高。

甚至要对这个技术场景应用在低估值的时候引入一个新的投资者,用最短一个月一个季度半年的估值让估值翻一番,没有盈利的金融资产估值之上,这个资产回到这个当中的资本数量越多,这样吸引投资者劳动力技术贡献者越多,这个地方突破性越大。

从金融本身角度来说,天使投资、私募股权投资、风险投资领域,这个领域一定推动这个金融科技这个领域当中,而他们本身的生产要素端担当了一个赋能逻辑,这个逻辑资本端赋能其他的生产要素。如果我在新的金融科技当中找到了场景技术应用还拓展出来了盈利的商业模式,这个时候怎么办?一定要把产生的内在效率的提升、成本的节省普惠给翻过来也是赋能给全部的金融的使用者手中。

如果回望中国今天,金融科技领域当中得到最早突破的是支付,因为支付的这个成功是首先为每个人使用他的时候你的成本低的,你的付费少了,你的效率高了。

如果一次的历史性的革命性的技术加上金融场景的革命进步最终是支付人获益了,这个可以让原有的这样的一个技术创新迅速的覆盖每一个人的手中,每个人都是支付者的时候就会因此大大节省自己支付环节的效益。

如果越赋能给消费者越快越多越疯狂的时候,实际上把我的市场占有率,我的渗透率我的覆盖率大大提升了,从而让一件东西的一个金融科技的东西在真正的消费市场当中铺天盖地而发生。

如果看到了中国金融科技的时候,我们发现中国的初始的数字化的逻辑技术不是中国产生的,进一步说我们的初始化的三大场景,电商、搜索、社交不是中国,但是中国人却可以这三大场景的突破运用到中国来产生了中国的三大的公司场景下面的特别是这个消费端口的数字化消费者,数字化社交人群,数字化的搜索和电商当中,更加关键的是我们把这个用到支付当中,支付当中用到了每个用支付的人的利益时候铺天盖地,而他对于原有的支付一定竞争跟替代,对于原有的支付一定是冲击,当他冲击那个时候原有支付发生改变,你不改变只能慢慢淘汰。

所以经济学的这个效率,特别是节省交易成本是金融科技的核心要在,而更根本的金融逻辑是早期的私募的风险投资市场的形成是金融科技得以有效拓展,特别是商业场景拓展的有效逻辑,拓展的成功之道在于能够这种成功背后的利益让你的消费者瞬间全部无覆盖无差异的得到享受,这个才是我们真正的赋能翻过来叫做普惠。

提问:想请教一下王忠民理事长内地中小型机构如何有效的发展自己培育自己的竞争力?

王忠民:如果你是中小机构,你要去介入今天的这个金融科技这个领域当中,我想你最好的一个办法是技术取胜技术领先。但是为现在的金融当中的龙头公司或者说的大型公司,他们的服务原有成本大幅度降低,通过打开龙头公司的时候全行业当中服务,成为了金融工具当中全行业当中的有效供给者,如果找到这一点,我想你已经是基于金融科技的突破口,打破龙头企业的过去的高成本的这个壁垒建立你的市场切入点,再通过覆盖到全市场当中成为一个这样的一个专业细分领域当中的一个龙头公司。

主持人:我注意到了要十年以上的时间,这个作为中国市场的投资人也好,包括我们的所有区块链期望也好这是一个非常理性的数字。

王忠民:我们看人类的技术进步包括我们的金融科技的这个进步一定是伴随着一级市场,特别是一级市场当中的VC和天使的这个全球数量进步同步发展的,就是这种投资一定自己进步了,所以我们今天去看这个全球的独角兽的时候,一定看全球独角兽里面的美元投资者占多少人民币占多少,如果人民币投资者占得多,我们的人民币VC和天使投资人发挥作用,我们后悔腾讯阿里早期引资的让美元挣钱了,我们后悔的二级市场制度挣到钱资产公司上市,结果今天不得不把科创板没有盈利的公司可以去,只要基于信息披露的证券制度当中信息准确的,让大众可以分担风险一块成长,这个逻辑成立的话,我们会说这个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为什么叫做天使,天使就是给人送钱给人办好事的,风险就是这个风险介入其中的,问题如此高风险的东西为什么产生了如此大的基金的规模,恰好是风险是用来分散的,我是一个风险投资者不能在一个基金当中一个项目当中达到百分之百,一定分散开来的,只要分散的维度可以我少数的成功可以覆盖多数的失败。

你看孙正义也看过几个大单,投阿里赚了几万倍,把一个公司二级市场下市挣钱现在已经把成本收回了,他的概率是说我只要几单或者百分之10%的秤钩就可以,如果这个市场当中一级市场当中催生了泡沫,这个也是泡沫吸引更多的生产要素干这个事情,他泡沫才让那个里面的人收入高了,泡沫才让干这种技术的人感到光荣有钱可挣,泡沫逻辑的时候我们找到了几个方面,刚才还是分散化的一个逻辑。

第二个逻辑为什么一级市场当中大量出现对赌协议,对赌协议创始人投资者之间估值性不成共识,我按照高估值投资,但是你签一个对赌协议,如果达不到这个结果回购回去这个就是防风险的一种交易结构,如果在市场当中一级市场所有的这个交易结构都可以点对点的创造无数的风险点的交易结构的防范的逻辑时候,这个才有效,我们放到基金的先投资的钱不一定风险投资人他是融了其他人,其他人有限合伙者他是无限合伙人他对那些人负责,我们投到公司当中,他通过放大资金的来源,同时通过分散交易逻辑风险降可控范围内,最后得到有效汇报,但是他给社会的贡献的一个逻辑早期泡沫化吸引了早期的各种生产要素进入的这个领域当中,由于泡沫化局部的失败我用局部的成功覆盖他可以了,人类才有人去追逐梦想投资梦想不然那泡沫没有价值。

主持人:央行的独立货币很充分的,并不是说这个法定数字货币推出必须的产品,他认为法定数字货币推出与否政治的问题,接下来也想请问我这边在座的杨凯生还有王忠民你们对于法定货币这个真正的价值,我们今天也在谈科技赋能,对于我们的这个社会现实的这个经济发展来讲到底能够带来怎样的价值?

王忠民:数字货币出现,正好Libra出现,反映了区块链应用,应用在货币或者数字货币领域当中的连接维度越多,形成的共识难度越大,Libra推出的数字货币不叫一般的支付端的数字货币,而是要由原来Libra的基础之上的27亿用户的信用,而信用的不断的在支付在信贷在资产管理各方面延伸的时候,才是一个庞大的世界,而这个共识当他用区块链逻辑做信用货币的时候犯了一个小的错误。

刚才杨凯生行长也说了,如果稳定两个字连接怎么样连接,一定稳定连接,不一定现在的稳定币连接方法,你找了五个主权货币设计了一个份额,光这样几个份额谁的份额多少形成不了共识,况且找的几家没有一家好谈的。

我们设想一个,过去没有数字货币的时候,全球金融稳定一个机构,这个机构不是一个国家支配的,也是不同货币的IMF。你当时就是干脆个IMF谈就可以了,这个跟ESDR不一样的,ESDR这个机构做的,而且现在跟你连接,连接一个稳定的比率安全的问题。

我们想一个过去工业生产制造业全球化、社会全球化、金融全球化的过程当中我们什么东西做标底,用今天如果标底放在稳定这一个共识角度当中,用什么东西做标底,我们想一下如果金融过去领域当中那么多指数,一定要创造一个最新的指数,拿他做稳定的标底看的时候才能那样,我跟新的东西连接不经过你们的谁同意,现在最大的障碍就是原来连的五个主权主体,回过头这是我说他的基础是什么,逻辑是什么,还有今天推动的过程当中犯的一个小小的分叉错误共识的问题,反过来我们今天说如果主权货币只做支付,主权的数字货币只做支付,有必要吗?这个最大的好处就是说降低成本,原来的纸币还有信用货币支付管理信用成本太高甚至还有这个发币税等等。

现在全球已经很多做的支付的东西成本比他还低,中国有支付宝,国外也有其他的支付工具,已经有人做了,你做他干什么,你做的货币端口其他信用功能延展出来,不仅仅M0,M1M2才可以用杠杆,信用管理才可以,所以今天如果主权数字货币只做支付已经不具有竞争力了,你存在的这个还有新发的优势已经不存在了,你一定要做更多的信用币当中基于区块链当中,这个当中最大障碍恰好今天Libra遇到的障碍,你原来的主权汇率怎么样,跟他汇率关系、比例关系、数量关系,全部人的信用,不只是流动性的信用杠杆的信用、证券的信用、财务的信用,时间大跨度的、空间的信用怎么办,这才是遇到的最大障碍,能不能有效的达到数字化货币的解决。

文章很棒,赞赏一下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阅读有价值的财经新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