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玲:抗疫是全球制度的竞争,中国如何在危机中育新机?

2020年08月18日 11:05  

本文2057字,约3分钟

“中国抗疫的成绩和经验,证明我们走出了一条正确的道路,只要团结协作,而不是‘甩锅’和不作为,人类就可以战胜病毒。”在8月14日举行的“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上,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北京大学中国健康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玲认为,新冠肺炎疫情是近百年来全球传播速度最快、感染范围最广、防控难度最大的一次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并促使人类反思自身的发展理念,探索新的发展模式。只有在追求人均GDP的同时,坚持“人民至上”,“让每一个人生活得健康幸福,让生命有价值,这才是硬道理。”

(点击上图观看直播回放)

抗疫是全球制度的竞争

让世界重新认识中国

李玲指出,中国采取了恢弘、灵活和积极的疫情防控措施,将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这种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饱和式抗疫”,带来的成果有目共睹。这一过程中,“每个中国人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抗疫让世界重新认识了中国。”

为何中国能够做到这一点?她认为,这一方面得益于强大的制度优势,中国政府拥有巨大的政治勇气,以及对人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另一方面,也归功于中国迅速果断地采取了有效的抗疫方法,既使用了隔离、中医药治疗等传统防控手段,也借助了现代医学、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前沿技术,将古老的防治方法与现代化的科技防控手段相结合。

“中国有丰富的抗疫历史经验。”李玲解释道,在建国初期,各地疫病流行。1957年,全国兴起“除四害,讲卫生,消灭疾病,振奋精神,移风易俗,改造国家”的爱国卫生运动。由此,中国在全国范围内消灭了天花等疾病,基本消灭和控制了鼠疫及黑热病等传染病,人民群众的健康状况得到了大幅改善。

到20世纪60年代末,以县、乡、村三级医疗预防保健网、合作医疗及赤脚医生为三大支撑,中国农村医疗卫生体制初步形成,能够以较低成本,为广大农村地区提供医疗保障服务。与此同时,在城市中,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保障制度逐渐建立,以政府投入为主的城市卫生服务机构迅速发展,综合医院、专科医院、妇幼保健院、街道医院、卫生室等防疫体系逐渐建立起来。

20世纪60年代以后,中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快速上涨。如今,这一数字正在快速追赶发达国家美国。“我们1949年的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到2018年是77岁。”李玲说,“回望这一段历史,领导人的决策足以影响亿万人的生命健康。健康的公民,是国家最了不起的财富。”

除了丰富的抗疫经验和科学的决策,中国的文化优势在历次抗疫中也发挥了重要作用。此次抗击新冠肺炎,全国人民上下同心、守望相助,向世界再次展示了中国精神。“我们的经济和科技实力还不是最强大的,和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很多不足。但我们向世界展示了卓越的组织能力,证明了只有团结协作,才有希望战胜病毒。”

国际形势空前严峻

要重构话语权,拒绝走“老路”

疫情的袭击让国际形势更加变幻莫测,发展不确定性骤升,中国面临更严峻的外部环境。对于中国的抗疫举措及对世界抗疫所作出的贡献,国际上也仍不乏偏离事实的声音与评价。对此李玲认为,中国需要建构新的话语权,“我们的重任之一就是如何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人类社会先进的普世价值,与中国的历史文化、改革开放的理论与实践,以及我们当今的社会状态、时代境遇有机结合起来,重构自己的国际话语权。”

不过,话语权的重构离不开强大经济实力的支撑。在多重挑战下,只有继续稳健地推进经济转型升级,才能实现“化危为机”。

“这一次面对疫情,大家都很担忧经济会怎么发展。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给我们的一个机遇,我们已经到了必须加快经济转型升级,而不是走老路的时候。”李玲指出,当前经济发展的内外部环境表明,没有创新就要受制于人,因此要更加重视核心技术的突破,确保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大力发展以5G技术、人工智能等为代表的新经济,为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强有力的动能,建立起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发展模式。

“中国悠久的文化传统、巨大的人口规模和70年来改天换地的沧桑巨变,决定了中国必须成为创新人类文明发展模式的重要参与者。”李玲强调,“我们的共识是中国道路是正确的,但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要继续往前走,让人民的生活水平稳步提高,在危机中育新机,于变局中开新局。”

(“中信大讲堂·中国道路系列讲座”由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经济导刊》主办,是面向社会的公益性讲座,旨在探讨研究中国发展问题,传播践行中国道路的理论和实践。目前已举办68期。)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