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淘集集自救梦碎破产重整 社交电商路在何方?

《财经》新媒体 舒志娟/文 高素英/编辑     

2019年12月09日 20:21  

本文2559字,约4分钟

上线仅一年,号称注册用户过亿的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自救梦碎。12月9日,淘集集CEO张正平对外宣布,淘集集本轮并购重组失败,该公司将寻求破产清算或破产重整。这一切更是给狂热的社交电商创业者浇了一盆冷水,野蛮生长的时代已经渐行渐远。

在业内看来,淘集集的破产并不是偶然事件,折射出社交电商行业的普遍困局。过去,通过烧钱扩大规模,获取资本市场的青睐,这种运营模式的核心是追求眼前利益,以规模取胜。未来,无论对于电商平台还是商户而言,都面临着获客成本不断攀升、盈利难、用户留存低等困境,而决定社交电商发展的是自我盈利和自我输血的能力。

烧钱换增长导致破产

去年8月上线的淘集集,通过“不玩拼团玩红包”的裂变方式,上线9个月MAU超过4000万,并在上线不过半年时间内得到了数千万美元投资。不过,好久不长,由于用户转化率不高,上线仅16个月后便踏上了破产之路。

据介绍,目前“淘集集官方百货类目群”、“淘集集百货-小二对接”、“淘集集百货群-二小姐”等多个官方QQ群、微信群已被淘集集方面解散。

天眼查数据显示,淘集集的运营主体为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欢兽”),注册资本100万元。公司最大股东为张正平,持有99%的股份。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日用百货等的销售,商务信息咨询,计算机、信息、网络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等。

在2019年6月初,淘集集启动B轮融资,但是进入7月后,业绩增长受到影响,销售额出现停滞,淘集集想通过融资来解决问题。到了9月,由于融资迟迟得不到确认,陷入资金危机,不少商家前往淘集集总部讨债。至此,淘集集被推向了风口浪尖。

10月31日,淘集集方面宣称公司已收到资方书面TS,并签订了投资意向书。可惜,淘集集为自救而推出的重组方案,最终因资方资金不到位而宣告失败。

值得关注的是,在12月3日,淘集集还曾发布公告称,已经与国内大型集团顺利签署股权投资协议,目前正处于等待打款的阶段。

对于是否利用融资来忽悠债权人的质疑,张正平解释称,本轮共有两个投资人,投资人A是某大型集团公司,投资人B是某preIPO公司为牵头的基金公司。在公司账面无钱可用的情况下,已无法维持基本运营,且对投资人B是否会打款非常怀疑,所以被迫宣布并购重组失败。

张正平进一步称,破产重整,将淘集集所有权转交给债权人,会联系供应商代表、大的公告代理,以债转股和认购股份的形式将平台所有权转让给债权人,所得资金全部用户公司运营,努力再次盘活平台。“如果债权人需要则我和高管团队将继续服务淘集集,如果不需要则我和高管团队离开淘集集。”

大家对于“亏损的钱去哪儿了”一直存在疑问,张正平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该公司负债主要分为供应商的货款和广告代理投放的欠款,负债总额为16亿元左右。 

而针对资产转移的说法,张正平则回应称,2018年开设的海外账户是为了收取A轮融资的过桥贷款,且为避免母公司上海欢兽的银行账户被冻结,淘集集在10月将上海欢兽的资金转移到青岛子公司,目前子公司也已无资金可用。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网络零售部主任莫岱青指出,淘集集主要采用烧钱换增长的方式,当增长无法上升时,加上回款慢,给商家造成一定压力,就会产生连锁反应,这种粗放方式,进一步阻碍了其发展。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在《财经》新媒体记者采访时表示,淘集集业务本身是一个危险游戏,因为社交电商要学拼多多去拼这个市场,没有太多的可复制性。一方面,目前拼多多的价格已经做得很便宜,而且社交属性很强;另一方面,拼多多拥有投资方腾讯的支持以及微信的红利,其他入局者要学这种模式,恐怕很难。

“淘集集如果能够在后续,持续地资金补贴才有可能会延续下去。但是,从当前的资本市场来看,这种情况基本上不存在的。所以淘集集仅存活了一年多寻求破产,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张毅如是说道。

在互联网分析师唐欣看来,淘集集上线仅一年就破产的最大问题是时机上晚了一步。社交电商这个赛道,目前只能容纳一个玩家,谁做的最早做的最大,谁就能活下去。

未来之路在哪?

近年来,拼多多的崛起让人们看见了社交电商的巨大市场,成为占领三四线用户的利器,也是新零售的风口。伴随着资本的加入、巨头的参与、玩家的增多,当行业的发展从蓝海进入红海,除去日益激烈的竞争市场,行业面临着获客难、用户粘性不强,存在盈利风险。

据云集发布的财报显示,第三季度云集总营收为27.731亿元,同比下滑10%,净亏损为5130万元。财报公布后,云集股价在盘前下跌3.8%。

不容忽视的是,2019年,其他几家未上市的社交电商平台,日子也并不好过。淘集集面临债务危机,贝店重新推出贝仓,环球捕手改名斑马会员,曾经的社交电商似乎都在寻找突围的方法。

同时,长期以来,由低价模式引发的问题屡屡被提及,因为在商品管理上的不足,及山寨、假货泛滥等问题饱受诟病。

这一切,都令如淘集集这类的社交电商的下沉之路显得难以为继,也令资本犹豫不决。

有观点认为,从表面上来看,淘集集的破产是由于公司新一轮融资没有到位而导致。但结合行业来看,可以发现淘集集资金链断裂并不是偶然事件,折射出行业的困局。

张毅指出,淘集集的破产踩中了一个致命的节点,进入2017年之后,资本已经不再相信通过大量的融资和讲故事去获得资本持续投入,这种故事已经在ofo身上玩到头了。

“我们碰到大量的创业者,一开始就在思考去哪里找投资,怎么把故事讲得更美,而忽略了企业本身的现金流、利润流等。结果,只能盯着投资人。”张毅表示,实际上,目前的创业环境,在过去大量吸取投资来养活、烧钱的这种依赖,对95%的创业者其实都不合适。因此,这种模式的失败,给整个行业敲响了的警钟。

那么,未来,社交电商的出路在哪里?

张毅告诉《财经》新媒体记者,资本仅是过客,只有能够实现自我盈利和自我输血的玩家才是未来决胜市场的有力竞争者,而垂直专业化将成社交电商发展的趋势。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经济研究室主任李勇坚认为,从宏观上来说,社交电商未来要发展更好,应该服务好消费者、服务好整个线下商业体系和服务好实体经济。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