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买方”详解药品集采——专访国家医保局价采司负责人

《财经》杂志   文/海若镜 编辑/杨中旭     

2020年18期 2020年09月07日出版  

本文548字,约1分钟

集采会给中国医药产业带来什么?未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如何开展集采?未来如何通过医保支付标准调控药品价格?

2020年8月24日,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下称“集采”)中选结果正式发布,牵动着整个医药产业的注意力。新集采通过“以量换价”激励企业降价,将药价中带金销售的部分挤出,近200个入选产品平均降价53%,与前两批集采降价幅度基本一致。糖尿病一线用药二甲双胍片、降压药卡托普利更是报出不足一片2分钱的底价。

自2019年试点推行药品“4+7”带量采购以来,集采逐步走向制度化、常态化,企业的态度也在发生着分化。本次集采共有194家企业参与56个品种的竞价,齐鲁制药、石药欧意各中标8个品种,扬子江、豪森药业入选品种数紧随其后。就在仿制药企业全力竞争集采市场时,多家原研药企业却报出比最高限价更高的价格,规避与仿制药直接价格竞争,专注于非集采市场。由于中选药品优先使用,在公立医疗机构用药中,将出现明显的仿制药替代现象,其用药结构与国际上日趋一致。

作为手握2万亿元医保基金的“超级买方”,国家医保局每年支出约8000亿元为药品埋单,接近药品全终端销售额的半壁江山。业内对集采有许多讨论:集采会给中国医药产业带来什么;未通过一致性评价药品如何开展集采;未来如何通过医保支付标准调控药品价格等。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