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卫组织称新冠肺炎还不是全球流行病,其他国家如何应对?

文/《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郝洲

2020年02月05日 15:14  

本文4972字,约7分钟

限制入境措施带来的危害可能大于好处,因为这可能阻挡信息、医疗物资的流通,影响世界经济;尽管非洲仍未发现确诊案例,但医学专家们预计,疫情在非洲爆发的风险也不小

日内瓦当地时间2月4日下午,世界卫生组织(WHO)表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尚未构成“全球性流行病”,与此同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向各成员国呼吁,及时与世卫组织分享关于新冠病毒疫情的相关信息,并且不要采取与《国际卫生条例》相悖的限制措施。

“目前,(在全球范围内)99%的确诊案例仍然集中在中国,97%的死亡案例集中在(中国)湖北省,所以这仍然是中国的首要紧急状况”,谭德塞说。世卫组织正在与中国政府保持密切合作,“这是我们阻止疫情向全球蔓延的最佳方式。”

同一天,英国外交部建议居住在中国境内的约3万名英国公民全部离开中国,并将于本周内派遣更多的专机接送英国侨民。截止到发稿,英国政府已经派遣两架专机分别于1月31日和2月2日抵达英国,共有94名英国公民及其家属被送至位于伦敦西北部牛津郡的英国皇家布莱兹诺顿空军基地,他们将在威勒尔区(Wirral)的阿罗公园医院接受14天的隔离和医学观察。

“这个房间很舒适,我们拿到一个装了各式各样重要补给品的袋子,甚至还有内裤,”原本居住在武汉的罗夫(Matt Raw)用视频记录下了在英国接受隔离的生活。与他一起接受隔离的还有他的母亲和中国妻子。

尽管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对来自中国的旅客采取临时入境限制,英国卫生部表示目前尚无计划阻止旅客入境。英国、德国、法国、波兰、加拿大等40多个国家仅在入境口岸对旅客进行体温检测和疫情筛查,部分国家要求中国公民填写健康状况申报表。

全球应对准备仍然不足

自1月底,数个国家国陆续派出飞机协助本国侨民离开武汉,全世界也面临着如何防止新型冠状病毒演变为全球爆发的考验。世卫组织连续在第13、14、15号疫情报告中指出,“过去24小时,没有新的国家发现感染案例”。

“我们对这个病毒还有很多不了解的方面,” 曾在哈佛执教多年的流行病学家费格丁对《财经》记者指出,“它引发的疫情不断改变……它的传播速度和感染案例增加非常快……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病毒。”

为了加速医生找出疑似症状,世卫组织2月 5日进一步指出,一些轻微症状,如流鼻涕、喉咙痛、咳嗽和发烧,都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症状,在某些人身上的症状可能更严重,并可能导致肺炎或呼吸困难。世卫组织将于下周召开全球专家会议,以确定针对当前疫情的优先研究方向,同时呼吁全球各国加速合作研发试剂、药物和疫苗,让疫情能够得到控制。

“这个病毒传染力非常强,大流行几乎没有悬念,但是会不会是灾难性的?我不知道。”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 )指出。

谭德塞2月3日在世卫组织的执行委员会议上再次警告,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像流感一样迅速的传播到新的国家,但是全球社会缺乏准备,这是危险所在。几日前,世卫组织宣布此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曾表示,“我们最大的担忧是病毒传播到那些卫生体系相对脆弱以及那些应对准备不足的国家。”

截止到2月4日,在中国大陆以外有23个国家和地区共确诊159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例。最多的感染案例在日本,达20例,接着是泰国19例,韩国15例。这些案例出现死亡的机率并不高,2月1日,菲律宾出现第一个中国境外的死亡案例,一名来自武汉的44岁男性。中国香港特区2月4日出现第一个死亡案例,一名曾访问过武汉的39岁男性。

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在2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称,根据目前中国境内的病例统计,“确诊病例的病死率是2.1%”,在疫情的集中爆发地武汉,这一数字为3.1%。2003年的SARS致死率约为15%。

新型冠状病毒在中国境外部分区域的传播仍在继续。2月4日,韩国确诊一例曾经到泰国旅游而感染的女性。2月5日,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消息称,停泊在横滨港的“钻石公主号”邮轮上已经确诊10人感染冠状病毒。这使得日本感染者总数猛增到33人,不排除在船上还有几十名感染者的可能。此外,乘坐英国第二架撤侨包机的一名比利时女性在抵达英国后接受的病毒检测呈阳性,同机的其他乘客正在接受隔离和医学观察。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Southampton)的专家通过监测手机号码的移动,做出人口移动模型,他们认为,全世界最可能爆发疫情的城市依序为:曼谷、香港、台北。以国家区分,风险最高的前两位是泰国和日本,美国居第六。

流行病学家在推演疫情时偏向推演出病毒传播的下一阶段发展,借此提早防堵病毒的传播。 美国主要疫情专家指出,美国应该抱着“病毒已经在这里”的心态,为可能爆发的疫情做准备,包括动员医院、加速就检测病毒和隔离作出安排。

也有部分科学家指出,各国在对抗疫情上不能为反应而反应,现在是需要进一步作长远打算的时候。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教授英格莱斯比 (Tom Inglesby) 指出,美国政府采取关闭边境和隔离病人的作法的有效性值得重新评估,“因为一旦其他国家也发生社区感染,美国是否也要求自那些国家回到美国本土的国民隔离呢?如果接下来是大流行,我们需要考虑每个可能措施, 评估是否能发挥作用,以及可能需要的社会成本。”

无奈的撤侨和必要的隔离

55岁的迈卡威 (Mattew L McCoy)是一名主题乐园设计师,他的新身份是美国撤离武汉班机的第211号。迈卡威和其他美国人幸运地搭上回家的飞机后,却被告知不能马上回家,他和其他被撤离的美国公民一道在位于南加州的马奇军事基地(March Ari Force Base)接受为期14天的隔离,这是美国自1963年来第一次采取的联邦隔离措施。

“疾病管制属和领事管人员为我们提供专业和高规格的照护,每天进行多次检查,”迈卡威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接受隔离的军事基地里,每个人被安置在独立的房间,他们可以互相交流,甚至部分运动和艺术专业人士还对其他一起隔离的人员开设课程。在美国2月3日举行“超级碗”比赛时,隔离者们还举行了观赛派对。

这些待遇并非免费。迈卡威在最后一刻抢到的飞机座位价值1000美元,加上14天隔离无法工作,迈卡威近日在众筹平台发起乐捐,希望爱心人士能帮助他弥补他的经济损失。

除了美国,采取相同措施的还包括日本、韩国、印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德国、俄罗斯和马来西亚等。

隔离设施的选择和令所有侨民配合执行隔离并不容易。像美国一样,德国也选择了空军基地进行隔离;英国征用国家护理人员建筑;澳大利亚政府尽管承担撤离费用,但是选择了用来隔离非法移民的小岛“圣诞岛”,第一批撤到该岛的侨民批评这里“蟑螂乱爬、网路讯号薄弱”,部分人抱怨供餐不太理想。

在2015年面对另一个冠状病毒——中东呼吸道症候群(MERS)时,韩国发生过多名感染病人未确实自主隔离,反而外出参与聚会的事情。韩国政府这次也选择对700多名侨民进行集中隔离,被选中的两处隔离地点所在城市牙山和镇川却出现大批表示不满的当地民众。为防止侨民受到攻击,政府还出动数百名警察应对可能的大型抗议。

日本政府在把565名撤回侨民隔离在埼玉县和光市的国立保健医疗科学院时,出现执行撤侨的官员自杀事故,官房长官2月4日宣布将隔离改为自主管理,并将隔离时间从14天缩短为10天。

法国政府选择的隔离地点则是西南部卡里勒鲁埃度假村,这令不少其他国家的侨民羡慕不已。卡里勒鲁埃面对着地中海,除了一天量两次体温,被隔离的侨民可以在户外自由行走、打排球、踢足球、上艺术课等。法国政府指出,度假村冬天是淡季,因此选了这个地点,附近村庄居民一度也反对,但最后达成妥协。

除了隔离,一些国家(如美国、新加坡和澳大利亚)宣布禁止曾到过中国的外国公民进入,希望借此将病毒隔离在外;日本将范围缩小,暂时禁止申请入境前14天以内曾在湖北省逗留的外国人、持有湖北省发行的中国护照者入境,俄罗斯、巴基斯坦和意大利也有类似做法。这些国家的做法究竟是否合理目前没有答案,不过显然与世卫组织的建议背道而驰。

相对于欧美国家,中国游客最常出游的东南亚国家就谨慎许多,菲律宾采取减少航班措施而非完全取消,泰国航空除了取消飞往部分城市的航班,其他航班正常往返。柬埔寨首相洪森为了安抚国民的恐慌情绪,在举行新闻发布会的时候主动选择不戴口罩,并且表示“会把戴口罩的人踢出去”,因为这样的做法会制造毫无根据的恐惧气氛。

世卫组织在1月31日宣布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PHEIC)时指出,限制入境措施带来的危害可能大于好处,因为这可能阻挡信息、医疗物资的流通,影响世界经济。世卫组织还建议,不需要限制外国公民入境,只需要在边境进行筛检即可。谭德塞在2月3日的会议上也重申,各国应该在防疫准备方面加大投入而非“恐慌”。

非洲暂时免疫并不乐观

自疫情暴发以来,少数未出现案例的区域为传染病频繁的非洲。数个非洲国家,包括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安哥拉、科特迪瓦等,都曾出现过疑似案例,但最后都被证明是虚惊一场。但是,传染病专家并未对非洲暂时的免疫感到乐观。

“我们非常担心非洲,因为一些对疫情最缺乏准备的国家就在非洲”,美国前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费里登(Thomas Frieden)指出。“非洲国家在确诊病毒和防止病毒扩散的系统上,比其他地方更为欠缺。”

世卫组织非洲办公室的一名医生塔利苏纳( Ambrose Otau Talisuna)也指出,疫情在非洲爆发的风险“非常、非常的高。”

世卫组织在将疫情列为PHEIC后就加速推动非洲的防疫准备,并列出包括乌干达、肯尼亚、尼日利亚、南非、刚果、埃塞俄比亚等13个国家为高风险国。这些国家在机场设置体温监测设备,同时开辟出可能用于隔离的空间。盖茨基金会在一月底也宣布捐出1000万美元对抗新型冠状病毒,其中一半捐给中国,一半捐给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

世卫组织非洲区主任莫耶缇(Matshidiso Moeti) 指出,这些国家如果能越快检测出病毒,他们就能越快控制住疫情,避免给整个卫生系统带来重负。不过,目前整个非洲只有两个实验室具备检测能力,因此世卫组织协助非洲防疫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协助各国改善实验室设备,同时向20多个国家分发检测试剂。

为了防范疫情,部分国家开始采取积极措施。尼日利亚政府鼓励自中国抵达的旅客,就算没有任何症状也自我隔离至少两周;莫桑比克目前暂停对中国公民发放签证,同时也禁止中国护照持有者入境;南非政府迅速成立了应急中心,停止邮政包裹业务,同时开始在36个入境点进行监控。

尽管不少国家都加速部署了防疫措施,非洲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恩肯加松(John Nkengasong)仍担心非洲大陆是否已经出现了还未被发现的案例,因为他还没见过一个变化如此迅速的疫情。

当前疫情在全球蔓延并未结束,如何快速检测出可疑案例正成为流行病专家的关注焦点。国内普遍依赖的核酸检测试剂盒被不少国外专家认为太过费时,当检查数量过多时,准确性也会出现下滑。

流行病学家费格丁对《财经》记者指出,在疑似案例大增时,如何选出可疑案例进行检测就是一个问题,例如在美国境内,如果标准是与中国人有近距离接触的人,那去过中国餐厅算不算?

由于各界对新型冠状病毒所知仍有限,其传播率和致死率仍无法完全确定,美国流行病学家认为大家应该做最坏的打算,避免反应不足。梅约医学中心的流行病和疫苗专家波兰德教授(Gregory Poland)建议全世界将疫情当作已经进入“大流行”状态,他指出,别忘了“SARS是通过非常低技术含量但有效的方法控制住的,包括多洗手、戴口罩、社交距离等,这是我们未来(防疫)应该专注的(重点)。”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