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各高校为无法返校留学生开通跨境网课

文/《财经》特约作者吕世琦   编辑/王延春

2020年02月19日 17:26  

本文3038字,约4分钟

10多万中国留学生无法按时返校入学,澳大利亚各高校提供网络学习服务或者延迟入学

澳大利亚各高校2月10日开始进入新一学期。面对临时入境禁令,如何及时返回澳大利亚继续学业,成为诸多留澳中国学生的现实困境。据悉,目前澳大利亚各大院校已陆续将第一周的课程上线,部分高校发布了各专业的网课安排。

对跨境远程教学,一些中国留学生表示,眼下受疫情影响,网课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但对那些面临实习课程的留学生,网课无法解决现实问题。更有学生担心,上网课会否影响将来回国的学历认证,况且花十几万学费只能远程看视频,影响学习怎么办?“希望澳大利亚早日解禁,我们能尽快返校上课。”

2月1日下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澳大利亚升级边境安全政策,禁止所有从中国大陆来的非澳大利亚公民和PR人员入境澳大利亚,而且是即刻实施。

目前正值开学季,导致绝大部分留学生都被拒绝在澳大利亚境外,澳大利亚大学紧急采取了网络授课的形式。澳大利亚大学组织联盟负责人称:“我们或许会开展一些灵活的课程,比如说网课、或者延迟入学。”悉尼大学甚至提到,或许会给受影响的学生退学费;新南威尔士大学也考虑提供延迟上学的机会。

远程教学之困

自2020年1月31日,世界卫生组织定义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许多国家推出了程度不同的中国居民入境管制。尤其是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颁布了相当严苛的入境管制。如1月29日,巴布亚新几内亚禁止过去3周去过湖北省的各国旅客入境,塞班岛自1月29日起暂停了所有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入境,其中也包括转机旅客,且无视国籍。虽然美国和澳大利亚不是最先颁布相关入境管制政策的国家,但是相比其他国家,由于中美、中澳之间的往来更加密切频繁,因此美澳之举更有代表性,也更具杀伤力。

尽管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给予了边防部门自主裁决权,但据澳大利亚边防行政长官迈克尔.乌特勒姆(MichaelOutram)说,2月1日约有80名旅客(其中47位留学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登上了前往澳大利亚的航班,总计有61人被允许入境,其余旅客则返回中国,并表示这些因突发政策而受到影响的中国公民都受到了良好的接待,在等待裁决和返航的空闲时间中,边防部门将他们安排在酒店和服务型公寓内。

澳大利亚教育部长丹特汉表示,澳大利亚总计有18.9万名中国学生接受澳大利亚高等教育,其中约有56%(105840人)仍在境外,这也就意味着有10万中国留学生将无法按时入学。虽然澳大利亚各大高校均表示将会提供给这些学生网络学习服务,然而这一入境管制直接影响到留学生的学习进度以及经济状况(租金等)。

留学生并不是入境管理的唯一受害者。各大高校乃至澳大利亚全境的教育收入都将受到明显的冲击。和教育出口领域息息相关的留学生公寓的租赁,及其周边的餐饮以及服务类行业都将难逃此劫。

曾任澳大利亚教育部长,现任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协会主席哈尼伍德(PhilHoneywood)表示,仅2020年上半年,澳大利亚的教育业的损失就可高达60到80亿澳币(约300至400亿元人民币),曾经在澳大利亚联邦参议院工作的,现在从事大型农业项目管理及投资的安德鲁.博姆(AndrewBoom)表示,在全球化程度极高的当下,此禁令将逐渐影响到澳大利亚的农业,比如农药和部分农业用化学产品将因没有直达航班而面临短缺。更令人担忧的不是当前的入境管理禁令,而是此禁在2月14日被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延长一周,且仍然看不到截止日期。

鉴于此入境管理对于中国留学生存在重大的学业和经济影响,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罕见召开新闻发布会,并要求澳大利亚政府对未经提前通知就发出入境管制一事对中国留学生进行赔偿。在过去数十年中,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为普通华人发声还颇为少见。此次呼吁尽管很难得到满足,但让澳大利亚华人感受到中国驻澳大利亚使馆环还是能接地气。

作为仅次于钢铁和煤炭的第三大出口物,国际教育在澳大利亚承载着巨大的经济作用。在2018-2019财年澳大利亚教育出口市场是376亿澳币, 其中中国留学生的贡献率在30%以上。按常规估算,澳大利亚教育部门原本预测,到2025可以增长到529700留学生。但此次管制可能影响到这一数字。

据悉,目前澳大利亚高等教育领域远程教育发达,有10所大学有远程教育系统 ,其他14个学校有海外校区,在线高等教育出口学生数量增长较快。

澳大利亚抗疫之策

对于澳大利亚政府来说,在应对澳大利亚火灾不力的表现之后,此次对待新型光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快速出手,也缓解了民众对澳政府的不满。

澳大利亚总理第一时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澳大利亚总计剩余1000万个N95/P2防护口罩(澳大利亚山火发放200多万只),通过澳大利亚民营医疗网络已有100万多只口罩发往全国各地。澳大利亚官方指定的民营医疗网络覆盖澳大利亚全境,总计31个定点机构,服务于澳大利亚的2200万人口。这仅仅是澳大利亚联邦政府的应对措施,各州也启动了及时的应急处理机制,以笔者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为例,政府将口罩下发给州在各地设置的地方公共医疗部门,总计178个,服务于新州的750万人口。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隔离点设在远离澳大利亚本土大陆的圣诞岛并交由澳大利亚军队管理,此决定最初饱受非议,甚至有澳大利亚公民拒绝了政府专机接回澳大利亚,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令人意想不到,隔离设施非常齐全,从厨房,洗衣房,泳池、健身房,到运动场、迷你剧院、迷你酒吧等应有尽有。不仅如此,澳大利亚军人还在私人时间里为华人准备了中国的各类零食,布置音乐会为华人庆祝元宵节。驻澳官兵甚至帮助过生日的小朋友烘培生日蛋糕,这一系列的行为帮助澳大利亚政府收获了被隔离在圣诞岛的澳大利亚公民的一致称赞,也使被隔离人员的心绪得到安慰。

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和各州紧密合作,降低单个定点机构的服务人数,从而有效降低了医疗机构本身成为传染源的可能性,也降低了病毒爆发的可能。对比武汉1100万人口最初只有7家定点门诊以及说不清具体N95口罩有多大库存,以及在疫情面前无法第一时间发动社区医院成为防疫的前哨站,两国在防疫准备和防疫措施上的差异,确实有值得中国相关部门研究学习之处。

澳大利亚政府的防疫措施与对策,主要是由专家引导做出而非政府做出。比如最初的政府评估疫情为低风险,澳大利亚本地没有人传人,潜伏期没有传染性等,虽然是政府发出的媒体通告,但是都是引用了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的意见。这是一个政治与学术结合的宣传方式,通过澳大利亚首席医疗官的专业评定,来提高政府措施的公信力,也正因为借由相关医学专家话语来推出措施,很大程度上也为澳大利亚之后的防御措施改变提供了机会,后期措施的改变也由相关领域专家不断革新,以应变疫情的发展,这一系列措施最终确保了从2月6日至今澳大利亚再无新增病例。

在此次澳大利亚的疫情防卫战中,社区也成为了非常强有力的武器。尽管政府初期认为没必要采取相关管管制措施,但是依然听从社区意见和民意反馈,并快速接受民众建议,高效执行民众建议,建议过去14天去过中国的所有澳大利亚居民尽量自我隔离,居家观察。相较中国武汉最初的医生间讨论就被按手印训诫,中国在及时传递信息,尊重基层不同声音,接受专家意见和接受民意方面的机制缺失、效率低下,可能是疫情变得严峻的重要因素之一。

澳大利亚有效打造了一个由专家意见为科学依据,联邦政府和地方州政府各自发挥独有的医疗应急体系优势,配合企业的自主自觉,和民众意见和媒体监督建立起完善的“全民皆兵”防疫体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