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武汉到兰卡斯特:这个英国人经历了三次隔离

文|《财经》记者 江玮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2020年04月05日 18:55  

本文3520字,约5分钟

1月27日,兰伯特人还在武汉。那天晚上8点,他正在接受英国媒体的连线采访,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阵"武汉加油"的声音,那一刻他被这座城市打动。"在世界上哪个地方你还会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看到这一幕。"

这是英国人卡恩·兰伯特经历的第三次新冠疫情隔离了。第一次是今年1月在武汉,第二次是2月刚从武汉撤离回到英国的时候,第三次则是从3月开始在兰卡斯特的家中。从今年1月到4月,他的生活被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打乱。

今年2月,结束在利物浦附近一家医院为期两周的隔离之后,兰伯特一度以为自己的生活终将回归正轨,他甚至订好了3月去爱丁堡为朋友庆祝生日的火车票和酒店。但随着疫情在英国的蔓延,他取消了爱丁堡之行,也做好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无法回到武汉的准备。

兰伯特是武汉一所中学的老师,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六年。3月23日,在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发表电视讲话要求国民待在家里之后,他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三次隔离。"才隔离两个星期,人们就开始觉得无聊了,而我已经过了快三个月这样的生活。"兰伯特近日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

比身边朋友更加谨慎

在英格兰西北部兰卡斯特的家中,兰伯特每天通过网络给在武汉的学生上英语课。由于时差的原因,他每天上课的时间只有上午两个小时。和面对面的教学相比,网络授课让他感觉有点奇怪,因为看不到学生,也不知他们是否在专心听讲。

上课之外,兰伯特听广播,看电视,做饭,浏览新闻,和家人朋友聊天,在家里后院锻炼,尽量让自己有事可做。他注册成为了一名抗疫志愿者,但还没有接到任务,每天的生活基本没有变化,时间久了他也时常生出无聊之感。尽管英国政府的封锁令允许人们每天出门锻炼一次,可兰伯特还是选择待在家里。经历过武汉发生的一切,他比身边的朋友更加谨慎。

兰伯特是武汉一所中学的老师,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六年。

兰伯特对英国政府宣布封锁并不感到惊讶。他在武汉感受过病毒是如何迅速传播的,觉得病毒传播到英国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但他对英国政府错失了2月的时间,未能对疫情暴发做好充分准备感到惋惜。在他看来,想要确保民众的安全,英国政府还可以做得更多,比如执行更严格的封锁政策,减少人群流动造成的病毒传播风险。

"只有中国政府敢采取强势的立场。"兰伯特说。3月20日,在约翰逊宣布关闭餐馆、酒吧等场所的封锁令时,他没有对民众的出行做明确约束,直到接下来那个天气晴好的周末民众涌向公园和海滩,周一的地铁上依然挤满了人,约翰逊才于3月23日晚上发表电视讲话,要求民众非必要情况不要出门。但兰伯特认为对于哪些是必要情况的界定仍过于宽泛。

兰伯特还对英国缺乏应对新冠疫情所需的医疗资源感到担忧。他的母亲是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的一名医生,正面临缺乏口罩等防护装备的问题。她所在的医院已经有确诊病人,但所幸没有医护人员感染。从武汉回来的时候,兰伯特带回了一些口罩。因为自己不怎么出门,他把口罩都给了母亲使用。

兰伯特目前住在母亲家中,他们保持着每周一次去超市采购的生活习惯。但最近几周,现烤面包和意大利面在超市的货架上难觅踪影,保存期较长的牛奶也总是被抢购一空。

"我不能理解,但我也能理解。"兰伯特理解人们因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产生恐慌,但连卫生纸都要抢购,他不能理解。他更担心的是,大家同时涌向超市更容易产生感染风险。兰伯特为此特地录制了一段视频,劝说大家不要恐慌抢购。他以武汉为例,当武汉被封锁时有900万人留在城里,当时人们连出门去超市都不被允许,但他们日常所需的供应仍得到了保证。

第一批撤离武汉的英国侨民

兰伯特感受到生活被新冠肺炎疫情所打断是从1月20日开始的。当天,一位在当地医院工作的中国朋友给他发来信息,提醒他要注意安全。也正是在这一天,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确认,新冠病毒存在人传人的现象。

在那之前,尽管兰伯特也听说有人因为感染某种神秘病毒去世,但当时没人觉得危险已经降临在身边。他照常去学校上课,在家陪外婆或者和朋友聚会。兰伯特的外婆几乎每年都去武汉看望他,他们一起在武汉庆祝了圣诞节和新年,外婆准备于1月27日返回英国。

1月17日,兰伯特所在的学校结束了一学期的课程,开始放寒假。1月18日,他和朋友一起在武汉的一家餐馆给外婆庆祝81岁的生日。但当离外婆回家只有一个星期之时,他们的生活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月20日之后,兰伯特不再让外婆出门。为了尽量减少外婆被感染的可能,兰伯特出门时会戴上口罩和手套,到家后把所有东西进行消毒。他在武汉的家中备有一些口罩,原本是为了应对空气污染,却在疫情暴发时派上用场。他没有太担心买不到食物,他常去的一家售卖外国食品的超市货源还算充足。

但一切都发生得太快。1月23日,武汉封城。兰伯特开始为外婆担心:她的肺本来就不太好,服用的药物快要吃完了,而回英国的机票因为武汉封锁已被取消。

几乎同时,英国政府展开了包机撤侨行动,准备接回在湖北的英国公民。1月30日晚上九点半,兰伯特接到英国外交部工作人员打来的电话,通知他当晚11点在机场集合。"中间只隔了一个半小时,很多人赶不及。不过我们之前已被告知要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

申请包机上的位置并不难,难的是怎么去机场。当时武汉已经封锁,出租车和公共交通全部停运。但兰伯特知道外婆不能错过这趟航班。他事先做好了充分准备,约好一位朋友开车送他们去机场。这趟往返机场的行程在中英两国政府的帮助下得到了许可。

登机之前,兰伯特签了一份协议,同意返回英国后接受隔离,隔离期间将遵守相应规定。他们从武汉回英国的机票和隔离期间的费用则均由英国政府承担,但若违反协议,相应费用则需自行承担。

1月31日,兰伯特和他的外婆作为第一批从湖北撤离的英国公民抵达牛津郡的一个皇家空军基地,随后他们被送到利物浦附近的阿罗公园医院集中隔离14天。

隔离期间,兰伯特感受到了当地民众对他们的善意。他和同伴收到了很多问候卡片,有人捐赠玩具给回国的小朋友玩,有人提供拼图供他们打发时间,还有人在脸书上成立小组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刚回到英国时,大家都有些紧张,多数时间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但随着隔离结束的日期临近,这群同伴之间有了更多互动。兰伯特甚至想过要组织一次问答之夜,但因为要保持社交距离而作罢。最终,第一批从武汉撤离的83人安全结束了隔离期,无人感染。

从武汉撤离的英国侨民在隔离期间收到的问候卡片

最怀念日常生活

回到兰卡斯特的家中,兰伯特在和家人团聚的同时,开始等待武汉疫情好转的消息。那是2月中旬的英国,一切生活都还正常。孩子们坐在教室里上课,成年人在办公室上班。到了晚上,酒吧外站着举杯畅聊的友人。伦敦西区还在上演各种剧目,博物馆、美术馆的游客来了又去。媒体关于新冠疫情的报道逐渐增加,但脱欧谈判还占据着报纸的头版头条。

兰伯特没有料到,等到武汉终于迎来结束封锁的曙光时,英国的疫情却一天天恶化。截至当地时间4月4日上午9点,英国的感染人数已经达到41903人,其中包括英国首相、卫生大臣和英国王储。而2月13日,当兰伯特结束两周隔离期时,英国确诊的病例只有9例。

鉴于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快速蔓延,从3月28日起,中国暂时停止外国人持目前有效来华签证和居留许可入境。"现在我们都回不去了,即使是长期在当地工作的外国人也不能入境。"于是除了等待学校复课的时间,兰伯特和同事还要等待这条禁令的解除。

六年前的3月,这个英国年轻人买了一张单程机票飞往中国,武汉是他生活的第一个城市。"与其说是我选择了武汉,不如说是武汉选择了我。"当时他受聘于一家英语培训中心。在面试时被问到想去哪座城市工作,兰伯特答复说他从未到过中国,去哪里都可以,于是他被分到武汉。后来他换了工作,在武汉一所中学担任体育老师,这是他大学时在英国所读的专业。

在兰伯特看来,武汉是一个生活过就会爱上的城市,尽管在这次疫情暴发之前它并不怎么为外国人所熟知。在武汉的外国人圈子很小,大家基本都相识,社交生活丰富,遇到的当地人也都很友好,下了班可以和朋友一起喝酒、吃饭、聊天,或者去打高尔夫球。

1月27日,兰伯特人还在武汉。那天晚上8点,他正在接受英国媒体的连线采访,突然听到窗外传来一阵阵"武汉加油"的声音,那一刻他被这座城市打动。"在世界上哪个地方你还会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看到这一幕。"

2019年的最后一天,兰伯特在社交媒体上写道:2019年对我而言是非常艰难的一年,希望2020年会变好,但愿每个人的新一年都充满美好的回忆。

然而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下,2020年没有留给大家太多美好的回忆。现在兰伯特迫不及待想要跳过这一年,开始2021年。等到封锁结束时,他最期待的是重新获得生活的自由,回到武汉。"现在我最怀念的是日常生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