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联涛:社、资之争谬矣!“新冠战”中四种艰难抉择

文 / 沈联涛 翻译/臧博   编辑/袁满

2020年04月16日 15:59  

本文2318字,约3分钟

在应对疾病大流行时,选择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做法,这种二元对立大谬不然。成功只会是局部的,一旦失败却会影响深远,若我们不能组成一个共同体来做出艰难决策,那么将会有更多生灵涂炭

谁能想到,当初的“冷战(Cold War)”会演化成“凉战(Cool War)”,而今摇身变为“新冠战(COVID War)”?冷战中的对阵双方是美国与苏联,最终以苏联解体告终。由中美贸易战为主的凉战,则尚无停息之意。而“新冠战”中并没有争胜的各方,大家一起保护各自国民,令其免于病毒侵害,而这种病毒的攻击不分国界或信仰。

对这场战争的评价,历史自会有公论。根据官方公布的数据,中国有3337人死亡(截至4月8日),而实行民主制度的美英两国,尽管被列为应对疫病大流行做了最完备准备的国家,死亡人数却已分别达到12911和6171(截至4月8日)。

在这场“新冠战”中,各方面临四个方面的艰难抉择:道德、信息、政治和经济。

道德方面的艰难抉择是保生命还是保生计。几乎所有国家的政府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承受经济损失而保护生命。据经合组织估计,经济封锁状态下,每个月损失的GDP为2%,经济损失还在持续加剧。这也就是为何美国总统主张尽早解除隔离。据估计,死亡人数到8月时或可从10万-24万人降低到6万人,道德上的挑战在于美国是否有能力继续每月花费1万亿美元,用于防止更多人死亡。

在贫穷的发展中国家,已经形成恶性循环。每隔离一个月,就导致数百万人堕入贫困。这些穷人中有很多甚至没有条件勤洗手,因为要么没自来水,要么买不起肥皂。没有能力应对这种疫情的国家可能会牺牲一些生命,换取维持脆弱的食物供应链和挽救经济,毕竟生存才是首要问题。到目前为止,全球性的援助只是杯水车薪。

第二个艰难抉择事关信息流通:您信任科学家还是政治家?战争都是在胜败不明的情况下进行的。特朗普总统一再表示自己不是医生,但他还是要求规划重新恢复经济的时间。美国政府中备受崇敬的流行病学家安东尼•福奇博士说,时间规划取决于控制病毒的情况。现在看来,那些认真听取科学和医学顾问谏言的政治领导人,其国家疫情控制得也最好。应该表扬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新西兰领导人,他们采取了艰难而果决的行动来实施隔离。

第三个艰难抉择事关政治。在应对疾病大流行时,选择资本主义还是社会主义的做法,这种二元对立大谬不然。当贪腐阶层吞噬了大部分社会资本时,资本主义体制将面临破产局面。如果损失被全社会分担,而利润被个别人攫取,社会主义也将难以立足。真正的问题是,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下,官僚机构如何能够有效地对病毒进行“测试、追溯和遏制”。2019年10月,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和经济学人智库共同编制了《全球健康安全指数》,将美国和英国在应对疾病大流行方面的应对能力,分别列为第一和第二名。在所有被评定的195个国家中,中国位居第51名。

美国国家医学情报中心基于对多方情报的分析,以及卫星图像,警告称武汉的疫情将是“灾难性”的。2020年1月29日,美国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警告白宫,新冠病毒若“全面大流行”可能导致美国损失数万亿美元,数百万民众的健康将受威胁。那么,为何被吹上天的美国和英国官僚机构,却迟迟没有采取行动,以阻止疾病大流行之蔓延呢?

公平地说,猝不及防的事件发生后,所有官僚机构,不论其位于政治光谱的哪一端,都无法做出及时应对。欧洲研究委员会前主席莫罗•费拉里教授提出,“应该为世界最优秀的科学家提供充分的资源和机会,以应对疫病流行,这包括新药、新疫苗、新诊断工具,甚至基于科学的新动态行为分析方法。不能再依赖政治领导人想当然的直觉决策。”上述政策未受采纳,他愤而辞职,他的建言“在欧盟委员会内经过层层传达,最终杳无回音。”

只有让那些固执而自负的官僚们认清常识,才能够调动“整个政府”和“整个社会”来对抗新冠疫情。正所谓每个人都各尽其力,才能拯救大家。

最后一个艰难抉择是,等到疫情大流行得到某种程度的控制之后,如何重新恢复经济活力。现实困境在于,不同国家的价值观、意识形态、信息流通、资源禀赋和制度都存在很大差异,因此无法指望什么公式、模型或理论来指引。

有一件事确定无疑。没有国家和政府支持,市场本身无法做出回应。确实,对不同经济体来说,关于如何恢复各国经济,没有什么“最佳时机”或“最佳途径”。每个国家只能根据所掌握的医疗情况、经济实际等精确数据,来做出探索。自由市场的观念无法应对当下现实,因为我们虽然掌握了有关大公司的海量信息,但对家庭和小型企业资产负债表的数据却所知无多,而这几方在疫情隔离期间受损最烈。

因为此类数据阙如,最富有的国家只能采取“直升机撒钱”的做法,如同直升机在熊熊森林大火中,漫无目的地喷水,以阻止火势蔓延。成功的经济体都能精准地把资金用在“刀刃上”。一如解决疫情流行,科学的方法是“测试、追踪和锁定目标”。简单来说,就是因地制宜,使用“最适合”的工具。

在这场针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战争中,成功只会是局部的,一旦失败却会影响深远。若我们不能组成一个共同体来做出艰难决策,那么将会有更多生灵涂炭,更多人失去工作,世道人心也将不可救药。

疫情的“潘多拉盒子”已被我们揭开。

(本文所述,完全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