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突变,会影响新冠疫苗效用吗?——专访康希诺董事长宇学峰

文/《财经》记者 赵天宇    编辑/王小

2020年09月03日 18:48  

本文3267字,约5分钟

有效的新冠病毒疫苗,很大程度上是让社会回归正常秩序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工具

自从研发新冠病毒疫苗的信息发出后,宇学峰走入大众视野,走到哪儿都被奉为座上宾。他参加一些线上研讨会,也在大型会议中偶尔露面,身边挤满了想要认识他的人。

宇学峰是康希诺生物股份公司(6185.HK)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这家公司是最早参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企业之一。

2020年9月2日,在收到俄罗斯联邦卫生部的临床试验申请批准后,康希诺宣布,新冠病毒疫苗在俄罗斯开始III期临床试验入组。

这对康希诺生物的投资者来说似乎是好消息,但9月2日公司在港股当日收跌1.83%。

康希诺生物曾在5月获得加拿大卫生部的临床试验批准,与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NRC)合作。但其后三个多月未有新进展,到8月底与NRC的合作据称并未终止。

不仅是俄罗斯,康希诺生物正在推动新冠病毒疫苗的国际多中心III期临床试验,计划在多个国家开展新冠病毒疫苗的III期临床试验。

已经有人找到宇学峰,问可不可以提前预定新冠病毒疫苗。现在宇学峰关心的事情是,一旦疫苗问世,自己是不是有足够的生产能力,有没有足够可靠的生产工艺,大量生产疫苗。

“无论有没有‘清零’,在心理上,大家还是会对新冠病毒有担忧和恐慌。一个有效的疫苗,实际上是让大家放松,是让社会回归正常秩序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工具。”宇学峰在接受《财经》记者专访时说。

怕病毒突变?疫苗可以更新换代

《财经》:你是如何选择新冠病毒疫苗研发路径的?

宇学峰:在疫情暴发的情况下,需要这样一个能够很快找到的、比较确定的疫苗研发途径。

我们这次做的新冠病毒疫苗是腺病毒载体疫苗,以前,在埃博拉疫苗和肺结核疫苗的研究当中,我们已经对这类疫苗的质量、属性做了很好的研究,它是一项很成熟的技术。

另外,病毒载体疫苗,尤其腺病毒载体,是一个能够很好的诱导体液和细胞免疫平衡免疫机制的载体。这次新冠肺炎,现在还很难看到抗体水平和保护性的线性相关,所以我们相信除了抗体,一定还有其他的保护机制,比如细胞免疫机制,恰恰腺病毒载体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制。

《财经》:等新冠病毒疫苗做出来了,病毒突变了怎么办?

宇学峰:病毒突变是正常的,大概1%的概率病毒会突变。

举一个例子,在研发埃博拉疫苗时,默沙东用的蛋白是1976年发现的埃博拉病毒原始的蛋白,2014年我们在做埃博拉疫苗时,是用2014年的抗原。这两个结构差了3%的氨基酸序列,但实际上两款疫苗在保护效果上是一致的。

所以,我们疫苗的目标定位是多个,产生的抗体是多个,不会因为一个位点的突变、或者几个位点的突变,造成保护能力有很大差异。

退一万步说,即使突变确实影响到了疫苗的效力,我们作为一个病毒载体基因工程疫苗,是可以把那段基因切下来,换到我这个病毒载体里,这个疫苗就可以更新换代了。

《财经》:如果接种疫苗后产生抗体,而随时间推移抗体逐渐衰减,怎么办?

宇学峰:新冠病毒有多种很奇特的特性。抗体的衰减是正常的,关键是不是能够有免疫记忆。

做疫苗,特别强调细胞免疫的重要性:如果有免疫记忆,即使经过很长一段时间抗体滴度下去了,但是一旦接触到病毒,免疫记忆细胞很快调动起来,又产生新的、或者更强的抗体,这个保护性也是更强的。

《财经》:此次新冠病毒疫苗研发是公司与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合作,双方是如何分工的?

宇学峰:各取所长,军科院做基础研发,康希诺做产业化。

基础研究是军科院的长项。到生产工艺的部分,比如工艺开发、质量标准体系,以及标准品的制备等,是我们在做。做疫苗是有标准品的,这样之后生产出来的疫苗,有与之可比的标准品。 

疫苗厂已经开工

《财经》:新冠病毒疫苗问世后,如果需要大量生产,产能怎么解决?

宇学峰:我采取的方式是自己建疫苗的生产厂。新的疫苗厂就在天津,已经开始建了,6月初开工,8月中旬厂房就可以封顶。厂房整体预计年底建成,安装设备。

《财经》:未来新冠病毒疫苗需要批量生产时,会不会如外界预计面临产能不足的瓶颈?

宇学峰:我认为是不应该的。我们会有足够的产能,到疫苗要生产时,我们应该已经准备好了。

《财经》:做新冠病毒疫苗至今,投入的资金有多少,在预期内吗?

宇学峰:现在已花了两个多亿。等厂房建完,得花差不多5个亿。

其实1月的时候,根本就没这项预算。一般在前一年的年底,做第二年的科研经费预算,但是新冠肺炎疫情是突发的,所以新冠病毒疫苗是在预算外。

建厂现在是我们出资,施工方努力合作,也会帮我们垫付资金。还有买设备,比如买培养基等,要先付定金,这些费用都得提前划出去,投入很大。

新冠疫情会如何结束

《财经》:起初,有没有考虑过疫苗上市但疫情已结束的问题?

宇学峰:考虑过,说句心里话,当时是有过犹豫的。

刚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这个疫情跟SARS差不多,疫苗研发能赶上疫情吗?但是后来武汉要封城了,这个疫情不是那么简单。如果真的不像SARS,一旦传开了,这是了不得的事。

春节前,我们开始启动这个疫苗项目,幸亏反应比较快。

其实新冠病毒疫苗前期的投入,对我们来说不大,因为与此前埃博拉疫苗的技术平台是一样的。那我们至少应该把疫苗构建出来,然后看情况。 

《财经》:疫苗上市可能要到明年,那时候还需要新冠病毒疫苗吗?

宇学峰:我认为新冠会长期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国内还是会存在疫情风险。隔离措施下,没接触过新冠病毒的人太多,任何一个地方疏漏,都会带来感染风险。

以往大家认为新冠有点像流感,但是,很多地方正值盛夏时,新冠肺炎流行却并没有停止。这个病毒有不寻常之处。

新冠肺炎疫情零星的出现,这种情况的发生是必然的,不发生是偶然的,因为防不胜防,很多人甚至无症状。

所以,这是新冠病毒疫苗研发、上市的价值。如果大众能够打疫苗了,才可能最终控制住疫情,否则的话,它还是隐患极大。

《财经》:疫苗最终上市、大众能接种的时候,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市场?

宇学峰:对,我认为很有价值。 

《财经》:新厂房如果投入使用时,发现接种疫苗的人不像预计中那么多;或者其他公司疫苗也上市了,销量不如预期,你会担心这件事吗?

宇学峰:我个人不担心。

首先,以我对疫情的传播预判来看,新冠病毒疫苗会有几年的使用期。

另外,其实我们使用的是一个平台技术,如果新冠病毒疫苗不需要生产了,我们还有肺结核疫苗、带状疱疹疫苗等,也是同样的平台技术,未来可以转而生产其他的品种。

对我们来说,这次建厂房并不会造成浪费。 

好的参赛者得有很强的定力

《财经》:全球至少有6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大家在同一起跑线上了,你感到压力大吗?

宇学峰:我倒不觉得有压力。好比高尔夫球比赛,是看谁打的杆数少。这是在赛什么呢?实际上是自己和自己比赛。

你打的好坏,和别人打的好坏有关系吗?没关系。比如你同组4个人,你打你的,他打他的,完全是自己在那儿打。但为什么有人打的好,有人打的坏,是因为心理素质不同,是同时在这个环境里竞争的这种压力,让有的人不能够表现到最好。 

一个好的参赛者,他一定会有很强的定力,不管别人打好打坏,我按照我的节奏打,不能被别人带节奏。

《财经》:会有来自外界的压力,或者催促吗?

宇学峰:也会催,大家当然都希望一夜之间就能有新冠病毒疫苗研发出来。但研发有内在规律,比如实验数据要等多少天,就是多少天。

不过,有时候其实不是外界压力,而是争一口气,抢时间去做。

《财经》:你的新冠病毒疫苗会成为第一个上市的吗?

宇学峰:我从第一天开始,就没有想过一定要把它做成第一,但是一定要把它做得扎实。

我们几乎把能做到的动物实验模型都做过一遍。我们加班加点,合作方也加班加点,但是从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规律上讲,可以步骤并行、可以多投入,但是不能跳过关键的步骤。

我不太在意疫苗上市的所谓“名次”,我在意的是,确实拿一个好的东西出来,拿出一个相对有效、安全,质量可控的新冠病毒疫苗。

《财经》:跳步骤在业内还是存在争议的。

宇学峰:疫苗有没有副作用,是不是安全,需要动物实验去验证的。

我当然也希望是第一名,但是我不会因为这个而去抄近道,我不会这么做。

《财经》:其实这个第几名,也会关系到市场规模。

宇学峰:是,也不是。市场规模还要看谁有本事能够生产出多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