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近期加仓了 港股科技股和食品饮料股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08月29日 19:00  

本文2612字,约4分钟

对一家稳定高增长的企业而言,我们很难遇到20倍市盈率以下的投资机会。我们会选择一个估值合理,甚至估值偏高的点买入。
经过7月的大涨后,目前的市场处于震荡当中,那么投资者在此时该做哪些思考和布局呢?格雷资产总经理张可兴在接受《红周刊》专访时表示,市场仍将面临“结构性调整”的压力,消费、医药及科技这三个方向代表了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内需发展方向,将具备长期行情。同时他建议投资者,不要等待优质个股的历史低点出现,合理持有也是一个选项。“当牛市进入疯狂期甚至是牛市顶部的时候,很多股票的市盈率都是上百倍的,可能永远等不到那个低点(介入机会)了。”
他指出,“我们会选择一个估值合理,甚至估值偏高的点买入”、“我们关注每年业绩增速维持在20%以上的个股”、“如果我们预计这家企业能够在一定周期内实现20%以上的预期股价回报率,就会选择买入”。

用合理价格买入一只好股票
加仓香港科技股和部分消费龙头

《红周刊》:您的选股标准是怎样的?
张可兴:长期收益首先来源于企业长期业绩的持续高速增长。我们都知道在市盈率没有大幅波动的前提下,股票上涨的基本逻辑就是每股收益或者利润的持续上涨,所以长期来看,一家企业10年20年的收益率涨了多少倍,一定与它的利润增长是基本一致的。所以我们选股最重要的一个出发点就是判断企业未来三五年甚至十年的每股收益或者利润是不是维持20%至30%的持续高增长。
在锁定这样一批企业之后,我们会在估值不贵的情况下建立一个组合,这个组合基本就会持续做到每年20%至30%增长率的股价表现。如果遇上市场估值整体偏高的情况(比如今年),收益率也会超过上述表现。因此拉长来看,一个投资组合5年或者10年的净值业绩表现与持有企业组合的业绩增长是基本一致的。
对一家稳定高增长的企业而言,我们很难遇到20倍市盈率以下的投资机会。我们会选择一个估值合理,甚至估值偏高的点买入。
《红周刊》:结合近期市场的表现,您发生过哪些仓位上的调整吗?
张可兴:我们的投资态度一直是只追加买入,不减仓。我刚才说要谨慎并乐观,也是基于我们的投资操作。虽然我们觉得有些股票处在一个偏高的位置,但是拉长了看还是便宜的,还是有增长空间的,所以我们肯定不会卖出。
从加仓的方向来看,今年我们买入比较多的是一些港股的科技股,还有一些近期发生调整的食品饮料和消费品领域的龙头股,它们较前期的高点调整了约10%至20%,我们也认为可以买入了。

“结构性调整”或是常态
“等待低估”可能错过百倍增长的机会

《红周刊》:您如何看待市场的“轮动”表现?
张可兴:我们坚持看好的还是一些受益于内需的机会,比如消费医药,还有一些国内的科技力量,这三个方向代表了中国结构调整的内需发展方向,是一个长期的行情。虽然有些股票短期的估值相对偏高,但未来市值上涨的空间仍然可观。
至于金融地产这样的周期板块,我们认为短期内也会有阶段性的机会,毕竟从整个中国经济的发展来看,我们已经走到了库存周期的尾声,中国补库存的阶段已经开启。此外一些化学原料、有色金属价格也处在持续上涨的过程当中。但是这些领域更多的是一个短期机会。
《红周刊》:您曾经表示白酒行业的估值已经回到了2018年35、36倍左右的高点,有偏贵的嫌疑。那么近期市场的调整是否是您曾经提到的白酒布局良机?
张可兴:如果我们按照过去的一个投资逻辑看,我们如果按照现在的价格买入食品饮料的一些龙头股,短期(一年之内)赚到确定性收益的概率是在下降的。因为从估值的角度看,只有未来估值不变甚至上升才能赚到业绩增长的钱,而现在估值水平明显是处在一个偏高的位置。但是我们放到三五年的长周期来
看,有些食品饮料公司的市盈率能到25倍、30倍,甚至20倍,赚钱的概率反而是增大的。
那么对个人投资者而言,是不是意味着他可以去等一个更加低估的点?我们认为市场很难预测,就像大家都说现在正处于一个牛市初期,那么牛市的初期都是这样的估值水平,等到牛市进入疯狂期甚至是牛市顶部的时候,很多股票的市盈率都是上百倍的,你可能永远等不到那个低点了。所以对于市场的估值,甚至热度的判断,需要自己结合自己的投资体系去衡量。
  《红周刊》:在您2:8的价值股和成长股配比中,这两类标的在目前牛市行情中的表现呈现怎样的规律?
张可兴:市场对价值股的定义其实并不统一,如果说像某白酒龙头、调味品龙头这种仍保持一定业绩增速的公司不算价值股的话,那我们其实基本不持有价值股。我们会把每年业绩增速维持在20%以上的都定义为成长股。因为价值股主要是靠市盈率的波动及估值变化去获取收益的企业,可能业绩增长方面没有太大的突破,这样的企业我们一般不会去配置。
与此同时,我们首选具有强大护城河的企业,如果仅仅具备业绩高增速但不具备竞争壁垒,那可能只是因为其处在一个水涨船高的行业大爆发的过程中。所以我们对企业增速的挑选一定是建立在有很强的竞争壁垒的基础上。没有这个基础,具备再高的成长性我们也不会碰。
《红周刊》:您关注在线科技企业较多,但是目前这个互联网行业的竞争其实是比较充分的,您如何去判断一家公司的壁垒?
张可兴:这个过程很简单,如果一家公司面向的是C端客户,我们会倾向于从一个消费者的角度去想。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愿意去这个平台或者APP获取产品或者服务?当这家公司打入一片市场之后,现有的用户是不是愿意把这项产品或服务扩散给更多的受众,产生一种良性循环。这也是我们选择一家公司重要的考察标准。
比如此前美团的份额可能和饿了么差不多,但是现在美团的外卖份额已经大幅超越了竞争对手,而且正在往平台型公司发展,这就代表了其在本地服务领域的壁垒;再比如现在电商服务领域正在发生一个竞争格局的变化,虽然我们肯定确信的是阿里巴巴在未来还是电商份额第一的公司,但是它的格局会受到一些竞争对手的影响,他也没有办法很快的彻底把竞争对手消灭掉。
回来思考阿里的C端客户的黏性,这里面其实存在一些风险。因为阿里巴巴的电商业态本身就是一种零售行业的线上化,是业态的升级。但其商业模式本身不具备特别核心的黏性,用户是被产品的低价和便捷所吸引的,这种模式的壁垒并不强,所以面对这类模式我们就会偏谨慎一点。
尤其需要关注的是,在各大电商巨头相互竞争厮杀的过程中,可能这些巨头企业自身受到的影响并不大,但是其对线下行业的冲击确实是巨大的。在电商行业竞争格局的激烈变化下,很多线下行业实际上是不堪一击的,这也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风险点。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