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价超低,“两桶油”炼油业务仍巨亏,“地板价”政策当调整 

文/《财经》记者 徐沛宇   编辑/马克

2020年04月30日 19:26  

本文4892字,约7分钟

看似保护炼油企业利益的“地板价”政策,因为与缴纳风险准备金的政策同时实施,导致石油央企得不偿失。

今年一季度,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油,600339.SH)和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石化,600028.SH)均现巨亏。

“两桶油”4月29日发布一季报。2020年一季度,中石油净亏损133.53亿元,其中炼油业务亏损62.92亿元;中石化净亏损197.82 亿元,其中炼油板块亏损 257.94 亿元。

进入二季度,“两桶油”的炼油业务将进入低油价加工周期。然而,在实施“地板价”政策,不降低汽柴油零售价的同时,“两桶油”需要缴纳的风险准备金,将耗尽其炼化板块获得的低油价红利。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在国际油价长期低位震荡、石油市场持续供大于求的情况下,中国成品油价格机制需要改革。

低油价对“两桶油”上游业务的影响固然最大,但看似保护炼油企业利益的“地板价”政策,未来将成为“两桶油”中下游业务的一大隐患。

国家发改委 2016年1月修订《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规定当国际市场原油价格低于每桶 40 美元(含)时,汽柴油价格原则上不调整。40 美元/桶被业界称为调油价的“地板价”。因此,尽管国际原油价格在4月以来继续暴跌,中国汽油和柴油的零售价格在3月17日下调之后至今未再下调。

与“地板价”相配套的是《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征收管理办法》。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宣布征收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40美元/桶原油之下的成品油价格不再下调,但未下调的金额全部纳入上述准备金。

炼油业务为何亏损

2020 年年初以来, 国际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美国WTI 和伦敦布伦特主力合同原油期货价格从2019年年底的60多美元/桶,跌至3月底的不足30美元/桶,跌幅超过50%。

短期内原油价格的暴跌,再加上疫情的影响使得石油需求骤降,中石油和中石化在今年一季度双双陷入亏损,炼油业务的负面影响最快显现。

“两桶油”的炼厂从购入一桶原油到销售出去一吨汽柴油,周期一般为两个月。 而汽柴油价格则是与近10个工作日的国际原油价挂钩。根据《石油价格管理办法》,以10个工作日为一个调价周期,按照多个国际原油期货价格的加权平均价涨跌幅度, 调整汽柴油零售价。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差,使得炼厂在一季度陷入了高进低出的困境。

2020年第一季度,中石油生产汽油、柴油和煤油2520.8万吨,比上年同期下降13.8%。 炼油业务经营亏损62.92亿元,比上年同期的经营利润1.17亿 元减少利润64.09亿元。中石油在财报里表示,炼油业务亏损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公司炼油产品销量减少、价格下降以及库存减利影响。

中石化一季度原油加工量为 5374 万吨,同比下降 13%;炼油板块经营亏损 257.94 亿元。中石化在财报里对上述数据的解释是:一季度出现了成品油需求大幅下降、库存高企、油价暴跌等极端不利局面。

 “今年一季度生产的汽柴油是去年11、12月的高价进口的原油加工的,而今年一季度的成品油售价在不断下降,所以两大石油央企一季度炼油肯定亏损。”中石化原董事长傅成玉4月28日在一个网络会议上说,二季度的炼油业务可能还会继续亏损,因为一季度的高价油可能还有库存。

低油价对炼油企业并非坏事,短期内的暴跌才是最大利空。正因为如此,同样是在低油价周期里的2016年一季度,“两桶油”的炼油业务就并未出现亏损。当时,中石油炼油业务受益于毛利增加及产品结构调整,实现经营利润115.41亿元;中石化炼油板块同比扭亏为盈,实现经营收益134.4 亿元。

除了高进低出这一直接因素,需求下滑导致的高库存也是“两桶油”炼油业务亏损的重要原因。

中石化财务总监寿东华在一季报发布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一般会预留20天加工量的原油库存,以及15天成品油销售的库存。因为原油价格暴跌,中石化一季度在炼油板块计提存货损失和减值一共185亿元,以释放高库存的风险。预计二季度国际原油价格仍然在低位波动,存货损失和减值方面仍然有压力。

据卓创资讯监测,1月底至3月初,“两桶油”旗下炼厂和民营炼厂的开工率均大幅下滑,同比下降15-20个百分点。不过,“两桶油”旗下炼厂的库存规模比民营炼厂更大,民营炼厂运营更灵活,短期内油价暴跌造成的损失更小。卓创资讯成品油高级分析师徐娜对《财经》记者表示, 3月中下旬开始,民营炼厂开始使用低价的原油加工,开工率逐渐回升。而国营炼厂目前还没进入低价油的炼制环节。

风险准备金抵消低油价红利

进入二季度,“两桶油”的炼油业务逐渐迎来低油价红利,“地板价”政策的实施,使得成品油销售环节的利润大增。但是,缴纳风险准备金将使“两桶油”的炼油板块仍无缘高利润。

2016年12月15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才发布《关于印发<油价调控风险准 备金征收管理办法>的通知》。

财政部表示,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海油旗下上市公司可选择由其所属的集团公司从“税后利润”中替代其上缴风险准备金。

也就是说,在“两桶油”2016年的财报里,未扣除风险准备金,其2016年应缴纳的风险准备金由其集团公司代缴。

中石化2016 的财报称,当年公司炼油毛利为471.9 元/吨,同比增长 153.8 元/吨,主要得益于成品油设立价格调控下限,产品价格与原料成本价差扩大。2016 年中石化炼化事业部经营收益为 563 亿元,同比增加 353 亿元。

与2016年情况不同,2020年的这一轮“地板价”实施周期里,“两桶油”应该缴纳的风险准备金就将及时体现在财报里。寿东华在4月29日的中石化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地板价”的影响在一季度没有计入报表,因为影响的时间很短。二季度的“地板价”实施时间变长,风险准备金的计提将依据规定并入账目。

中石油财务总监柴守平在3月26日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电话会议上则表示,今年以来,原油价格大幅下跌,公司今年将上缴油价调控风险准备金。公司目前不能将额外这块利润计入公司的收入,只能是作为一种准备金计入账目。

风险准备金的缴纳对象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生产、委托加工和进口汽、柴油的成品油生产经营企业。征收标的为:缴纳义务人于相邻两个调价窗口期之间实际销售的汽柴油数量。征收标准为:按照国际原油价格变动幅度应该下调的汽柴油价格金额,全部计入风险准备金。

“两桶油”旗下的炼油企业作为缴纳主体,低油价和“地板价”的红利将被风险准备金耗尽。

从2016年的情况看,炼油企业需缴纳的风险准备金占其利润的比重较大。《财经》记者以较为粗略的方式计算:2016年一季度只有1月上旬有调价,即六分之五的时间都因实施“地板价”而未下调汽柴油零售价格。中石油当年一季度汽油和柴油总销量为3326万吨,当期5次征收的风险准备金加权平均值约为300元/吨,按照销量的六分之五计算,中石油当期应该缴纳的风险准备金超过80亿元,而当期中石油炼油业务的经营利润115.41亿元。

“地板价的实施对中国石油市场弊大于利。”中石油集团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研究所所长戴家权对《财经》记者说,目前正处于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地板价不利于经济复苏。更关键的问题是,地板价背后的风险准备金制度,使国营炼厂处于不公平竞争的位置,因为从2016年经验看,地方炼厂大多未缴纳风险准备金。这不但造成国家财政收入的损失,也将大大削弱国营炼厂的市场竞争力。

按照相关规定,中石油、中石化以及中海油所需缴纳的风险准备金由其集团总部直接上缴财政部。各地民营炼厂所需缴纳的风险准备金由地方财政部门代收,然后全额上缴财政部。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民营炼厂的风险准备金征收难度较大,至今没有民营炼厂上缴风险准备金。

有业内人士指出,地方财政部门和财政部对于如何向民营炼厂征收的具体细则一直没有明确,“民营炼厂当然就对此保持沉默了”。

成品油价格改革走向何方

在国际石油市场发生巨大变化的当前,业内人士认为,成品油定价机制需要进一步改革。

现行成品油价格机制于2013年3月发布实施。在国际油价下跌的2016年1月,国家发改委修订成品油定价机制,发布了《石油价格管理办法》,该办法将40美元/桶设定为调价下限。同时明确130美元/桶的国际油价为调价上限,被业内称为“顶板价”。“顶板价”于2008年国际油价暴涨后出现。 

国家发改委曾解释说,汽柴油价格设置上下限,主要是考虑到我国既是石油进口和消费大国,也是石油生产大国,油价过高或过低都会对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同为成品油的航空煤油从2015年3月起已完全市场化,国家发改委不再定期公布航空煤油进口到岸完税价格,而是相关企业自行协商确定价格。基于此,在近期国际油价暴跌之际,航煤价格也相应下调。今年5月1日起,“两桶油”销售的航空煤油将从3029元/吨,下调至1680元/吨。 

 “地板价”和“顶板价”被业内认为是为成品油价格完全市场化的最后一个门槛。中国油气智库联盟专家刘满平对《财经》记者表示,中国成品油价格形成机制改革的最终目标和方向肯定是完全市场化。衡量成品油价格是否完全市场化的标准有四项:竞争主体多元、企业拥有自主定价权、市场主体公平竞争,以及监管到位。 

“成品油价格彻底市场化的时机已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对《财经》记者说,从现在情况看,国际油价在40美元/桶附近及以下可能要持续半年到一年,取消“地板价”有利于缓解国内汽柴油市场严重过剩的局面。而130美元/桶的“顶板价”更没有存在的价值,国际石油市场已难以回到100美元/桶以上的时期了。

一名接近国家发改委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成品油价格离完全市场化只差临门一脚。当前由于税收机制不健全,风险准备金的征收使得国企处于不公平的市场地位,成品油价格改革需要进一步完善。 但是,取消“地板价”不等于政府撒手不管,当市场出现极端状况时,政府仍应采取必要手段,防止市场崩盘。

郭焦锋对成品油价改的建议是,取消调价的上下限定,在国际油价大幅波动时以上海原油期货价格作为控价依据,稳定国内成品油价格,防止出现不正当的价格竞争。在中短期内将一直处于供大于求的成品油市场里,市场主体已较为多元化,设置价格上下限已没有意义,应该让企业自主定价。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成品油价格改革的关键是要完善风险准备金的征收。 戴家权表示,在向民营炼厂征收风险准备金的同时,风险准备金的使用应回到初衷,即用于节能减排、提升油品质量、保障石油供应安全。目前风险准备金上缴中央国库后,纳入一般公共预算管理,专款专用难以实现。在眼下国际油价暴跌之际,应该将一定比例的风险准备金补贴给上游开发企业,以保障石油供应安全。

ICIS研究总监李莉对《财经》记者说,在实施“地板价”的情况下,民营贸易商正在加大进口调油原料的力度,套利大增。而国营炼厂在进口端毫无套利机会。这导致国内成品油市场批发价格扭曲,国营炼厂丧失批发价调节的灵活性,市场份额将被逐渐侵蚀。

据ICIS安迅思监测,山东地炼4月以来已完全复产,开工率较去年同期高出5个百分点,处于历史最高水平。而截至4月中旬,国营炼厂的开工率仍较去年同期低8个百分点左右。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