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家银行股为何跌破净资产?中小银行万亿资本金饥渴

文 |《财经》记者 唐郡 严沁雯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2020年06月16日 19:51  

本文4688字,约7分钟

36家银行股,31家“破净”,当前低迷的银行股估值虽是新常态,但对于资本金饥渴中的中小银行却影响重大,因为这会影响股东增资意愿,导致核心资本难以及时有效补充

36家银行股,31家“破净”,屡屡包揽A股利润排行榜前列的银行股又一次进入估值低谷。

所谓“破净”,指的是上市公司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金额,是估值低迷的表现。据《财经》记者统计,截至6月15日收盘,36家A股上市银行中,仅5家股价尚未“破净”。基于此,多家银行近日相继发布稳定股价措施。

经《财经》记者多方了解,当前银行股估值下探影响因素颇多。一方面,受强监管、长期净息差收窄等因素影响,银行股估值低迷是常态;另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监管要求银行支持实体经济,银行资产质量、未来盈利能力等方面存在不确定性,导致投资者预期下降。

银行股估值低迷虽是新常态,但对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发展的潜在影响,不容忽视。有银行业人士直言,中小银行普遍未上市,当前低迷的银行股估值会影响股东增资意愿,导致核心资本难以及时有效补充。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国务院、银保监会等多次表态、发文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陆续出台支持中小银行发行永续债、放宽险资投资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等利好政策。但即便如此,仍有城商行董事长向《财经》记者反映:“资本补充机制现在会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真正补充资本时渠道不够、门槛过高。”

申万宏源分析师今年3月指出,中小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有所不足,构成目前商业银行信用扩张的一大薄弱环节。据其测算,中小行2020年需补充约1.15万亿元资本金,方能支撑央行全面降准所提供的信用扩张空间。

估值新低:PB仅0.63倍

一向被认为是最会“赚钱”的银行业,在帮助A股投资者赚钱上略显逊色。

6月11日晚间,成都银行(601838.SH)发布稳定股价措施公告。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共计12人自6月9日起30个交易日内增持股份,金额合计不低于247.55万元。据公告显示,在今年5月13日至6月9日期间,成都银行股票收盘价已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触发公司稳定股价措施。

无独有偶。在成都银行启动稳定股价预案之前,还有4家A股上市银行的股价在今年先后触发公司稳定股价措施,包括浙商银行(601916.SH)、长沙银行(601577.SH)、邮储银行(601658.SH)和渝农商行(601077.SH)。

上述银行纷纷出手“护价”源于股价的“跌跌不休”。据同花顺数据显示,年初至今,上述银行股价跌幅均在10%以上(以除权前价格为基准测算除权后股票的市场成本价)。其中,浙商银行跌幅约为18.41%、长沙银行约为13.58%、邮储银行约为16.89%、渝农商行约为26.27%,成都银行约为12.63%。

将范围扩大至整个银行板块,《财经》记者注意到,与年初对比,没有一家A股上市银行股价出现上涨。与此同时,甚至有投资人在互动平台质疑部分银行为何不出台稳定股价措施。

不仅如此,整个银行板块估值也在不断下探,至历史低位。据中证指数显示,截至6月15日,银行业最新平均市净率(PB)为0.63倍,较5月的0.64倍再次下滑。

据Wind数据,截至6月15日收盘,A股上市银行的“破净”数量已逼近90%。在36家A股上市银行中,已有31家银行的市净率(PB)在1倍以下。此外,PB在0.5倍-1倍之间的有30家,PB在0.5倍以下的仅华夏银行(600015.SH)一家,为0.45倍。

一位市场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银行估值下滑反映了当前投资者对银行未来表现的态度。一方面,目前银行盈利模式受到金融开放,投资多元化、地产红利退潮等影响,赚钱不似以前那么轻松;另一方面,疫情对银行资产质量的影响会滞后,在投资者看来,银行后续表现还需观察。

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认为,目前银行估值较低,一方面是历史原因导致。银行股长期面临强监管,政策环境相较其他行业更加严格;从长期趋势来看,银行的净息差不断收窄,不像某些新兴行业和成长型公司具有爆发增长的潜力;同时,银行的资产质量逐步承压,市场对于银行业绩的预期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是现实原因,疫情背景下,银行为支持实体提供各类信贷服务优惠,会对自身的业绩带来影响。她同时指出,估值低迷会影响市场信心,进一步导致交易量下降。

具体来看,具体来看,截至6月15日收盘,在A股上市银行中,仅宁波银行(002142.SZ)(1.70倍)、招商银行(600036.SH)(1.40倍)、常熟银行(601128.SH)(1.13倍)以及紫金银行(601860.SH)(1.02倍)、青农商行(002958.SZ)(1.00倍)五家银行股价未跌破净资产。值得一提的是,在PB值排名前十位中,仅出现招商银行一家股份行的身影,其余均为中小银行。

为何会出现上述情况?中信建投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表示,不同银行都有自己的估值中枢,估值差也比较大,原因包括利润增长、ROE水平、业务特色、零售优势等。与此同时,资产质量是一个更为关键的因素,疫情期间银行的盈利能力很好,估值却未上涨,原因在于银行不是看盈利,而是看资产质量。

杨荣进一步指出:“去年经济增长6.8%,今年只有大概3-4%,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会给银行较高的估值?此外行业今年ROE水平降低,息差下降,对估值有一定压力。现在重点应关注宏观政策变化而不是银行的指标。”

中小银行资本饥渴“旧疾”待解

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银行股“破净”不是什么新鲜事。自2013年以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市场上就会出现关于银行股“破净”的讨论,部分人士直言:“银行股估值历来比较低。”

但即便如此,银行股大面积“破净”所带来的潜在影响仍需关注。

兴业研究高级分析师郭益忻告诉《财经》记者:“今年以来,银行股板块估值持续下行,目前(平均市净率)处于0.6-0.7倍的低位,低迷的表现将影响各类型银行的核心资本补充。”

对不同类型的银行,影响程度也不尽相同。郭益忻直言,当前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大部分已上市,资本筹集渠道相对较多;中小银行普遍未上市,传统的资本补充渠道主要是股东增资扩股和发行二级资本债,而当前低迷的银行股估值会影响股东增资意愿,导致核心资本难以及时有效补充。

根据2013年开始实施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股份制银行和中小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不得低于10.5%、8.5%和7.5%,大型银行在此基础上分别高1个百分点。

银保监会近期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数据显示,城商行和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65%和12.81%,环比分别下降0.45和0.32个百分点,距离监管划下的红线差值仅2.15和2.31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资本充足率与监管要求的差值分别为4.64和2.94个百分点,远高于中小银行。

申万宏源曾撰文指出,中小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有所不足,构成目前商业银行信用扩张的一大薄弱环节。据其测算,中小行2020年需补充约1.15万亿元资本金,方能支撑央行全面降准所提供的信用扩张空间。

杨荣亦强调,2014年以来,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的融资速度与规模均高于中小银行,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紧迫性较大。

除估值下行,中小银行生存正面临着来自多方的压力,资本“饥渴”现象加剧。

“疫情发生以来,我们一直在加大信贷投放,同时需要考虑到此后可能出现的不良资产等,即便2019年盈利尚可,但在较大的资本补充需求面前,内源性资本补充(如自身盈利)作用有限,最终将反向制约业务开展。”华南某地方性银行高管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

据银保监会最新披露数据,今年一季度城商行实现净利润766亿元,较2019年一季度的775亿元下降1.16%,出现负增长;不良率再次升至2.45%,较2019年三季度的高点2.48%仅低0.03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农商行不良率再创新高。据了解,自2017年初以来,受不良认定标准趋严等影响,农商行整体不良率从2016年第四季度的2.49%大幅上升至2020年第一季度的4.09%,与同时期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稳定走势分化较大。

某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直言,疫情对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冲击在一季度报告中并未有明显体现,但已有部分隐忧,二、三季度情况需要重点关注。

有金融行业人士分析指出,部分银行近几年业务扩张过于迅速,导致风险资产增长较快,过多地消耗资本,进一步导致资本充足率下降。特别是有的银行出于业绩或市场竞争等原因,不仅风险资产扩张非常快,而且还诱发了一系列风险事件,产生了不良,不良的核销又冲减了资本,使得资本充足率分子部分进一步减少。

多渠道“补血”承压

“第一季度尚且如此,今年二、三季度压力只会更大,中小银行亟需进行资本补充。”上述银行高管表示,资本“饥饿”驱使下,越来越多的中小银行力图通过多种渠道“补血”。

据了解,目前银行补充资本的方式主要有IPO、可转债、定增、永续债、优先股、二级资本债等,但这些渠道并不适用所有银行。部分中小银行则希望通过IPO补充核心资本,同时拓宽资本补充渠道。

《财经》记者注意到,2019年可谓是银行IPO大年,有8家银行通过IPO登陆A股;但2020年银行IPO却陷入停滞,当前有兰州银行、重庆银行等17家银行正在A股排队上市,至今仍无成功案例。

中信建投董事总经理常亮直言,今年中小银行IPO停滞的原因之一是,银行股整体估值偏低,监管层审慎推进中小银行IPO审核。

港股IPO也存在同样的情况。常亮表示,目前港股上市的银行平均市净率只有0.5倍PB,目前面临的估值下行压力将持续影响投资者的信心,也会影响中小银行赴港上市的积极性。

郭益忻指出,当前中小银行能够对冲的手段,包括降低分红比例,增加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的发行,前者需要和主要股东协商,后者则需要监管方面予以配合。“目前的政策环境来看,通过发债特别是永续债这个渠道补充资本是受到鼓励的。”

事实上,针对中小银行,监管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差异化支持政策,在增资扩股、公司治理、定向降准等方面加大对中小银行的指导与支持。此前的5月27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办公室发布消息称,将于近期推出11条金融改革措施,其中包括《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同日,银保监会发文放宽保险资金投资银行资本补充债券的条件。

一系列措施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拓宽了渠道,但亦面临挑战。

“资本补充机制现在会有‘雷声大,雨点小’的情况,真正补充资本时渠道不够,一方面,中小银行多,进入资本市场需要排队,且准入门槛较高;而资本市场之外的补充,比如私募等,则对银行股东的条件要求非常高。”华北某城商行董事长告诉《财经》记者。

该董事长表示,下一步,希望监管能通过再贴现等手段向中小银行提供更多成本低、期限长的资金来源,同时支持地方向部分中小银行注入资金、可变现资产,或者通过国有资本运营公司注资的方式,为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增强中小银行的风险抵御能力与信贷投放能力。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39****6159
    5个月前
    所谓“破净”,指的是上市公司股价跌破每股净资产金额,是估值低迷的表现。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