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告急!武汉医生每日发愁防护物资短缺

文/《财经》记者 辛颖 赵天宇 信娜 黄姝静 实习记者 朱贺    编辑/王小

2020年01月23日 08:24  

本文3313字,约5分钟

其他科室要尽量把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留给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使用

2020年1月21日,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已启动三级预检分诊机制,专门划出5层专区作为发热门诊就诊区,并进一步加强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以应对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图为医务人员身着防护服接诊。图/中新

“严防死守,把疫情控制在武汉。”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在2020年1月22日公开强调,督促湖北省和武汉市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22日凌晨,湖北省已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Ⅱ级(重大级别)应急响应。

这距离官方首次发布“武汉肺炎”信息已过去24天。截至1月22日24点,全国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571例,疑似137例,死亡17例。

尽管市政府要求在全市公共场所都要戴口罩,包括宾馆、理发店、候诊室等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然而,武汉似乎尚未完全跟上疫情扩散的节奏。

1月22日,一位从北京回到武汉过节的人告诉《财经》记者,武汉的高铁、地铁、机场是1月20号病例数快速增长后,才开始做体温测试的,目测戴口罩的人与不戴的人各占一半。“没北京非典那么吓人,这边人没那么紧张,至少我前天去医院,有一半看病的病人没戴口罩”。

1月19日,在川流不息的武汉火车站,负责旅客安全的安检工作人员还没有全部戴口罩。“武汉航班的空姐还没有戴口罩。”一位近日乘坐飞机从武汉出发的传染病专家对《财经》记者说,她们需要提供微笑服务,但也是在密闭空间中接触复杂人群,应该保护。

与此同时,武汉的医院一片紧张。

武汉一家三甲医院有医生,自1月15日官方公布“有限人传人”起就主动与家人隔离,也有医生每天乘坐地铁都忧虑的记录戴口罩人群情况。

医用口罩在很多地方已经脱销。武汉一位定点收治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只有面对感染患者的患者的一线医生,能用有效防护的外科口罩和N95口罩,其他科室就用普通口罩将就。”

武汉一家三甲医院开会传达,其他科室要尽量把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留给隔离病房的医护人员使用。

医护人员缺装备

“只有面对感染患者的患者的一线医生能用有效防护的外科口罩和N95口罩,其他科室就用普通口罩将就。”武汉一位肺炎定点收治医院的医生告诉《财经》记者。

医院短缺物资不仅缺口罩。据人民日报信息,湖北多地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疑似和确诊病例,拟向国家请求紧急支援,调拨医用口罩4000万个、防护服500万套、红外测温仪5000套。

刚回武汉探亲的魏舒,感觉喉咙痛,沙哑讲不出话,发烧38度多,于是1月19日—22日,辗转去了3家医院——军工医院、同济医院和普爱医院,检查是否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魏舒告诉《财经》记者,“只有同济医院发热门诊的医护人员有全套防护用品,其他全无。”

没有一家医院在发热门诊处提供口罩,医院里对就医人者的防护松弛,恐有交叉感染之虞。魏舒认为,“在这种疫情中,医院本该给就诊病人提供口罩,非但没有提供,在物流这么发达的时代,所有药房都买不到医用口罩。”

可是,给魏舒打针的护士称,不能给病人提供口罩,医护人员自己都不够用,只能省着点用。

“严格来讲,口罩4个小时要更换一次。而且由于疫情,普通科室的患者大量减少,尽量安排医生在家待命,这个时间就可以不用口罩。”上述武汉肺炎定点收治医院医生说。

1月20日,一位医疗器械经销商告诉《财经》记者,由于目前临近春节,生产端会受些影响,口罩生产厂不大愿意继续生产。不过,就在这两日内,一些大型口罩生产、经销商已经宣布紧急加产,保障口罩的供应。

配送企业也在加班。根据医药供应商九州通工作人员向《财经》记者介绍,22日通知从集团总经理到业务三级公司总经理,全部回到岗位,已经放假的叫回来,春节安排值班人员,为保障疫情相关产品的供应、安全和质量。

1月22日,武汉某三甲医院一名隔离病区护士告诉《财经》记者,科内开会时会反复强调,尽量省着点用,“负责人每天都在发愁从哪里弄到更多的防护服”。

用于确诊是否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检测试剂盒,也供应紧张。上述隔离区护士所在的医院,正在进行病房改造,增加相应的隔离设施。她告诉《财经》记者,之前,临床症状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相似患者只能住在普通的病房里,由于没有试剂盒,也没法确诊。直到1月22日,才有工作人员来医院取标本准备测试。据她所知道,最长的病人已住了10多天。

已有第三方机构参与协助病毒检测工作。据《每日经济新闻》消息,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确诊程序中,要求确认程序在中国疾控中心或第三方检测机构接到检测标本后24小时内完成。

资源短缺不仅仅出现在湖北省。山东已出现疑似病例,截止1月22日18时,青岛有1例确诊病例。山东某市一位医务人员对《财经》记者透露,要求医护人员都穿戴,该市疾控中心正在集中采购防护服和医用外科口罩,但都处于缺货状。

所有医护人员、患者和居民都在等待之中。

对不起,口罩没到货

武汉市出现了居民在家门口买不到口罩的情况。

在疫情最初集中的武汉市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所在的江汉区,1月20日《财经》记者询问了几家药店的医用外科口罩或N95口罩购买情况。一些药店的口罩已经出现短期断货。有的药店工作人员匆匆说,“没有没有,下午到货,下午再问吧。”也有药店人员说,今天店里的口罩已经卖完了,比以前的销量多;明天下午新一批口罩才能到货,因为店里进货也需要时间,不可能一下子就到货。

医用口罩,指的是医用外科口罩,以及N95口罩。以往,居民们更熟悉防霾口罩,很多带有呼吸阀;现在再去药店买口罩已经知道,“最起码得是医用的”。

从美国回武汉探亲的魏舒吃惊于偌大一个城市买不到口罩,还是朋友送了一个平日攒下的口罩。

其他有感染病例传出地方,情况类似。“对不起,没到货”,是药店店员的常用语。

北京1月20日首度发布本市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病例,当日上午,北京市大兴区天宫院一家药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今天明显口罩卖的特别快。”平常来她这里买口罩的人不算多,销量也不大。不过今天,来问的人变多了,“大家进来就问医用的口罩。”当日下午,店里的口罩就迅速销售一空。

一天后,北京市卫健委再度更新消息,截至1月21日18时,北京市共确诊10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北京市最早确诊的两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皆有武汉旅行史。

口罩也随着这一信息断货。至1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上述北京天宫院药店的店员告诉《财经》记者,这家药店的医用外科口罩、N95口罩都已经断货了。不仅如此,连平常的普通口罩也卖完了。

“下一批口罩可能是明天上午到货,货我们已经订了。”这位店员告诉记者,21日到了一批口罩,当天就售罄,“我们现在是能进多少就要多少,但是有上限,因为各家店都得保证供应。”

尽管鲜有儿童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案例,但是上述店员说,为提早预防,儿童口罩也卖得更多了。1月22日,店里连儿童的口罩也断货了。

不过,也有没意识到这一防护重要性的居民。

上述武汉人士1月22日去当地一家菜市场买菜时,看到少部分人戴口罩,大部分仍是没戴。菜市场里早已没有活禽,如果叫生鲜外卖,早上叫得排到下午6点才能送,其它超市加收14元送货费,来了让放门口,等快递员走了,家人再开门取货。

据《湖北日报》公众号22日晚发布消息,武汉市政府要求在全市公共场所都要戴口罩,包括宾馆、理发店、候诊室等人群聚集的公共场所。

通告明确,对未佩戴口罩进入场所者应当予以劝阻,不听劝阻的人员可由相关主管部门按照各自职责依法处理。阻碍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文中魏舒为化名)

本文为《财经》与腾讯新闻独家合作内容,谢绝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