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抗疫实录:重症率低治愈率高,床位足需专业人手

文/《财经》记者王静仪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2月06日 10:16  

本文6984字,约10分钟

疫情蔓延之下,浙江温州成湖北之外新冠肺炎确诊最多的地级市。所幸的是,温州确诊患者重症率低、治愈率高,当地医疗机构床位充足,但专业人手和医疗物资目前略显紧张。

“从温州回来的人员一律要集中隔离14天”。2月3日,陈女士乘坐高铁动车从老家浙江温州回到工作地江苏苏州,按要求向社区汇报返苏人口后,不久她接到社区打来的电话,要求到指定酒店集中隔离14天。

食宿免费,一人一间,有电视有网线,一日三餐由专人送到门口,禁止开中央空调,但可以加多一床被子。陈女士在苏州的隔离条件总体不错。

面对疫情蔓延,闭门不出成为温州925万常住人口的日常。截止2月4日24时,温州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64例,超过江苏全省,成为湖北之外确诊最多的地级市。

1月31日晚,温州推出防控疫情“25条紧急举措”,主要包括:暂停市内公共交通、企业不早于2月17日24时前复工、机关事业单位2月9日起上班、学校延期至3月1日之后开学——温州的复工、复学时间比全国其他省市平均延后一周左右。

2月2日,温州全市范围内开始实行出行管控。即日起至2月8日24时,要求全市居民自觉“居家7天、足不出户”,每户家庭每两天指派一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

与此同时,“硬隔离”举措开始实施:1月31到2月2日,温州集中隔离两万人。从最近几天的情况来看,这一举措颇为见效。

外界关注:距离武汉900公里的温州,何以面临比许多湖北省地级市更为严峻的疫情压力?

好消息是,目前温州的病例呈现出重症率低、治愈率高的特点,并且无人死亡。截止2月4日,在温州市364例确诊病例中,重症病例22例,重症率6%,是全国平均水平13%的一半;出院病例28例,治愈率8%,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

一线医生也向《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多家温州医院的床位利用率不到一半,剩余床位充足,疑似患者都可全部收治入院,但专业人手和医疗物资目前略显紧张。

 

武汉聚集着18万温州人

截止2月4日24时,温州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364例,超过江苏全省,与湖北多地相当,并成为湖北之外确诊最多的地级市。

《湖北日报》2017年有一篇文章,《武汉:打造温商第二故乡》,当时的武汉市主要负责人曾表示,武汉生活着10多万温州人,有3000余家温商企业,是除温州外,温州人最为聚集的城市。

2020年1月29日,温州市副市长汤筱疏在浙江省第三场新闻发布会上透露:温州在武汉经商、务工、就学的人有18万左右。1月23日武汉“封城”后5天时间里,有大约1.88万湖北、特别是武汉人进入温州,平均每天3600多人,这给温州的疫情防控工作带来挑战。

在武汉,紧邻疫情最先爆发的华南海鲜批发市场,有一个华南眼镜城,据悉其中很多经营者来自温州。多年来,温州的眼镜行业比较发达,早年外出经商的部分温州人就是做眼镜生意,另据《温州日报》2019年报道,温州眼镜行业约90%的产品销往10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但目前温州官方通报中并未提及,这些温州确诊患者是否有一部分与武汉华南眼镜城有关。此前财新传媒曾报道,华南眼镜城已有商户确诊,并被转至金银潭医院,但该确诊者是否是温州人,是否还引发了回到温州的其他人交叉感染,尚无权威信息予以确认。

在目前温州364例确诊病例中,下属县级市乐清最多,为116例,绝对数超过海南、辽宁等省份。根据1月31日温州市发布会信息,目前已排查出湖北返回乐清人员7631人,其中从武汉返回乐清的人员5239人。

在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发热门诊,一位郑医生向《财经》记者确认,该医院的确诊病例中90%有接触史,本地家族聚集性、扩散性的感染不多,“对这个确诊数字不意外,因为从武汉回温州的人的基数在这里”。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是温州综合实力最强的医院之一,目前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病人。

郑医生引述有关专家的预计,2月7日、8日可能是温州乃至全球疫情拐点,因为这距离1月23日武汉“封城”超过14天,该出现的病例会在此之前出现。不过最近几天,温州的新增病例还没有显著下降,因此现在还不能掉以轻心。

在温州本地,交叉传染风险亦不可忽视。温州市民邵先生告诉《财经》记者,温州人喜欢聚会,“我们家年前要吃分岁酒,年后要吃新年酒,有些家族初一有去祭祀的习惯,而且朋友也要聚会。三十的时候我们还吃了一顿年夜饭,一大家族20多个人,戴口罩去吃的。”

2月3日,浙江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浙江省政府副秘书长陈广胜在发布会上表示,目前温州等地疫情形势较严峻,确诊病例数量多、增长较快,家庭聚集性疫情和局部社区传播时有出现,“甚至不排除局部流行的风险。”

温州市副市长汤筱疏也表示,排查和检测速度增快,也是近日确诊病例快速增长的原因之一。自1月25日起,温州市共有8个实验室可用于核酸试剂检测,按照2-3天的检测时间计算,该市1月27日起确诊病例激增,与这一因素关系紧密。在防疫专家们看来,这并不是坏事,有利于尽快确认感染者,减少传染源。

“硬隔离”防疫的必要性

先是居家隔离,再是集中隔离,温州银泰百货导购员王女士今年春节过得不一般。

“我们一共1000多名导购员,还有那段时间进入过商场的民众都要居家观察,银泰1月22日闭店,本来已经快隔离14天了”,王女士告诉《财经》记者,但2月1日社区通知她们去集中隔离,日期要重新计算14天。

截止2月4日24时,温州卫健委公布的疫情信息中,有当地银泰百货接触史的确诊病人11例。温州银泰百货于1月22日贴出告示,“因商场环境清理,暂停营业”。

大至百货商场,小至街边小店,但凡一地有确诊病例,所有密切接触者都要隔离。据浙江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报道,温州瓯海区某粉干店老板确诊后,温州通过三大运营商大数据平台找到3615名路过粉干店的人,逐一电话联系排查,最终找到40名顾客并采取相应措施。

1月28日,温州每日新增数十例的疫情,引来了浙江省委领导的现场疫情防控督导,有关领导强调:“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务必进一步把广大群众动员起来、让各级干部紧张起来,努力使疫情拐点早日到来。”此后,温州的防控措施逐级加码,效果日渐明显。

1月31日晚,温州推出防控疫情“25条紧急举措”,主要包括:暂停市内公交、轮渡、市域铁路等公共交通、暂停省际、市际和各县客运班线、企业不早于2月17日24时前复工、机关事业单位2月9日起上班、学校延期至3月1日之后开学、进超市菜场药店前测体温等。

2月1日,温州实行严格的出行管控措施:自2月1日24时起至2月8日24时,要求全市居民自觉“居家7天、足不出户”,每户家庭每两天只能指派1名家庭成员出门采购生活物资。两天只能派一人出门的规定,此前只在确诊超千例的湖北省黄冈市执行。

温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姚高员2月2日下午介绍,“25条”出台40个小时,温州对所有重点对象全面落实了硬隔离硬管控。除3588位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外,温州原居家隔离的16649人也被转集中隔离,全市集中隔离总人数达到20237人。

2月2日,由于执行防疫措施不力,乐清分管副市长陈微燕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乐清卫健局党委书记、局长谢明荣和疾病控制中心主任倪成剑被免职。

控制市内出行后,温州对外交通也加强限制,全市55个高速收费站临时关闭了46个。以2月6日为例,温州到杭州的火车只保留9班,此外有96班列车停运。

让很多温州人感到安慰的是,专门收治确诊患者的温州“小汤山”医院已就位。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瓯江口院区于2月4日完成改造,计划到2月6日先开出两个病区,具备收治100位患者能力,在1月28日起的20天内,具备收治500名确诊患者的条件。该院区定位为骨科专科医院,原计划于2020年4月开始运行。

温医大附二院院长沈贤介绍,1月28日,医院接到市委市政府要求,10天内启用温医大附二院瓯江口院区,医院自我加压,签订军令状,经市卫健委组织市疾控中心专家论证,初步具备传染病医院的条件。

浙江省在医疗救治、应急物资、生活物资方面已要求向温州倾斜资源:浙江组建了3支省级医疗救治增援队,其中两支医疗救援力量已分别进驻省级和温州市定点医院,将根据温州市疫情的形势随时增援;省里对温州的医用物资分配给予适当的倾斜;在落实防控措施的前提下积极协调食品等重要生活必需品生产企业有序复工;为生活必需品的运输开辟绿色通道。

医院床位充足,病例全部收治

与部分城市床位紧张局面有所不同,温州目前总体上床位充足,收治确诊病患不成问题。

不过,部分医院也处于比较紧张的状态,因为担忧病毒的传染性。“医护人员自己也很忌惮这个病毒,”一位温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的一线医生告诉《财经》记者,“但我们不是很紧张,因为病人的量没那么多,除了防护物资不够,医务人员和床位都是很齐的。”

《财经》记者从温医大附一院的郑医生处了解到,该院收治能力为150张,根据疫情的发展还可进一步调整和改造病房,目前床位利用率不到一半,整个温州确诊病例300多个,“分摊到这么多医院,还应付得过来。”

根据官方统计,温州已有10家定点医院、1474张床位可用于新冠肺炎病人的专门诊疗。全市有510名医护人员直接投入到感染病例的一线救治中,后续还有1100名医护人员梯队随时待命。

郑医生和同事身穿防护服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郑医生对《财经》记者说:“大年二十九、三十比较忙,每天发热门诊量超过一百人,后来因为武汉回来的都被控制了隔离了,过来就诊的人下降。初三之后明显下降,但是来的都是已经有症状的,疑似和确诊的概率高了。”

因为床位充足,温州发现的疑似、轻症、重症病例目前都能做到全部收治。“因为我们医院是定点收治重症患者的,有的患者直接从县里拉过来了。轻症患者也就是肺部变化不快的,都在医院观察,有的人连输液都不需要。所有的疑似病人我们也都会收到病房里,而且是一人一间。”郑医生告诉《财经》记者。

温州市医疗保障局局长彭魏滨在2月3号的发布会上介绍,除了确诊患者,温州把疑似病人一并纳入政策惠及对象,在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等按规定支付后,个人负担部分由财政给予补助,实施综合保障。总之,病人原则上不用负担医疗费,全部由医保基金和财政负责。

目前温州的病例呈现出重症率低、治愈率高的特点,尚无死亡病例。截止2月4日,在温州市364例确诊病例中,重症病例22例,重症率6%,是全国平均水平13%的一半;出院病例28例,治愈率8%,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2%。

传染病防治医院温州市第六医院是最早的定点医院。环球网2月4日报道,其上属机构温州中心医院的党委书记黄健平介绍,第六医院对于患者的诊疗效果不错,坚持1对1诊治患者,首例患者7天出院,目前已经有6人治愈出院,从病人随访情况来看,效果非常好。

“每天6、70人来门诊,疑似的只占10%”,郑医生对《财经》记者说,“来门诊的大多数人是过度紧张,10个有5个是这种情况,有的人听说自己小区有人有阳性,自己就过来看门诊了。平时有发烧咳嗽,哪里就会想来看发热门诊?”

尽管疫情的严重程度可控,但确诊病例持续攀升,也让部分温州人感到不安。市民邵先生向《财经》记者回忆道,有一天他回家路过保安亭的时候,看到有个业主在骂物业,说为什么要放进陌生人,骂了十多分钟,“感觉那个业主非常紧张,那个人我认识,五十多岁,平时待人还是很可亲的,第一次看到他这么凶。”

2月3日起,温州洞头区禁止打麻将、闲聊等集聚行为。发现聚众打麻将的,没收麻将桌等所有工具,参与人员一律强制隔离14天;若发现赌博行为的,一律拘留等顶格处理;发现聚众闲聊等集聚行为的,一律强制隔离14天;发现海上偷渡行为的,船只一律扣留,人员一律拘留。

防护服背后写着调侃的话 /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基层人员尚缺防护物资

床位不是问题,摆在温州面前的是专业医护人员以及重要防护物资较为有限。

自1月17日收治浙江省首例疑似病人开始,环球网报道,温州第六人民医院已经投入100多名医护人员进行隔离患者的治疗,两周时间期满后,这批医护人员将换下休息两周,届时医院将面临医护人员紧缺局面。

黄健平表示,温州市中心医院将抽调其他院区和科室的力量前来支援。“有压力,为了支持这边的工作,我们总部那边要停下几个病区,把这边的工作给支撑上来。”

郑医生也向《财经》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担忧:“现在是感染科全员在岗加上别的科室来支援,人手还是比较紧张,因为疫情比较重,如果后期重症变多,压力会更大,因为能管理ICU重症的医生本来就比较有限,不能把他们全都抽调到感染科ICU。”

目前,为疑似患者做核酸检测的试剂盒没有出现短缺情况。“每测一次要消毒,这比看诊的时间长很多,遇到疑似加有接触史、或者CT确认的情况下都要做。如果人手够、时间充足,给每个人都测一下那是更好的,但是不可能。”郑医生说。

此前1月25日,温医大附一院和温医大附二院等医院共派出20人的医疗队支援武汉。

像全国其他城市一样,专业的医用防护物资在温州也相对紧缺。前述温医大附二院的一线医生告诉《财经》记者,医用防护服和口罩目前只维持2-3天的储备。

每八小时为一次班,为了节约防护物资,一线医生一般进去就不再出来,要提前吃好东西、小便排空。因长时间戴口罩穿防护服压迫了眼镜,郑医生的鼻子产生压疮,半夜甚至被疼醒。

在温州一些基层机构,专业防疫物资就更紧缺。徐回是温州平阳县昆阳镇的个体医生,在自家门诊被关停后,他和全镇150多位个体医生,负责镇上三个菜市场的商户和进出人员的测温工作,遇到体温异常者就送至定点医院发热门诊,“除了岁数大的走不动的,每个人都出来作志愿者了”。

五六十个基层医生负责一个菜市场,轮流穿3套防护服+加1个手术衣,护目镜有4个,一起可以凑成4套防护设备。原本是一次性的防护服,因为紧缺而被多次利用:每个人穿完要用酒精擦,晚上用紫外线灯照。

不巧的是,手术衣最近丢了,徐回想办法另找了5套防护服:“现在有8套,8个人一套。”

民间组织竭力参与抗疫

除了政府和民众,一些自发形成的民间组织,也在积极参与温州抗击疫情的行动。

志愿者。受访者供图

某组织的志愿者小章告诉《财经》记者:“温州人在国外很多,在外的温州商会很多,春节旅游回来的也多。海外如果有物资要回来,就发消息给我们,我们看谁要去机场,就人肉带回来。罗马、伊斯坦布尔、巴厘岛,都有这样的事情。”近日,一批医疗物资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由国内某旅行团托运带回温州。

截止2月4日,小章他们已经帮助募集和落地了价值两百万以上的现金和物资,协助落地了价值两千万多的海外物资。“认捐者以个人为主,大学生捐100的也有,企业家捐几十万的也有,因为温州人的凝聚力很强,捐款额度高的人还是挺多的。”小章说。

由于全球采购医疗物资的语言难题,温州肯恩大学联合浙江省慈善联合总会发起翻译志愿服务项目,目前招募了来自世界各地超过1120位的志愿者,可提供英、德、法等31种语言的翻译服务。

在日常协助翻译文件之外,志愿者们也开始主动收集和编译各国医疗用品的出口信息,“现在有的国家已经开始限制口罩出口,我们提前研究好法律法规能少让采购的人做无用功”,温州肯恩大学的孟骏告诉《财经》记者。

温州市委统战部发布了《致世界温州人的捐赠倡议书》,随之而来的是捐赠物资清关、物流环节的工作量,而且大部分进口的医疗物资都需要政府相关部门开具证明。“政府工作人员的效率挺高的,我们准备好证明资料发过去,他们盖章、扫描,半个小时以内就给反馈,都不需要见面。”小章说。

由于全球温州人的庞大网络,物资筹募有相对优势。但在实际执行中,找物资之难仍然是志愿者们遇到的普遍问题。临时抬价、实物与描述不一致等,志愿者们遇到过各种情况。而只要物资没有到手,志愿者就无法放心,“一边和厂家扯皮,一边还要应对着急的认捐者和医院,这边在催那边在推。”

同时,个别医院的求助信息还会出现。1月26日,温医大附一院最早开始向社会求助医疗物资,目前处于紧平衡状态;近日,由于隔离点的大量开设,众多非定点医院的社区医院将隔离点纳入责任范围,形成口罩和防护服的大量缺口。

小章他们已经熬了好几个夜,经常在凌晨还在协调几十个群的各种琐碎事宜,一次认捐项目无奈终止,一位发起者把自己的微信名也改成了“XX很无奈”。小章安慰他:“我们问心无愧了。”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财经杂志】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