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第一批外地游客已在路上

文|《财经》记者 杨立赟    编辑|余乐

2020年09月02日 18:43  

本文3008字,约4分钟

新疆旅游业一年只做夏末秋初几个月生意,疫情后抓住金秋的尾巴至关重要

9月1日晚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召开视频会议宣布,在不放松常态化疫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全疆全面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自从7月16日乌鲁木齐通报第一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以来,整个新疆已被按下暂停键长达40多天。

大约12个小时后,9月2日中午,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宣布,所有户外旅游景区(点)向广大游客开放,同时恢复跨省(区、市)旅游。

在这12个小时之间,蛰伏已久的新疆旅游从业者已经迅速行动起来。在禾木和霍城经营民宿的阿德,正在抓紧采购消毒液、口罩等防疫物资,“有多少买多少,都在复工复产,都缺货。”

新疆中露联旅游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翟春峰,在9月2日凌晨,已经接到了首批来自四川和河北的组团信息——两地一共近40名车友,大约三天后就能进疆。翟春峰告诉《财经》记者,房车爱好者的时间和资金比较充裕,最看重旅游目的地的极致美景,当下是新疆最美的时节,北疆的胡杨林、白桦林,再拖上十天半个月,会逊色不少。

稍纵即逝的不仅仅是美景,还有新疆旅游从业者的生意。由于气候原因,新疆旅游业通常一年中只经营六个月,从5月中旬开始到10月中旬结束,疆内各个区域又有各自的气候特点,北疆旅游业基本只能持续四个月。

今年受疫情影响,新疆旅游业收入惨淡,乌鲁木齐疫情暴发前接过一些散客的旅行社已算是幸运,还有大把的民宿至今没有开张过。如果现在马上开门迎客,抓住最后一个半月的旅游季,或许还能弥补一些损失,不至于颗粒无收。

“但是外地游客真的敢来新疆吗?他们在其他城市通用的健康码在这里行得通吗?不做核酸检测真的能在全疆自由流动吗?”有新疆旅游从业者对《财经》记者表示,只要有游客进疆,散落在各个角落的导游、司机能一呼百应、随叫随到,但目前还需政府对外多做促销和推广,吸引客流。

世外桃源的负累

2020年之前的几年,新疆旅游热度节节攀升。2019年,新疆接待游客历史性突破2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超3400亿元,两项数据增幅均超40%。当时,新疆把2020年的接待人数目标定在3亿人次左右。而今年1月之后,新疆文旅厅没有再披露旅游行业相关数据。

8月30日,在乌鲁木齐居家整整44天的刘辉,终于走出家门。“去见Tony老师(对理发师的戏称),排队到太阳底下,每隔一米五站一个人,我还是等几天吧。”他说。

自2016年移居新疆,这是刘辉经历的最不容易的一年。2016年前,他还是在上海创业的电商从业者,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新疆,被喀纳斯的美景吸引,就这样决定留下来生活,创业内容也从电商变成了民宿。

他和另外三名合伙人,经过四年积累,在喀纳斯、禾木租下十几个院子,建了120个房间。站在新疆旅游的风口上,一年营业收入接近500万元。在旅游旺季,他们开门迎客,白天去逛白桦林、夜晚仰望银河和流星;到了淡季,坐在院子里,如入无人之境,面对皑皑白雪泡茶、煮咖啡,把尘事喧嚣抛诸脑后,过着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然而到了2020年,这些世外桃源变成了负累。“租的是牧民的房子,房租就付了150多万元,还有员工的工资。”刘辉说,原本今年打算寻求融资,在乌鲁木齐南山风景区、伊犁扩大民宿规模,疫情后不仅无法按计划进行,乌鲁木齐已经投下的物业都在赔钱。

7月乌鲁木齐疫情暴发前,刘辉因预判今年新疆旅游亏损严重,来到乌鲁木齐做一个接地气的项目——代理销售一个卫浴洁具品牌,在红星美凯龙开了一家旗舰店。未料这条“后路”也被突如其来的疫情切断,让他进退两难。

刘辉对《财经》记者说,疫情让很多人重新审视和评估自己的生活重心。“喀纳斯民宿有人撤退、有人留守、有人继续花钱投资。我们打算年底清点盘算,该甩掉的物业要甩掉,但是新疆还是继续要留下来。我们在新疆5年了,我仍然非常喜欢这里的生活,不能因为疫情轻易离开。”他说。

不过,来自广东的阿德不这么想。阿德在北疆经营民宿已经4年,这是他第一次产生离开的想法。回望过去被疫情隔离的40多天,他感叹道:“还是内地效率高。”

乌鲁木齐的旅游从业者老闻认为,疫情这一天灾背后,严格的防疫措施也让旅游业雪上加霜。“新疆幅员辽阔,人口密度较小,都集中在几个较大城市。乌鲁木齐发生疫情以后果断封城,除喀什由乌鲁木齐输入一例外,其它地区并无疫情发生,而乌鲁木齐从来都不是旅游目的地,只是中转站和集散地。在乌鲁木齐封城后,其它地方完全可以绕开乌鲁木齐,科学防疫,管理有序的发展旅游业,把新疆旅游损失降到最低。”他说:“从全局考虑,把乌鲁木齐牺牲掉,作为乌鲁木齐的旅游从业者,我们也是愿意的。”

抓住金秋的尾巴

当《财经》记者找到乌鲁木齐的旅游从业者王林(化名),她第一句就说:“天呐,是可以放声痛哭了吗?”

王林供职于新疆一家大型旅行社,负责地接业务版块。“武汉疫情时期,新疆的疫情比较轻,3月份就复工了,4月、5月陆续有一些散客,但这不是新疆的旺季。在7月16之前,我才接了几个团,都是小团。往年个人人均业务量大概是50个团。7月乌鲁木齐疫情暴发后,现在旅游业等于集体失业。”她说。

王林表示,在新疆从事旅游业的收入比其他行业高一些,因此只要旅游业复工,有游客来,导游和司机都是一呼百应。

眼下,新疆文旅厅宣告旅游业全面复工,为旅游业和从业者喂下一颗定心丸。不过,旅游业者仍然担心的是这个行政指导意见到了各地州能否统一执行。有人认为,全面复工依然困难重重,游客在新疆的流动可能不仅需要健康码,还需要核酸检测报告等额外的条件。

“在7月之前,我们接到的所有游客都是在乌鲁木齐下飞机做核酸检测,第二天就可以拿到核酸检测结果,多花了200元的检测费。”王林解释称,这并不是新疆政府强制规定的,但是因为各地州对游客的规定不一,比如想要进入伊犁地界还需要做一个“双抗检查”。

“景区说,我们准备好了,可以开了,但是你能进得了伊犁州吗?”老闻表示,新疆各地执行的尺度不一,7月之前,外地游客所持的“绿码”在阿勒泰可以通行,但是到了伊犁就遭劝返。“不知道文旅厅是否落实协调了各地州,我们都在观望,还不敢轻举妄动。如果接了一批游客来新疆,到了现场发现哪都进不去,对我们的商誉有很大影响。”

今年,老闻至今只接过一个6人的科考团,再无其他收入。“坐吃山空的状态。如果明年还是这样,就撑不下去,只能往甘肃、青海、西藏转。这也是为什么今年青海旅游很火的原因。”

大多数从业者表示受到了政府一定程度的补助,比如减免了一部分社保。“政府就算给我们从业者一人发1000元,也是杯水车薪。不如政府向外大力促销推广,比如景区减免门票、和航空公司推出低价机票。”王林说。

已有地方回应了这一诉求。9月2日喀纳斯景区决定,户籍阿勒泰地区内的游客免收门票和区间车费三天(9月2日到4日),车辆每天可进入300辆(贾登峪、禾木50辆,白哈巴200辆)。阿勒泰地区以外游客正常购买门票和区间车票。如果加快复工复产的步伐,新疆还能赶上今年秋季旅游的高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