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被美制裁到恢复元气,中兴如何抓住5G机会?

文/《财经》记者 王凤周源   编辑/谢丽容

2020年03月28日 14:30  

本文4102字,约6分钟

主营业务实力未减与赶上5G建设热潮是中兴通讯快速回稳的内外因。处于恢复期的中兴通讯打法十分清晰,不求盲目做大,但求做稳做深5G

3月27日,中兴通讯(000063.SZ/0073.HK)发布2019年度财报。报告显示,2019年1月-12月,中兴通讯实现营业收入907.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1%,归属于上市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5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3.7%。

图1: 中兴通讯营业总收入及增长率(2015-2019)单位:万元

图2: 中兴通讯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及增长率(2015-2019)单位:万元

2019财报漂亮与否对中兴通讯意义非同一般,在2018年经历了生死考验的中兴通讯,亟需向客户与合作伙伴证明自己已经重回稳健经营。

2018年4月16日,美国商务部以中兴通讯涉嫌虚假陈述为由发出最严厉的制裁,禁止所有美国公司与中兴通讯进行业务往来,该公司主营业务自5月起陷入休克,直至7月,中兴通讯才以缴纳14亿美元罚金、董事会成员全部更换、10年观察期的代价,与美国商务部达成了新的和解协议。

主营业务实力未减与赶上5G建设热潮是中兴通讯快速回稳的内外因。

财报显示,2019年,中兴通讯运营商网络营业收入665.8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6.7%,是该公司上市以来最高水平,占总营收73.38%。2019是5G建设元年,目前,中兴通讯已在全球获得46个5G商用合同,覆盖中国、欧洲、亚太、中东等主要5G市场,与全球70多家运营商展开5G合作。

2020年,国内5G建网将规模上量,进一步激发运营商招标集采需求。根据公开资料,2019年,中兴通讯在5G接入网、核心网和承载网招标中,中标的市场份额约为25%。

突发的新冠疫情并没有根本改变中美纷争加剧的趋势。作为中国第二大、世界第四大电信设备生产商,中兴通讯被置于“美国制裁中国科技公司”砧板上的几率,依然存在。

3月中旬,“美司法部可能正在调查中兴通讯向外国官员行贿”的消息甚嚣尘上。3月16日,中兴通讯给出回应称,未收到美国政府相关部门就此事项的通知,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一切正常。

处于恢复期的中兴通讯打法十分清晰,不求盲目做大,但求做稳做深。中兴通讯的一位负责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中兴通讯下一阶段的战略就是聚焦5G主航道,力求运营商业绩提升,毛利率大幅增长,经营性现金流持续四个季度为正。

触底反弹

目前中兴通讯共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运营商网络业务、政企业务和消费者业务。

运营商网络业务是中兴通讯回稳的核心。2019年,该公司运营商网络实现营业收入665.85亿元占总营收的比例,也由66.75%上扬至73.38%,且毛利率由2018年的40.37%增至42.61%。

2019年,和运营商网络业务板块的高歌向前不同,另两大板块政企业务和消费者业务有所收缩。财报数据显示,中兴通讯的政企业务营收为91.55亿元,同比减少0.79%;消费者业务营收为149.97亿元,同比减少21.93%。中金公司通信与电子行业分析师闫慧辰向《财经》记者表示,中兴通讯未来主要还是看运营商业务。

图3 中兴通讯营业收入结构(按地区),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Wind

图4 中兴通讯营业收入结构(按业务种类),单位:万元

数据来源:Wind

从地域来看,中国仍是中兴通讯主战场。2019年,该公司国内市场营业收入582.17亿元人民币,占比64.16%;国际市场营业收入325.20亿元人民币,占比35.84%。

中兴通讯在国际市场的排名也保持不变。市场研究公司Dell Oro Group近日发布2019年全球电信设备市场报告显示,全球收入份额排名前五的供应商为:华为(28%)、诺基亚(16%)、爱立信(14%)、中兴通讯(10%)和思科(7%)。中兴通讯在2019年同比提高约2%,复苏态势明显。

但中兴通讯仍未恢复至被制裁前的水平。该公司2015营收突破千亿元人民币(1001.86亿元),之后三年不断上扬。

目前全球处于4G向5G的换代潮,兴业证券一位分析师认为,中兴通讯今后几年将陆续发挥出5G方面的实力。

国内5G大盘企稳

运营商新一轮的5G招标已经开始。受疫情影响,中国铁塔和三大运营商的5G建网进程被迫推迟2-3个月,但各家运营商的5G建设目标不变。2020年,中国移动计划年底完成建站30万站,中国联通与中国电信计划三季度完成新增共建共享5G基站25万站,实现全国所有地市覆盖。

2020年,三大运营商的网络投资约1803亿元(中国移动1000亿元,中国联通350亿元,中国电信453亿元),同比大增338%。加上中国铁塔170亿元的5G计划开支,通信网络整体投资规模为1973亿元。

这将为中兴通讯的快速复苏提供肥沃的土壤。

运营商新一轮的招标已开启。3月6日,中国移动启动了23万个5G基站集采公告。4天后,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分别在官网发布“2020年5G SA(独立组网)新建工程无线主设备联合集中采购项目集中资格预审公告”。中兴通讯的目标是,拿到尽可能多的中标份额。

招标结果可以直观反映通信设备市场的竞争格局。5G网络建设分为核心网、接入网和承载网三部分。核心网,是运营商投资最重的部分。

作为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运营商,中国移动的集采中标对通信企业来说至关重要。在2019年6月6日工信部向运营商颁发5G牌照之前,中国移动2019年初就进行了数次集采,涉及上述三网。

随后公布的“2019年5G规模组网建设及应用示范工程无线主设备租赁单一来源采购结果”显示,中兴通讯中标80站,占比16%。其前面是中标250站的华为(占比50%)、中标110站的爱立信(占比22%),后面是各中标30站(占比6%)的诺基亚和大唐电信。

中兴手机在公开渠道的份额有限,但在运营商渠道机会不小。中国移动“2019年核心网支持5G NSA(非独立组网)功能升级改造设备集中采购单一来源采购信息”中,5G终端测试版招标项目,共采购1.01万台5G手机,中兴通讯中标2000台A10 Pro,占比19.8%。华为中标5000台Mate 20X,占比近一半。其余是2000台小米MIX 3(占比19.8%),1000台OPPO Reno(占比9.90%),100台vivo Nex(占比0.99%)。

整个2019年,三大运营商共建成5G基站13万站,5G招标最具价值的接入网主设备部分,中兴通讯大约占五分之一,其他领域,华为占半壁江山,爱立信和诺基亚联手占四分之一,大唐电信占5%左右。

在中国移动2020年5G二期无线网主设备集采名单中,华为在28个省份的中标份额在50%-70%不等。中兴通讯则占比25%-30%。剩余10%-20%的中标份额是爱立信或者诺基亚。

最近的招标,3月27日,中国联通发布的《2020年中国联通智能城域核心网汇聚设备集中采购中标候选人公示》显示,中兴通讯的总体中标份额为25%。华为的中标份额为54%,是中兴通讯的2.16倍。烽火和华三的中标份额相当,分别为11%、10%。此外,中兴通讯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10G PON(承载宽带接入服务的技术)设备集采中,基本保持了25%的中标份额。

国内运营商招标一直是三家策略。既防止设备商一家独大,又避免数量过多带来的后续运维压力。国内主设备商主要是华为、中兴通讯、大唐电信,海外的两家设备商,爱立信和诺基亚会占据20%左右的份额。

总体来说,中兴通讯能够拿下中国5G市场大约需要做的,是尽可能争取中标份额,稳住国内市场这一大后方。

中兴通讯的一位负责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中兴通讯下一阶段的战略就是聚焦5G主航道,力求运营商业绩提升,毛利率大幅增长,经营性现金流持续四个季度为正。

全球市场新命题

兴业证券分析师称,中兴通讯有望成为5G时代全球通信设备市场格局再平衡的最大受益者。

闫慧辰认为,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中兴通讯都会迎来一波增长。这源于5G的大兴大建,整个通信行业的蛋糕做大了。对于中兴通讯来说,手机业务和政企业务相对鸡肋,运营商业务则需要更聚焦。

从国际国内业务占比的角度来看,近三年来,中国对中兴通讯的营收贡献越来越重,营收占比由56.94%到63.67%再到64.16%。2019年,国际市场的营业收入占整体营收比例下降0.46个百分点,由2018年的36.3%降至35.84%,但是,绝对值较2018年增长14.5亿元。

此外,在5G技术研究和标准制定方面,中兴通讯已向全球标准组织提交7000+ 5GNR/5GC提案。国际专利数据公司IPLytics和柏林工业大学联合发布的最新5G行业专利报告显示,中兴通讯以2561族ETSI 5G标准必要专利,位列全球前三。

中兴通讯的挑战是,如何在通信产业链重塑与大国博弈之中保持企业的灵活性与独立性。

一方面,中兴通讯需要继续从制裁事件中缓慢修复。多位受访者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兴通讯需要加快核心元器件供应、国产替代厂商的培育与发展。

好的一面是,中美贸易战期间,国内半导体企业如雨后春笋,涌现出诸多新星。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加速国内芯片产业集群的形成与成熟。中兴通讯会受益于不断向好的整个产业环境。

另一方面,中兴通讯需要持续对美国制裁行为的蛛丝马迹保持高度警惕。无论疫情后续如何发展,中美博弈仍是长期事件。有无“把柄”被美国当靶子至关重要。

过去两年,中兴通讯已经将出口管制、反海外腐败、知识产权三大领域做为企业合规重点。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全国企业合规委员会副主席王志乐参加了两次中兴通讯合规会议。他对《财经》记者说,经过几轮改动,“中兴通讯目前是国内合规相当严格的企业”。

与华为不同,作为上市公司,中兴通讯对特定信息必须有所披露。“对华为的打击,很多时候像绵里扎针,力道减弱。中美博弈虽然遭遇新冠疫情突发事件,美国的目标没有变”,一位无线专家向《财经》记者说,击打中兴通讯,也可隔山震虎。

历史可鉴,未来可期。中兴通讯走过2019年的恢复期,步入董事长李自学口中的发展期。如何稳发展,如期进入超越期,是时代给中兴的新命题。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