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娅直播也带不动了!梦洁股份200万换30亿增长成减持新套路?

文/《财经》记者 杨秀红 张建锋   编辑/陆玲

2020年05月26日 19:27  

本文3279字,约5分钟

伴随着近期股价大涨,梦洁股份的高管及亲属则趁机展开大规模套现,累计套现金额近亿元

5月26日,因与网红主播薇娅签约而受到资本市场关注的梦洁股份(002397.SZ),因前一日股价跌停而登上了微博热搜榜。

在股价跌停后,有投资者戏称“连薇娅直播带货都带不动了。”

不过,亦有市场评论称,“花了200万元请网红,换来800万元带货、30亿元市值增值和近1亿元的高位套现,梦洁股份这波操作太溜了。”

在迎来5月25日的跌停前,梦洁股份这家传统家纺企业已经在资本市场创下了连续七个交易日涨停、股价十几天翻倍的“神话”。

上述涨停的起源源自公司5月11日与网红直播薇娅签约的消息。公司称,将与谦寻文化旗下的淘宝主播薇娅开展多方面合作。

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的文件中,梦洁股份对外透露了其与薇娅合作的细节:2020年公司与薇娅共合作4次,其中一次暂未结算,其他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公司累计支付给对方213.24万元。

在此之前,梦洁股份股价已经连续多年震荡下滑。今年2月4日更是创下了最近5年的新低,当日最低股价仅3.94元/股。

伴随着近期股价大涨,梦洁股份的高管及亲属则趁机展开大规模套现,累计套现金额近亿元。

5月26日,A股网红概念股再度回暖,多只股票涨停,在此带动下,梦洁股份开盘跌停后开始反弹,当日收盘下跌3.62%,报7.72 元/股,总市值58.99亿元,较此次股价启动前,市值仍有近30亿元的增长。

薇娅带货,股价翻倍后跌停

5月26日,梦洁股份开盘后再度跌停,这是继前一日跌停后,公司股价再度大幅走低。在此之前,公司因与网红主播薇娅合作股价曾连续七度涨停。短短十几天时间,公司股价经历了一轮“过山车”行情。

公开资料显示,梦洁股份是一家以家纺为主业的公司,其产品包括寝室套件、被类、枕垫类、儿童家纺、毛毯等。

梦洁股份在5月13日的股价异常波动公告中称,2020年5月11日,公司与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公司将与谦寻文化旗下的淘宝主播薇娅在消费者反馈、产品销售、薇娅肖像权、公益等方面开展合作。

“淘宝直播一姐”薇娅的直播光环加持下,梦洁股份于5月12日至5月20日连续七度涨停,总市值上涨超过30亿元。

在此之前,公司股价已经经历了数年的持续下滑,今年2月,其股价更是创下了近5年来的新低,最低价至3.94元/股。

在5月11日双方签约前,梦洁股份于5月8日已先创下一个涨停。公司股价从5月8日启动前的4.29元/股涨至5月21日的9.66元/股,短短十几天,股价涨幅高达125%。

此间,公司总市值则从32.8亿元上涨至73.8亿元,总市值增长达41亿元。5月11日与薇娅合作后,其市值最高增长额也超过37亿元。

在股价连续涨停后的5月18日,公司收到了深交所的关注函。

在关注函中,深交所表示,公司近期股价涨幅较大,深交所对此高度关注,要求公司对近期与公司电商直播机构谦寻文化的情况进行说明,且要求公司自查,是否通过非信息披露渠道向调研机构及个人投资者透露内幕信息。

5月18日,亦有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易对梦洁股份质疑,“贵公司与薇娅合作并未单独披露具体的公告,这是否合规?”对此,该公司一直未给予答复。

5月23日,梦洁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称,“公司没有通过非信息披露渠道向调研机构及个人投资者透露内幕信息。”

公司同时披露与薇娅合作的更多细节:截止目前,公司与谦寻文化旗下主播薇娅共合作7次,其中2019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3次,累计销售金额469.25万元,公司支付的费用为104.22万元;2020年合作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共4次,2020年5月18日直播销售公司产品因结算周期原因暂未结算,其他3次累计销售金额为812.12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营业收入的0.31%,公司支付的费用为213.24万元,占公司2019年经审计的营销费用的0.30%。

直播对上市公司业绩能否带来实质影响?

对此,梦洁股份多次在公告或者投资者调研中提到,与薇娅合作,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从主营构成看,公司营业收入仍主要来自于线下。在近期的投资者调研中,公司透露,2019年,公司线上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大概在15%左右。

平安证券消费团队近期研究显示,品牌方选择不同类型直播会产生不同效果:头部专职直播如薇娅、李佳琦等,他们实现的流量、转化效果双优,但品牌方需付出较高进场费和较大折扣力度;与网红明星直播合作也需付出较高成本,流量有保证但转化效果不确定,产品宣传效果可能好于销售效果。

近日,媒体报道的某品牌的直播经历也显示,与薇娅合作的,定价权要由薇娅决定。薇娅的客单价不高,会对产品进行压价,此外,薇娅的销售分成大概在1:1,并且是在当日播完后马上结算。

有业内人士表示,直播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于一些大牌商家,直播相当于转移了他们在广告上的投入。

从公司经营业绩来看,梦洁股份近年来业绩也令人担忧。自2016年以来,梦洁股份营业收入虽持续上涨,从十几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6亿元,但其净利润始终维持在1亿元以下。

今年一季度,公司业绩大幅下滑,当季净利润仅0.31亿元,同比下滑近五成。公司销售毛利率也降至40%左右。

高管及亲属高位套现

在股价飙升之际,梦洁股份公司高管及亲属也拉开了减持帷幕。

4月16日,梦洁股份发布公司股东减持公告,公司5%以上股东伍静因个人资金需求,计划在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2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1.57%。

在发布与主播“薇娅”合作消息后,伍静开始减持公司股份。5月12日至18日,其共计5次大规模减持公司股份。其中,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公司股份719.91万股,占公司总股本大的0.94%,通过大宗交易减持公司股份7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2%。合计减持公司股份1419.9万股,套现金额高达9644.89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伍静与梦洁股份董事伍伟,为姐妹关系。伍伟为公司董事,任期为2009年2月18日至2021年10月15日。

5月14日,梦洁股份董事张爱纯之子周瑜通过集中竞价交易减持了公司股份7.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1%。

5月15日至5月21日,公司副总经理成艳及其配偶张戬,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4.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2%。

根据《财经》记者统计,5月12日至21日,上述四人,合计减持梦洁股份股份1441.63万股,套现金额共计9822.09万元。

梦洁股份股价上涨之际就迎来股东大规模减持,被交易所问询,是否存在利用其他非信息披露渠道,主动迎合“网红直播”市场热点进行股价炒作并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梦洁股份解释称,公司与主播“薇娅”于2019年8月开始合作,不存在利用主动迎合“网红直播”市场热点,进行股价炒作并配合股东减持的情形。

于2010年登陆资本市场的梦洁股份,2019年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2.8%、1.19%,相对于2018年的19.35%、64.61%增幅,出现大幅下滑。

分季度来看,2019年第一季度至第四季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为0.57亿元、0.26亿元、0.15亿元、-0.13亿元,逐步下滑。

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2020年一季度,梦洁股份终端门店受到了较大冲击。当期,公司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降幅分别为34.63%、46.63%。

而在公司业绩陷入低迷的2019年,梦洁股份就遭遇高管集体减持。

Wind数据显示,2019年,公司高管及亲属共计22次减持公司股份,合计减持数量451万股,减持金额约1421万元。

2020年3月2日至3月17日,公司董事伍伟减持44.1万股股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