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级下调,海外采矿权未决,紫金矿业压力待解  

文|《财经》记者 张建锋   编辑 | 陆玲

2020年07月23日 19:24  

本文4662字,约7分钟

有券商指出,波格拉金矿目前面临国有化风险,如采矿权不能顺利续约,对公司矿产金产量及业绩预期形成一定负面冲击

作为2019年A股最赚钱的有色金属公司,紫金矿业(601899.SH)在2020年状况不断。

进入7月,因收购、建设资本开支导致杠杆率上升,国际两大评级机构标普全球评级(简称“标普”)、惠誉国际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简称“惠誉”),先后下调紫金矿业相关评级。其中,惠誉将紫金矿业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和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BB-”调整为“BB+”。

在惠誉看来,收购巨龙铜业让紫金矿业的净杠杆率将增加约4倍,高于2.5倍杠杆率阈值。

“2.5倍的净杠杆率是通过横向比较其他惠誉已有评级的矿业公司的杠杆率后,综合考虑得出的结果。”惠誉评级亚太区企业评级联席董事江安伦告诉《财经》记者,对比其他BBB区间的矿企,如果紫金的净杠杆率持续高于2.5倍,其评级不再符合BBB-的水平。

紫金矿业回复《财经》记者称,本次国际评级的调整并未对公司的融资产生明显的影响,公司融资渠道仍较为畅通,融资成本仍控制在一个较低的水平。

在评级下调之前,即今年4月,作为紫金矿业黄金板块利润主要来源的波格拉金矿,其采矿权延期申请被巴新政府拒绝,一度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近期,紫金矿业表示,公司合资公司BNL向世界银行下属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简称“ICSID”,就巴新政府拒绝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事宜,提请启动调解程序。

有券商指出,波格拉金矿目前面临国有化风险,如采矿权不能顺利续约,对公司矿产金产量及业绩预期形成一定负面冲击。“不过目前谈判仍在继续,不排除仍可能妥善解决。”

“ICSID 调解只是解决波格拉矿权事项的途径之一。”紫金矿业告诉《财经》记者,公司将积极与巴里克黄金会商,根据投资协议和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通过多种方式,积极促成各方达成新的解决方案。

Wind数据显示,时隔两年,紫金矿业2019年以42.84亿元的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重回A股有色金属行业榜首。2020年一季度,公司该数据仍排名第一。

历经海外采矿权遇挫、评级下调的紫金矿业,能否继续稳固其在行业盈利中的状元宝座,尚需时间检验。

评级遭遇下调

一季度扣非净利润下滑12.67%的紫金矿业,因大手笔收购及资本开支增加,其相关评级近期被下调。

7月20日,惠誉发布对紫金矿业信用评级更新报告,将紫金矿业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和高级无抵押评级,从“BBB-”调整为“BB+”,并将其移出负面评级观察名单。

此次评级变动,是在公司完成对西藏巨龙铜业有限公司(简称“巨龙铜业”)收购工作后进行的。

截至7月10日,紫金矿业全资子公司西藏紫金,已完成巨龙铜业50.1%股权收购工作,该笔交易价格为39亿元。在发布该笔收购方案时,公司称收购资金将通过自有资金和银团贷款方式解决。

铜矿勘探和开发是巨龙铜业主要业务,该公司拥有驱龙铜多金属矿、荣木错拉铜多金属矿和知不拉铜多金属矿,三个矿区合计拥有铜金属量为795.76万吨,伴生钼金属量合计为37.06万吨,同时斑岩体中还存在大量的低品位铜(钼)资源。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巨龙铜业净利润分别亏损1.07亿元、1.78亿元、3.7亿元。

在惠誉看来,收购巨龙铜业让紫金矿业的净杠杆率在2020年至2021年间增加到约4倍,高于2.5倍杠杆率阈值。

在6月16日发布的一份评级中,因收购巨龙铜业,惠誉将紫金矿业“BBB-”的长期发行人违约评级,以及“BBB-”的高级无抵押评级列入负面评级观察名单。惠誉认为,从短期来看,紫金矿业的资源扩充规模以及激进的收购战略,已令其业务状况面临不可预测的变数,并令其财务指标出现波动。

在谈及评级变化时,江安伦对《财经》记者称,在紫金宣布收购后,经过测算,由于收购导致的债务增加会使其杠杆水平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持续高于2.5倍,这会导致下调评级,但当时收购还未完成,通常的做法是先将评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待收购完成,我们再重新审视公司的情况,如果收购的情况和之前预计的一致,就会采取评级行动,下调评级。”

除收购巨龙铜业,紫金矿业近期还完成了另一笔资产收购。6月13日,紫金矿业称,拟以总现金3.23亿加元(约17亿元人民币),收购圭亚那金田100%股权。圭亚那金田旗下的主要资产为Aurora金矿(在产)全部权益,以及通过全资子公司持有的15块独立勘探资产,均位于南美洲圭亚那。2019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2.63亿美元,原因是经营活动收益下降及对矿权等计提2.35亿美元资产减值。

今年3月,公司完成了对在加拿大多伦多上市的大陆黄金全部股权收购,协议收购交易金额约70.3亿元,收购方式为现金。

值得注意的是,7月14日,标普亦将紫金矿业长期发行人评级以及由其担保的长期无抵押债券的评级,由“BBB-”降至“BB+”。标普给出的理由是,因公司近期并购、建设资本开支导致债务增加、现金支出增加,使得公司债务杠杆率上升、流动性减弱。

紫金矿业向《财经》记者表示,虽然评级被下调,但两家评级机构也认同公司未来产能的释放、现金流的改善和债务的降低趋势未改变,认为紫金矿业能够在未来2-3年的时间内逐步将杠杆率降低至阈值以内。

据悉,在紫金矿业国际评级下调后,7月21日,由东方汇理银行牵头组织的银团向公司发放融资贷款8亿美元,比之前建亚国际银团贷款的利率下浮了31个BP,五年可节约利息支出1200多万美元。

除收购资产外,紫金矿业也在加大对项目的投入。今年6月,公司称拟发行可转债,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60亿元,主要用于卡莫阿Kamoa-Kakula铜矿项目、Timok铜金矿上矿带、黑龙江铜山矿项目建设。

针对上述评级下调,紫金矿业表示,本次评级调整涉及的杠杆率上升是短期的,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实质性影响。“公司将积极推进卡莫阿-卡库拉铜矿等重大项目建设,随着黄金和铜产能不断释放,强劲的运营现金流以及强大的偿债能力,将使公司债务杠杆率大幅降低。”

在紫金矿业看来,境内债券市场方面,公司主体和债项评级未调整,均为AAA,本次可转债发行不受影响。“2020年一季度末,公司资产负债率为58%,与申万有色金属行业里的上市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率基本持平,公司仍有可利用的银行授信1000亿元左右,短期杠杆率尽管抬升,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资本开支带来大的影响。”

天风证券认为,可转债的发行,有望一定程度降低融资成本,优化财务结构。

江安伦表示,上述债券已反映在他们的杠杆率测算中,他们认为紫金今明两年通过债务融资来完成收购会导致其杠杆率维持在4倍左右。

“由于黄金和铜产量增加,以及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企稳,紫金的利润及现金流将保持强劲。”惠誉称,但由于资本支出增加,预计紫金矿业未来24个月内将出现自由现金流赤字,这将限制其短期内去杠杆化的能力。

采矿权困局待解

除评级遭遇下调外,紫金矿业在今年4月发生的波格拉金矿的采矿权延期突变事件,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4月27日,紫金矿业发布公告,公司和巴理克黄金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的合资公司BNL,其旗下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被巴新政府拒绝批准。

紫金矿业和巴理克黄金分别持有BNL 50%股权,BNL持有波格拉金矿95%权益。

波格拉金矿的采矿权已于2019年8月到期,根据巴新国家法院判决,波格拉金矿仍可以继续生产,直到巴新政府作出采矿权延期的决策时为止。

但在2020年4月24日,巴新政府决定不批准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并表示,将组成国家谈判团队,就后续事宜进行协商。

资料显示,波格拉金矿地处巴新高地地区恩加省,该项目为中国公司在巴新的第二大投资项目,仅次于中冶瑞木镍钴矿项目。其是全球十大金矿之一,黄金资源量314吨,日矿石处理量1.7万吨,年处理能力580万吨,年均产黄金15.5吨。东兴证券表示,该矿资源剩余可采年限为露采9年,地采11年。

根据波格拉项目的矿山开发合同,BNL仍拥有波格拉金矿矿山设备和设施的所有权。

紫金矿业于2015年出资2.98亿美元收购BNL50%的权益,每年按权益归属公司的黄金产量约为8吨。截至今年4月,公司已收回该项目的全部投资成本。

巴新政府做出上述决定背景,是此前因土地主问题比较简单、转换经营较顺利,该政府顺利实现对OK Tedi铜金矿国有化。

彼时,有券商分析,占紫金矿业核心黄金板块净利润约30.4%的波格拉金矿,其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被拒,或将对公司产生较大影响。

紫金矿业主要生产黄金、铜、铅锌及其他金属的矿产品或冶炼产品,黄金业务是公司重要利润来源。公司2019年报显示,黄金业务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57.98%(抵销后),该业务毛利占集团毛利比例为30.94%。

其中,当期公司矿山产金营业收入同比增27.74%至116亿元,毛利率增加10.45个百分点至41.82%。该产品收入,占公司1361亿元营业收入的比例为8.5%。

而波格拉金矿是紫金矿业的矿山产金主要产量所在。2019年,在公司金矿业务主要10个企业或矿山中,波格拉金矿以8.83(权益产量)吨的矿产金产量,排名首位,占公司矿产金产量比例为21.6%。

同时,波格拉金矿也是公司黄金板块净利润贡献最高的矿山。波格拉金矿2019年归属于公司的权益收益为27.96亿元,归属公司净利润5.27亿元,净利润在紫金矿业六大核心金矿排名第一,占据公司核心黄金板块净利约30.4%。

东兴证券表示,从紫金矿业2019年总净利观察,波格拉金矿占公司净利润比例约12.3%,对公司的实际盈利状态或产生结构性影响。

为抵消波格拉金矿事件对公司黄金产量的影响,紫金矿业表示,将加快陇南紫金等在产黄金矿山的技改建设力度,争取2020年矿产金产量与2019年持平。

“随着公司现有黄金增量项目产能释放,预计公司未来黄金产量仍可以保持良好增长。”紫金矿业称,同时公司将继续关注市场机会,适时开展对在产黄金矿山的并购,进一步提升公司黄金产量。

7月9日,BNL向世界银行下属的国际投资争端解决中心,就巴新政府拒绝波格拉金矿特别采矿权延期申请事宜,提请启动调解程序。BNL希望通过本次调解程序,与巴新的利益相关方达成公平合理的延期协议。

2020年一季度,紫金矿业营业收入同比增24.52%至362亿元,净利润同比增18.93%至10亿元。

“在金价上涨和铜产量增加的支撑下,预计紫金矿业上半年业绩将表现强劲。”惠誉称,波格拉金矿生产中断没有对公司黄金产量产生很大影响,其他项目在二季度黄金产量的增加,将抵消波格拉金矿的潜在损失。

紫金矿业告诉《财经》记者,公司正在实施陇南紫金、诺顿金田、山西紫金等金矿项目技改扩建,在目前金价较高的背景下,本身有不错的利润和现金流,建设项目所需资金主要通过所在企业自筹(包括自有资金和部分贷款)。“除上述项目外,公司还加大对其他黄金项目的挖潜增效力度,力争2020年的矿产金产量与2019年持平,基本能弥补波格拉金矿短期产能的缺口。”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