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阴影下的新加坡

文/卜洋   编辑/马克

2020年02月04日 10:32  

本文2077字,约3分钟

仅2019年11月,就有25万中国游客到访新加坡。如此密切的联系,让新加坡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国新冠病毒蔓延的冲击。

农历正月初八,新加坡街头的舞狮表演。

“避免不了。”新加坡卫生部长Gim Kim Yong在2020年1月22日谈到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进入新加坡可能性的时候如此表态。

作为生活在新加坡的中国人,我对此评论并不感到意外。

新加坡国土面积不到北京的一半。这个位于马来西亚半岛南端的小岛,长约50公里,宽仅26公里,岛上却有570万人口。在这个多民族共融的移民国家,华人比例高达75%。新加坡旅游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来新加坡旅游的游客总数高达350万人;仅2019年11月,就有25万中国游客到访新加坡。如此密切的联系,让新加坡不可避免地受到中国新冠病毒蔓延的冲击。

就在新加坡卫生部长发表讲话的两天前, 1月20日,有一位66岁的武汉居民和他的家人乘坐中国南方航空的航班从广州飞到新加坡来旅游,入境的第二天便开始发烧并咳嗽。很快,消息传播开来,新加坡有了第一例确诊的新冠病毒肺炎病人。

起初,新加坡当局仅仅在樟宜机场对来自武汉的中国游客实施体温筛查。 紧接着,新加坡航空公司旗下廉价航空公司直飞武汉的航班全部叫停。 随后,鉴于春节假期期间往来中新之间的人流之大,新加坡政府迅速采取其他措施,并将体温检查范围扩大到陆地和海上。

春节在新加坡被称为“中国年”,这是岛上最重要的节日之一。每年的中国年,新加坡总理都会发表新年致辞。李显龙总理在今年的除夕讲话中鼓励国民要“镇定并多加注意”。就在当天,新加坡卫生部宣布了两例新增新冠肺炎病人。其中之一是那位66岁武汉老者的儿子,另外一位是来自武汉的53岁女性游客。这位游客去了很多游客“必游”的景点,并且乘坐过公共交通工具,政府表示同乘人员的感染率极低。

时值除夕,也是新加坡的公共假日,岛上居民大都在阖家团圆,走亲访友。这些新闻和消息好像成了大家的必谈话题,鉴于没有社区案例,感觉本地居民大都还是照常生活。乌节路上的春节装饰仍旧吸引着大批游客,滨海花园的灯光秀也常常出现在朋友圈中。

在新年期间的一个派对上,我见到了一位来自上海的妈妈。她跟我一样,也是一位住在新加坡的中国人。这位妈妈的父母来新加坡探望她和她的家人,鉴于中国的情况,决定办理签证延期,继续留在新加坡。后来也陆陆续续听说了很多个签证延期暂缓回国的例子。起初不少人的签证延期都通过了,据说后来申请的大多都拒签了。

1月25日马来西亚传来消息,宣布发现三例感染者,并且三位都是新加坡66岁感染者同行的亲属,这个家庭离开新加坡后就入境马来西亚了。直至今日,再没有看到有关这个武汉家庭的消息,或许现在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只是希望异国他乡的他们能平安无事,度过难关。

平静观望的态势,随着假期临近结束也逐渐有些改变,被确诊的人数越来越多,新加坡的官员提出此次疫情可能比非典更加严峻。面临着要上班,上学,出门的居民开始了大规模采购,口罩,消毒液,酒精等等一些列家居用品出现了脱销,口罩仅在全岛唯一一家商店定时定点供应。

1月28日和29日是大部分人复工,学生返校的日子。我收到了学校的邮件,大概意思是学校会把防护工作做到最好,但是如果家长因担心而不愿意送孩子们去学校,那么学校会辅导孩子在家庭学习,不会记入旷课。学校的通知同时提到所有从国内过年回来的学生和家长、以及家中有中国来的访客的学生,要自行隔离两周才能上学。

随着武汉冠状病毒的扩散,有一位名叫Anatasha Abdullah的网民在网上发起了一份名为“阻止武汉病毒进入新加坡”的请愿书,敦促政府禁止来自中国的旅客。截止到1月28日,在这份请愿书上的签名数目成了10万+。

1月29日,新加坡美国学校爆出一名中文班的中国助教从湖北来新加坡探亲的父母被确诊为武汉肺炎患者。目前这名助教已被强制隔离,父母目前在国家传染病中心接受隔离治疗。

世界卫生组织1月30日宣布把中国武汉肺炎疫情定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新加坡本地确诊病例总数也在当日达到了13起,患者全都来自武汉。

1月31日,新加坡政府决定不分国籍禁止所有过去14天曾到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新加坡。这是新加坡历史上第一次为了确保公共卫生而限制旅行,而2003年的非典期间没有限制。 2月1日,新加坡的确诊病例到了16起。

随后连续2天, 新加坡没有新增确诊病例,确诊总数暂时定格在了18例。这些感染的病人中有两位是新加坡公民,其余患者都是国内来新旅游和探亲的旅客。新加坡卫生部宣布目前没有社区案例。看样子,局势算是控制住了。今天走在大街上,除了偶尔看到几个戴口罩的人,并没有感到什么异样,我的生活也在过去两三天迅速恢复正常。一如既往,新加坡没有让我感到身在异乡的庆幸,相反我总是惦念国内的同胞,认识的和不认识的。

直到今天,我还是常常想起武汉那个来东南亚旅游的大家庭。这一家人中有四个患者,后来发生了什么?他们好吗?2020年的开年并不顺利,在这个特殊时刻,相信人性不分国籍、地域,真心盼望每个家庭都能平安度过这个非常时期。

作者是三个孩子的妈妈,在新加坡生活四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