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靠“运气”,未来靠什么 中国平安当下直面三大挑战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09月05日 19:00  

本文2338字,约3分钟

中国平安面临人事安排、市场份额下降以及综合金融平台成色不足三重挑战。
中国平安的半年报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滑近30%,是2008年以来最差的业绩表现。中国平安联席CEO兼首席财务官姚波呼吁投资者用营运利润来客观看待上半年业绩。但即使按照营运利润看,中国平安的业绩也不算理想。集团今年上半年实现营运利润743亿元,同比仅增长1.2%。
从其最核心的寿险业务来看,同样不乐观。平安人寿上半年营运利润515亿元,同比6.4%的增长率也远低于2019年的25%。
业绩增长放缓有疫情冲击的因素,但与竞争对手相比,中国平安在业绩方面显然也不具备优势。从新业务价值来看,中国平安上半年同比大幅下滑近25%,而同期新华保险下滑11%,中国人寿则逆势增长7%。以扣非后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来看,中国平安上半年同比下滑21%,中国人寿下滑5.9%,新华保险同比下滑4.7%。
业绩的低迷预示着中国平安正遭遇三方面的重大挑战——寻找下一个马明哲、市场不确定性以及综合金融平台效率的提升。

经历了较大人事动荡后
寻找下一位“马明哲”非易事

通常,卓越公司都有一位目光远大的魅力型企业领袖。马明哲之于中国平安就是如此。
马明哲是中国平安过去几十年业绩稳步增长的灵魂与符号。虽然马明哲不久前卸任了CEO职务,但这不影响其在中国平安的地位。马明哲是中国平安的股东共同投票的结果。
1955年出生的马明哲今年已经65岁了。不少的投资者担心,如果有一天马明哲退休了,中国平安会不会走向平庸。那么,站在集团长期战略目标以及股东利益的角度,中国平安须寻找到下一位马明哲作为“接班人”。而理想中的接班人亦与马明哲一样可以带领中国平安继续前行,就如同张勇接替马云之于阿里巴巴,蒂姆•库克接替乔布斯之于苹果。
然而,寻找与马明哲雷同的接班人并不容易,而马明哲的光彩过于照人,这也增加了选贤的难度。
作为中国最大的保险集团,中国平安管理的资产总规模超过了8.8万亿,这个体量是中国人寿的两倍、新华保险的近10倍。如此体量的资产管理规模,更意味着集团治理变革需要格外慎重。
从股东角度,中国平安的股权高度分散,这意味着未来的接班人需要具备足够的能力可以平衡和驾驭股东之间的利益诉求。
事实上,中国平安几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治理层面的改革。2018年12月,中国平安董事会决定,由李源祥、谢永林、陈心颖出任联席CEO,任汇川仍为平安集团总经理。
当时,外界普遍认为“三驾马车”是马明哲为退休做的提前安排。
终究还是一场意外事故的影响,“太子”任汇川最终从平安离职。有中国平安内部人士对《红周刊》表示,任汇川的离职其实是缘于业绩表现不佳。从集团收入角度看,在任汇川担任集团总经理的期间,中国平安的收入增长从2015年的33%回落至2019年的20%,保费增长乏力。
从2019年到今年5月,中国平安经历了较大的人事动荡。
老三驾马车解体后,中国平安在今年5月迎来新“三驾马车”。姚波、陈新颖以及谢永林,三人分别从战略、科技以及集团综合金融业务方面作为联席CEO负责平安的经营和发展,领衔者依然是马明哲,这更凸显寻找下一位马明哲的不易。
然而,在马明哲的接班人问题没有被最终确定之前,平安未来人事,乃至业绩都还可能发生某种程度的动荡。这些都可能对中国平安业务开展,乃至投资者的信心产生潜在的不利影响。
中国平安的公司治理之所以如此关键,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市场挑战的巨变。

行业正进入红海 市场不确定增大
平安人寿市场份额与对手形成反差

跟过往很多年相比,中国保险行业的生态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从行业角度看,中国寿险业务保费已经挥别过去的高增长,从2016年以来整体呈现下降趋势,2019年虽然有所回升,但这主要是因为2018年的低基数。(见图1)从今年来看,受到新冠疫情影响,寿险公司保费增长放缓是确定事实。但中国寿险公司保费增长在2020年的再次放缓,或成为未来的整体趋势。
 
这可以从保费收入的深度和密度两个角度来考察。
Wind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保险行业深度和密度分别为4.3%和3051元/人,已经非常接近2014年保十条保险行业发展目标要求,也非常接近2018年全球5.4%的保险深度。某种程度上,这些数据意味着中国保险行业的发展进入到一个成熟区间,尽管这与发达国家还存在不小的差距,但就现阶段来说,很可能代表着这个行业增长速度可能放缓。
从政策角度以及竞争对手角度,也同样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政策面上,对内资的保险从业者也不像从前那样友好。中国领先的保险公司,国内的中国平安以及海外的友邦保险今年上半年的新业务价值率都出现了明显下降,前者下降了8个百分点,后者下降11个百分点;连新华保险、中国人寿等内资保险公司也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前者下降23%,后者下降2%。当然,上述现象也有疫情冲击的因素。
中国金融行业正以前所未有的巨大力度推进改革与开放,外资竞争对手加速入局。
友邦、安联、安盛,恒安标准人寿等外资保险巨头都把目光对准了中国市场空间广阔的寿险市场。国内竞争对手新华保险、中国人寿、中国太保等也在积极进取。
显然,中国的保险行业正在进入红海市场。对于内资寿险业务的广大参与者来说,如中国平安、新华保险、中国人寿等,向左走可能是市场化竞争格局下被淘汰,而向右走则可能是改革后的重新增长,但过程也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
激烈的竞争意味着市场份额在竞争对手之间的得失。平安人寿的市场份额在今年上半年出现了下滑。据中国银保监会数据,中国平安人寿保险的市场份额较年初下降4.1%,大致退回到2017年的市场地位。
这与竞争对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如中国人寿今年上半年的市场份额逆势上升2.4个百分点;新华保险的市场份额也有小幅度上升(见图2)。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