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大桥管理方:网络消息过时,在检测未通车,报告还没出

文/《财经》记者 李皙寅   编辑/施智梁

2020年05月11日 19:12  

本文2377字,约3分钟

虎门大桥公司相关人士回应称,网传消息称调查结论显示吊索钢丝绳断裂导致涡振的说法不实。钢索的问题去年已经掌握,早列入了管养计划当中

尚未通车的虎门大桥再度卷入舆论漩涡。

5月11日早九点,《中国交通报》官方微博交通发布称,据专家分析,水马是涡振诱因,虎门大桥结构安全,相关抑振措施正在研究实施中。

稍早前,网传虎门大桥晃动原因并非水马,而实为38号钢索断裂。该消息被广为转发,一度登上微博热搜、并有部分机构媒体转发。

5月11日,虎门大桥的管理单位,广东虎门大桥有限公司(下称虎门大桥公司)相关人士对《财经》记者回应称,网传消息称调查结论显示吊索钢丝绳断裂导致涡振的说法不实。对于钢索的问题,去年已经掌握,并列入了管养计划当中。

“我的观点没变,但更尊重当事方的决策。”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土木工程防灾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同济大学风洞实验室主任、当年虎门大桥主桥风洞实验的参与者宋锦忠对《财经》记者如是说。此前他建议,桥面可以尽快通车,车辆的高度远远超过0.9米高的水马,就会破坏形成涡振的条件。现在没有水马,车开上桥面有了载重,不满足形成涡振的条件,说不定桥就不振了。同时,也可以在断面增加气动措施,这样效果好、造价低、针对性强。

图/视觉中国

大桥去年两度维修,检测报告仍未出

2019年,虎门大桥有过两次维修。2019年3月,虎门大桥公司开始按计划对虎门大桥高速往京珠高速广珠段方向悬索桥钢箱梁进行检测、维修,期间将对第三车道和紧急停车带进行封闭作业,其中就包含对悬索桥38号吊点吊索安装工程施工。

同年8月,虎门大桥再次进行维修,因大桥段长时间处于超负荷运营,导致悬索桥、辅航道桥东引桥、太平大桥、广济2号桥、大涌桥及深湾桥等6处桥梁段存在不同程度的病害,经相关交通检测机构综合检测与评估,虎门大桥宣布部分路段限制货车及40座以上客车通行。

一位不愿具名的桥梁工程人员对《财经》记者分析称,根据资料显示,并非整根吊索断裂,只是由多股钢丝绳组成的吊索有部分锈断。从当时的材料和技术水平来看,应该用上30年左右就要更换了。

据《羊城晚报》此前评价称,当年虎门大桥建设时,国内在钢箱梁焊接、高强钢丝制造、索股吊索组编等领域的技术基本上都是空白,曾被英国人断言不能自己建造。最后,虎门大桥的建设者创造了奇迹。

上述虎门大桥公司人员告诉《财经》记者,目前大桥仍在检测当中,还在等报告。

公开资料显示,广东虎门大桥有限公司成立于1994年,当前注册资本2.739亿元,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台港澳与境内合作),孙楚文任董事长与董事,并为公司法定代表人。

虎门大桥公司共有6位股东,其中大股东是持股达35%的新粤虎门有限公司,第二大股东是持股比例22.78%的越秀(中国)交通基建投资有限公司,广东省交通集团旗下的广东省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持有15%股份。另外,A股上市公司东莞控股(000828.SZ)持有其11.11%股份。

港股上市公司越秀交通基建(01052.HK)2019年年报显示,其持有虎门大桥公司股份合计达27.78%。年报提到,虎门大桥2019年通行费收入为10.37亿元,同比下降38%,日均路费收入为284.1万元。下降原因主要是南沙大桥自2019年4月通车分流以及虎门大桥自2019年8月起执行火车及若干客车限行措施。

桥梁涡振元凶水马已撤,大桥尚未通车

5月5日下午至6日中午,约20个小时内,广东虎门大桥多次发生抖动现象,对行车造成不舒适感,引发全网关注。为确保司乘人员和桥梁结构物安全,虎门大桥已从5日下午起关闭,桥面的水马也随即撤走。

虎门大桥是广东省境内一座连接广州市南沙区与东莞市虎门镇的跨海大桥,于1992年动工建设,1997年建成通车。公开资料显示,虎门大桥是中国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大规模化悬索桥,曾获詹天佑土木工程奖。

广东省交通集团称,根据专家组初步判断,虎门大桥悬索桥本次振动主要原因是,由于沿桥跨边护栏连续设置水马,改变钢箱梁的气动外形,在特定风环境条件下,产生的桥梁涡振现象。

稍早前,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土木工程防灾国家重点实验室教授、同济大学风洞实验室主任、当年虎门大桥主桥风洞实验的参与者宋锦忠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桥梁大修很正常,23年之前早期的斜拉桥、悬索桥,受制于当时的设计、科研、施工、监理和管理的水平,以及建材好坏等等。和现在相比,确实有不小的提高空间,可以理解,大修是我们应付的学费。

《财经》记者此前获悉,5月9日晚间,虎门大桥进行了40余辆车的荷载试验,结果发现桥面仍存在一定的涡振现象。同时,经过检测发现,体现桥梁抗振设计的重要参数阻尼已经低于国标。

宋锦忠认为,根据初步检测结果显示,桥梁的刚度没有变小。阻尼从设计时的交通部颁布的桥梁抗风设计规范钢结构阻尼比从0.005降至0.001,这代表大桥的抗振能力遇到了更大的挑战,尤其是结构阻尼的变化。

宋锦忠补充称,这或是桥多次更换构件后带来的影响,但整体来看桥依然是安全的。阻尼的变化可以通过相应的处置措施来弥补。可以在桥的主梁断面上增加一些气动措施,这样效果好、造价低、针对性强。同时,呼吁现有的桥梁抗风设计规范应该进行修订,毕竟现在技术进步了、造桥的水平提高了,应该让参数更加严格,从而提升桥梁的舒适度和安全度。

5月11日,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宋锦忠表示观点没变,但更尊重当事方的决策。他呼吁,只有从建设方、设计、施工、监理、科研、维保,各方面都要达到一定的水准,做到全寿命服务,才能让一座桥在100年至150年的服役期里面,正常地运营、服务大众。

截至目前,桥面交通仍未恢复。

受虎门大桥备受舆论关注的影响,全国多地紧急为大桥做体检。此前澎湃新闻援引专家组成员消息称,情况未完全搞清楚前,专家之间尚存分歧。

近期,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就印发紧急通知,要求组织开展跨江桥梁养护紧急检查,保障群众出行安全。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财经杂志】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