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新冠孕妇”

文/ 《财经》记者 刘以秦 王博 房宫一柳     编辑/马克

2020年02月23日 13:04  

本文3371字,约5分钟

她们是疫情中心湖北的待产准妈妈,其中有疑似或确诊的新冠病毒感染者。对于医生护士来说,无论是守护孕妇,还是保护即将降生的新生儿,都是巨大挑战

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不仅是疑似感染孕妇,大量健康孕妇也无法出门,也找不到医院做产检,一些临产的孕妇甚至找不到床位生产。

孕妇是特殊的群体。新冠肺炎的确诊和治疗需要配合CT检查,由于担心辐射,孕妇会尽量避免CT检查,此外,孕妇身体情况相较普通人更为敏感复杂。

截至2月22日下午1点,全国共计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76394例,湖北省确诊63454例,武汉市确诊45660例,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及周边城市,医疗系统已经超负荷运转。

疫情来势汹汹,大量医护人员疲于奔命,一位武汉市中心医院的一线医生告诉《财经》记者,目前所有的精力都放在收治确诊病人上,至今仍未有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案,针对感染的孕妇患者,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专门救治。

“我能等,宝宝不能等”

1月31日,怀孕8个月的武汉市江夏区孕妇王媛媛(化名)发烧已经8天,肺部有感染,去了江夏中医院、江夏区妇幼、人民医院、武汉妇幼、中南医院和武汉市一医院共6家医院,都未被接收。由于回家时村口封路,只能住在车上。她和家人拨打了110、120、市场热线等求助电话,也没能解决问题。

“定点医院发热门诊不收孕妇,妇产科又不收发热的。”王媛媛的哥哥告诉《财经》记者。

哥哥将王媛媛的情况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引起了社区工作人员的关注,社区也安排了车辆和志愿者司机,带着王媛媛继续去与医院沟通。

1月31日晚上,王媛媛出现呼吸困难。2月1日上午,她哥哥告诉《财经》记者,社区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已经住进了湖北省人民医院东院区。

对于一些已经接近生产的孕妇来说,有医院愿意接收才是第一步。疫情期间,所有新冠肺炎以外的患者入院时,都需要在过渡区接受2次核酸检测和CT排查,确认没有感染后会转去相应科室,如果有感染的情况,则会被安排在隔离病房进行救治。

核酸检测的结果需要等待24小时,“我能等,宝宝不能等。”一位武汉孕妇对《财经》记者说,她在人民医院过渡区等了2天,做了一次核酸和CT,最终见到了产科大夫,产科大夫表示要立即进行剖腹产,医院马上加急给她做了第二次核酸,确认阴性后,立刻送入手术室。

没有家人陪同的生产

疫情对于孕妇来说是一次莫大的挑战,对于医护人员来说也是难题不断。

“不能聊了,马上又有三个新冠孕妇入住。”晚上10点30,李玉(化名)又全副武装的进了隔离区,上午他刚刚为一个疑似新冠孕妇做了剖宫产手术,下午又收治了两个孕妇,深夜又有新的任务,他还不能离开隔离区。

李玉是湖北省鄂州市鄂钢医院的一名妇产科医生,鄂钢医院是鄂州市唯一接诊新冠病毒疑似和确诊孕妇的定点医院,也是鄂州市收治新冠病人最多的四家医院中唯一的民营医院。这家三级乙等综合性医院始建于1958年,原鄂城钢铁厂职工医院,2016年被海南海药全资收购,从公立改为民营。

和所有湖北抗疫医院一样,鄂钢医院缺防护服、缺专业医生、护士,而定点收治新冠孕妇,又让这家医院的妇产科面临更大压力。

“鄂钢医院接诊孕妇暂无准确数据,每天都在变。但是哪怕只有一个新冠孕妇,也需要两个医生、两个护士,全副武装,隔天轮换24小时班。”李玉谈到。“妇产科严重缺人、缺防护措施、缺蓝光温箱和产床。”

新冠孕妇中,有家庭聚集发病的情况,有的确诊或者疑似孕妇来到医院时,家属已经被隔离了。这些孕妇无人陪同,从开住院证、缴费开始,直到生产,做月子,整个流程中家属能参与的环节,现在都需要医生、护士来承担。

不管是疑似还是确诊的新冠产妇,新生儿都要被隔离照顾,以前一个护士可以照顾多个新生儿,但现在,疑似新生儿只能由一个护士专职照顾。

新冠孕妇的接产难度也在升高。

随着疫情发展,有的孕妇害怕在医院被传染,没有按时产检,有的孕妇感染了,因为封城,并没有及时就医,导致生产时出现很多隐患。

新冠孕妇生产时,由于没有家人陪同,需要护士穿好隔离服,寸步不离,随时监测孕妇胎心、宫口开大情况。为了结省防护服,护士们严重超时工作。

由于护士紧缺,鄂钢医院有一名护士流产一周后就到岗了。为了应急,鄂钢医院不得不把原有护士拆科,无论是心脑血管、儿科还是妇产科,通通重新编配,投入到抗疫一线。

鄂钢医院从1月20日就开始接诊新冠病人,早期发热门诊一个医生一上午就接诊二十多个病人,但医护人员感染率相对较低,只有一名临床护士被感染,很快治愈了。

但这没有什么可骄傲的。鄂钢医院物资供给处的刘岩(化名)对《财经》记者说,“战役还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我们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

“哪怕只在隔离区待一分钟,出了隔离区也要更换防护服,护士们早上8点进隔离区,一般下午1点30分才能出来换岗。”刘岩说,医生用的防护服已经挺不过两天了,妇产科尤其严重。“政府的资源更倾向于公立医院,但我们接诊的新冠病人目前在全市排前列,而且我们医院还要接收专科病人,如儿科、透析病人的定点治疗。”

鄂钢医院也是当地收治新冠透析病人的唯一定点医院。刘岩表示,前期防护物资都是医院自己采购的,卫计委拨付的完全不够,他理解全湖北的医疗物资都缺乏,但看着同事们冒着生命危险坚持在一线,仍然心焦,“只能持续跟领导反馈。”

现在,鄂钢医院质量好的防护服留给进隔离区的医生、护士用,物资不够时,医生、护士们就用垃圾袋代替长筒鞋套,甚至是用平时居家的鞋套,没有防护帽子时,就用普通帽子顶一下。

也有很多志愿者从世界各地向鄂钢医院运物资,但他们采购的防护服很多达不到一级防护标准标,只能放在仓库里。

此前鄂州红会给鄂钢医院分配了800套床上用品,但还是不够。新冠病人的床单和口罩一样都是消耗品,以往,普通病人的床单被褥可以消毒清洗后循环利用,但新冠病人用过的只能焚烧。

2月11日,贵州省对口支援鄂州的337名医护人员到达。当时也有几名医生、护士被分配到鄂钢医院,但因为防护服不到位,也没有按照传染病医院的要求做好隔离,所以他们没有进入。“现在我们已经改造好,有十多名医护人员又回来支援我们了。”刘岩说。他透露,2月19日鄂州卫健委的领导已到鄂钢医院商量对口援建事宜。

截至发稿,鄂钢医院又接生了两名宝宝,新冠病毒并没有通过母体传染。

“宝宝守护计划”

疫情期间,大部分武汉人都在家留守,郭迪晴也待在家里关注疫情进展,她想为疫情出一份力,但又无法出门。她自己也是妈妈,想到孕妇妈妈们在疫情期间可能会遇到各种困难,她和几个包括育儿专家、心理专家在内的朋友组织了“宝宝守护计划”,为孕妇们提供线上支援。

一开始,微信群里的孕妇们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情绪焦虑、产检困难、身体出状况等。每天晚上8点左右,湖北省第三人民医院产科任主任会集中答问,此外,郭迪晴和其他30多位志愿者,每人负责7-8位孕妇,陪她们聊天,排解情绪。

如何检查、就医、住院是问的最多的问题。疫情开始后,很多孕妇们定期做检查的医院都发来通知,让大家尽量少出门,少去医院,一些小的检查都暂停。

郭迪晴发现,孕妇们跑了多家医院都不被接收的问题比较常见,她们就帮忙整理了收治孕妇的医院名单,目前包括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中法新城院区,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西院,湖北省人民医院东院区,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

类似这样帮助孕妇的民间组织有很多,社区也在积极配合孕妇检查、住院等工作,包括安排出行车辆,帮忙联系医院等。

政府也没有忽视孕妇群体,2月8日,湖北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通知,疫情期间,承担孕产保健服务的助产机构,要落实孕产妇产检及分娩,不得拒绝或推诿。各地医疗救治及防疫物资的分配上,要向妇幼保健机构倾斜。

通知还要求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构对疑似孕产妇实行有限检测、尽快确诊。各新冠肺炎救治定点医院要落实疑似和确诊孕产妇转诊绿色通道,确保优先转诊和治疗。

2月22日中午12点,宝宝守护计划的微信群里,一位新爸爸发来了新生儿的照片,称母女平安,接下来,他们还需要面临购买尿不湿、奶粉等物资的难题,郭迪晴也在积极帮助大家寻找购买渠道,她说,“我们会一直陪伴大家直到疫情结束。”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