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桶油”削减资本支出,“增储上产”计划受挫

文 |《财经》记者 徐沛宇   编辑 | 马克

2020年03月30日 20:07  

本文4864字,约7分钟

油价暴跌, "三桶油"不得不缩减资本支出,刚实施一年的"增储上产"计划面临变数,中国原油产量在止跌回升一年以后,有可能再度下滑

迫于油价暴跌,"三桶油"不得不调整仅实施了七分之一的"增储上产"计划。

在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 (601857.SH/0857.HK,下称中石油)、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 (0386.HK/600028.SH,下称中石化)、中国海洋石油有限公司(00883.HK/NYSE:CEO/TSX:CNU,下称中海油)近日发布的2019年财报里,均罕见地未提及2020年的产量目标。三家公司亦同时提出,2020年将削减资本支出。

2016年—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连跌三年,对外依存度突破70%,习近平总书记就此做出"大力提升勘探开发力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批示。2019年年初,"三桶油"启动为期七年的"增储上产"计划。

当年,"三桶油"大幅提高上游勘探开发投资,中石油、中石化和中海油的增幅分别为17%、46%和26%。如果没有国际油价的暴跌,"三桶油"将在2020年继续维持对上游的高额投资,以达到增储上产的目标。

如今,国际石油公司纷纷决定大幅缩减投资,"三桶油"也计划过苦日子,不过他们的投资决策周期较慢,削减资本支出的具体数字尚未公布。中石油旗下主力油田——长庆油田已宣布将在2020年降本增效25亿元,压减非生产性支出等六项成本。中石化则表示正在研究如何降低资本开支,动态调整资本支出计划。中海油的计划是先削减海外的上游投资。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增储上产是中国石油产业现阶段的基本方针,不会动摇。"三桶油"只能适应低油价,降本增效地执行这一战略。但上游缩减投资的结局往往是储量产量双降。上一轮油价暴跌之后,中国原油产量连跌三年,直到2019年提高勘探开发力度后,原油产量才止跌回升。"三桶油"此次再度削减资本支出,意味着原油产量很可能又将回落。

"三桶油"降本增效的手段并不多,压缩油服成本是主要途径。服务于"三桶油"的民营油服深听科技公司负责人赵争光《财经》记者说,目前尚未接到甲方削减投资的通知,但已做好收入大幅降低的心理准备。这一轮低油价的冲击,预计比2014年—2016年油价大跌造成的影响更大。

"三桶油"削减资本支出

2019年,"三桶油"大幅提高了上游投资,原油产量随之增长。

根据2019年年报,中石油2019年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性支出为2301.17亿元,达到历史最高值,同比增长17.34%;中国国内原油产量为7.397 亿桶,同比增长0.8%。

中石油历年年报均会提出其来年的资本支出计划和产量目标,2019年的年报则未见这两项数据。中石油董事长戴厚良在年报里表示,将优化勘探开发生产部署。突出效益开发,保持原油生产总体平稳。

戴厚良说的"优化",其实就是削减投资。中石油年报称,之前经过董事会批准的 2020 年资本性支出预测数为 2950 亿元。将按照自由现金流为正的原则,对 2020 年资本性支出进行动态优化调整。

即便按照2950亿元的支出计划算,中石油今年的总支出也低于2019年的2967.76 亿元。中石油总裁段良伟在年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表示,要坚持量入为出的底线思维,根据油价优化原油生产。将对2020年的资本支出计划优化调整,正在编制与油价联动的方案。

中石化2019年的上游投资增幅在"三桶油"里最大。2019年,该公司勘探及开发板块资本支出为 617 亿元,同比增长46.2%;在中国国内原油产量为2.4943亿桶,同比增加0.2%。

中石化年报亦未提及2020年的具体产量目标,只表示:"初步计划原油产量保持稳定"。在资本支出方面,原定2020年资本支出1434 亿元,勘探及开发板块资本支出 611 亿元,但年报里表示,2020 年生产经营计划正在动态调整中。

按照原定的611 亿元计算,中石化2020年的上游支出将略低于2019年的617亿元。而在发布2019年年报之前,中石化就宣布,3月23日至6月30日将在全系统启动"百日攻坚创效"行动,非生产性支出在年初预算基础上压降20%以上。

中海油 2019年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为 625 亿元,同比增长25.8%;在中国国内生产原油2.656亿桶,同比增长3%。

在年报发布电话会议上,中海油董事长汪东进表示,公司已经制定措施调整和优化勘探开发生产计划,包括资本性支出的压减、油气成本的进一步压减等。"海外的成本比国内要高一些,海外采取的力度可能要更大一些。"

中海油同样未发布2020年的资本支出最新计划。中海油首席执行官徐可强在年报发布电话会议上明确:"一定会调低资本性开支,一定会调低净产量的数值。"中海油此前曾表示,2020年将持续加大资本支出,计划预算是850亿-950亿元;2020年的净产量目标是5.2亿-5.3亿桶油当量。

面对油价暴跌,国际石油公司尤其是北美石油公司比"三桶油"更快地做出了削减开支的决定。高盛公司报告称,其追踪的北美25家能源企业里,大部分计划今年削减开支,削减幅度在20%—50%。惠誉预计,埃克森美孚,雪佛龙等油气巨头今年将把资本支出减少18.6%。

"三桶油"里受低油价影响最大的是中石油。在油价暴跌的第三天,中石油就召开会议制定《2020年提质增效专项行动方案》,提出要树立"一切成本皆可控"的思维方式。戴厚良明确表示,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能将企业的发展寄希望于油价的攀升。

中石油旗下长庆油田是中国油气产量最大的油气田,也是中石油系统此次最早提出压缩成本的上游企业。3月17日,长庆油田宣布将压减投资、非生产性支出、材料费等六项成本,达不到最低内部收益率标准的项目全部暂停。

中石油旗下另一主力油田西南油田一位中层员工对《财经》记者说,自己所在油田暂未发布应对低油价的策略,要等集团总部统一部署。该员工担忧,如果低油价继续下去,油田的效益将大打折扣,相应的福利待遇必将大受影响。

如何保障"增储上产"

"三桶油"实施"增储上产"的七年行动计划需要巨额资金投入。在油价暴跌的情况下,"三桶油"上游业务盈利能力大降,增储上产计划又将如何保障?

纽约WTI和伦敦Brent原油期货价格在30美元/桶以下是过去半个月的常态,与其2月份的均价相比跌幅超过40%。业内普遍认为低油价将持续半年以上。更有悲观者认为,国际油价的回升将不复存在,40美元/桶左右将是未来常态。

40美元/桶的油价将使全球大部分的油田面临亏损。综合多方信息来看,沙特的桶油成本最低,不到10美元/桶,俄罗斯低于40美元/桶,美国略高于40美元/桶。中国的原油平均生产成本在40美元—70美元/桶,其中,中石化的成本最高,中石油次之,中海油最低。

"三桶油"年报里未披露桶油完全成本。从作业费(即操作成本)看,三家公司近年来的作业成本变化不大,略有下降。中石化2019 年油气操作成本为 782 元/吨,按照一吨油等于7.3桶原油、1美元约7元人民币计算,约为15.3美元/桶。中石油2019年油气单位操作成本为12.11美元/桶。中海油2019年的作业费为7.39美元/桶。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如果算上全部的成本,"三桶油"除了中海油的个别高产项目,其他的原油生产成本均高于40美元/桶。

增储上产的前提是上游业务要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说,"三桶油"必须降本增效。

中石化股份公司总裁马永生在业绩发布电话会议上坦言,低油价对增储上产七年行动计划的确带来了挑战。中石化将不断优化上游投资结构,采用多产高效益原油等方法来应对低油价,提高上游抗风险能力。

在诸多优化投资、压缩成本的路径里,压低油服费用被认为是降本增效最直接、最有效的路径。

赵争光对《财经》记者说,石油企业压缩上游投资计划后,必将压低油服企业的价格。已经签好的小项目一般不会受此影响,但那些高预算项目受的影响会比较大,比如做钻井、压裂的油服企业可能会被要求缩减工作量。在2014年-2016年的低油价周期里,油服企业就一片哀鸿。"当时,像我们这种小油田服务公司项目都很少,有的甚至一个项目也拿不到,没有哪家公司能吃饱。"

钻井和压裂两项油服费用是压缩投资的主要来源。例如,美国的页岩油或页岩气水平井的单井钻井成本已从450万美元下降到350万美元。目前国内一口页岩气水平井的钻井成本大概是3500万-4500万元, 压裂费用在2000万-3000万元。有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低油价持续半年以后,国内水平井的单井钻井费用可以下降100万-200万元,压裂费用可以降低200万-300万元。

也有业内人士指出,"三桶油"整体降本增效的难度较大。国际能源战略学者陆如泉认为,中国的石油公司,控制成本的手段比国际同行要少很多。比如,国企不能随意裁员,不能自由地退出一些低效无效资产,也不能自由地消减和增加产量。国有石油企业除了按照市场规则生产经营,还需要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但中石化一位不愿具名的上游行业资深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低油价时期的增储上产肯定很难,但反过来想,这也是对上游行业降本增效的倒逼机制。在此阶段,上游企业技术创新的积极性更高。

中国石油产量会再度下滑吗

从上一轮油价大跌的经验看,低油价使得"三桶油"纷纷压缩上游投资,导致中国原油产量下滑。如今,相同的场景再度出现,中国的原油产量是否会再度下滑?

2014年—2016年,国际油价下跌70%,"三桶油"的净利润大跌。 2015年,中石油净利润同比下降65%,中石化净利润同比下降32%,中海油更是下降了66%。同时,其勘探开发投资大幅下滑。2015年,中石油在勘探与生产板块资本支出1578.22 亿元,同比下降28.7%。中石化勘探及开发板块资本支出 547.10 亿元,同比下降32%。中海油2015年的勘探开发支出为584亿元,同比下降37%。2016年相关数字进一步下滑,直到2017年才开始回升。

在此情况下,2016年—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连跌三年。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分别为1.99亿吨、1.91亿吨和1.9亿吨,分别同比下降7.4%、4.1%和1.3%。2018年,中国原油对外依存度首次突破70%,升至70.9%。

到2019年"三桶油"提出"增储上产"七年计划之后,中国原油产量止跌回升。2019年,国内原油产量 1.9112亿吨,同比增长1.0%。

如果按照"三桶油"原来的投资计划,中国的原油产量有望将在2020年继续增长。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去年9月表示,中国原油产量从2019年开始逐步回升,到2022年产量将恢复到2亿吨。

"三桶油"今年的资本支出具体削减多少,还要看国际油价的走势,他们目前的表态是保持原油产量稳定。无论如何,这是一项战略任务。

另一方面,中国政府希望通过制度改革,鼓励"三桶油"之外的企业加入石油上游行业。此前,中国已经对民企和外企完全放开了石油上游行业的准入门槛。

中石化一位资深研究员对《财经》记者说,单靠一家油企提高产量难以支撑增储上产的大局,借助体制外力量增储上产,到了必须要推进的时候,不管民资还是外资都应该欢迎。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