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种者疑出现严重不良反应,全球首次暂停进入三期临床的新冠疫苗

文/《财经》 赵天宇 孙爱民   编辑/王小

2020年09月09日 18:58  

本文2532字,约4分钟

药物研究从来不是百发百中,新冠疫苗提前使用需谨慎

英国当地时间2020年9月8日晚间,英国医药巨头阿斯利康(AstraZeneca)宣布,由于一名参加试验疫苗接种的志愿者出现疾病,该公司将暂停正在进行的新冠疫苗试验。

不过,阿斯利康没有公布这名志愿者出现的具体疾病情况。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在声明中说,该公司的“标准审核流程触发了疫苗接种的暂停,以进行安全数据的审查”。据医疗网站STAT消息,怀疑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是一位英国的临床试验参与者。

这款疫苗在美国数十个地点进行的三期临床试验,都已经暂停。一位知情人士说,尽管预计这名临床试验参与者会康复,但是,不良反应的性质和发生的时间尚不清楚。 

消息一出,阿斯利康盘后股价下跌超 8%。9月9日中国合作方康泰生物(300601.SZ)收跌16.57%,该公司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财经》记者,“目前这个事件不会影响我们和阿斯利康的合作。”

药物研究从来不是百发百中,在临床试验阶段出现问题并不是特殊事件。但是,这个由英国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合作研发的新冠疫苗,是全球首个进入三期临床试验却暂停的,因而从一开始就受到格外的关注。

截至98日,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共有9款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牛津大学和阿斯利康合作的这款暂时搁置,为疫苗闯过最后一个科学关上市抹上了阴影。

中国已有4款新冠疫苗在三期临床试验中,分别来自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团队与康希诺生物、科兴生物、国药集团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中国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目前未传出严重不良反应或搁置的消息。

不良反应可能是什么?

阿斯利康新冠疫苗的三期临床试验出现了致病性副作用,美国暂停试验是正确的做法。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前疫苗CMC主审官余力告诉《财经》记者,该黑猩猩腺病毒如果对人有致病性,且将会有潜在的风险,可能引入了新的病源(种)给人类。

余力认为,风险与利益的评估后,也许会重启实验,但会相当小心。

目前,阿斯利康尚未公布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具体症状。

这款疫苗的一期、二期临床试验中,没有发生严重不良反应。报告的大多数不良事件为轻度或中度。

共有1077名参与者参加了这款疫苗试验研究,疲劳和头痛是最常见的全身反应,此外还有肌肉疼痛,全身不适,畏寒,发烧。

疫苗接种后第1天,局部和全身反应的严重程度和强度最高。

这一研究曾在国际医学期刊《柳叶刀》杂志在线发表过一、二期单盲随机对照试验的初步报告,初步证明疫苗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该疫苗在所有评估的受试者中均被耐受,并产生针对新冠病毒的强大免疫应答,且没有引起严重副作用。

腺病毒载体疫苗的原理是,利用腺病毒搭载抗原蛋白的基因序列,递送至人体内后产生病毒抗原。在用来抵抗新冠病毒之前,这类疫苗的代表作是埃博拉疫苗。

“疫苗暂停”事发前一日,包括阿斯利康在内的9家全球生物制药企业发表了一份有关新冠疫苗的宣言,承诺“严格遵守高标准的伦理要求和坚实可靠的科学原则”。

阿斯利康的发言人将本次暂停描述为,在试验中,只要其中的一项试验可能存在无法解释的疾病,就必须采取例行行动,以确保我们保持临床试验的完整性。” 该发言人还表示,该公司正在努力加快对单个事件的审查,以最大程度地降低对整体临床试验时间表的潜在影响。

中国的疫苗还好吗?

此次暂停试验的新冠腺病毒载体疫苗。在中国,使用相同技术路径的是陈薇院士团队与康希诺生物开发的疫苗。中国这款早在316日晚间就开启了临床试验,这也是中国最早开始临床试验的新冠疫苗。

一位志愿者,曾参与过中国腺病毒载体疫苗的一期临床试验。她曾告诉《财经》记者,在接种疫苗的第二天,体温曾达到这几天以来的最高值——37.3度,其后恢复正常。也有志愿者在接种疫苗后曾一度出现发烧的情况。

这批志愿者在接种后,会有一张“接种日记卡”,记录体温以及不良反应事项;还有一张透明的卡尺板,如果接种部位出现不良反应,比如红肿、皮疹,这张卡尺板像尺子一样,可测量出现反应的部位的大小,以判断程度如何。

3月份临床试验伊始,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副教授张洪涛曾告诉《财经》记者,这类疫苗的技术路线是可行的,也可以表达抗原,风险则在于安全性,因为该疫苗同时引入了作为载体的腺病毒,而腺病毒本身也是一种病毒,虽然在疫苗设计中会考虑到病毒复制的风险,但整个技术路线的安全性尚未经历过大规模使用的验证。

这一问题如今凸显出来。

余力的建议是,降低疫苗的剂量是一个选择。疫苗剂量必须低于毒性剂量,这就是临床经验设计的一个重要项目。

事实上,中国的同类新冠疫苗,也就是陈薇院士与康希诺生物的疫苗,也经历过剂量调低的过程。

这款中国疫苗在一期临床试验中,分成了低、中、高3个剂量组,研究结论是这个疫苗具有可接受的安全性和耐受性,然而, 高剂量疫苗与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增加有关。

因此,等到该疫苗二期临床试验时,研究者仅采用低、中剂量的疫苗,没有高剂量组。这样,二期临床才能在较大人群中进一步评估免疫原性和安全性,并确定合适的剂量。 

陈薇院士团队在《柳叶刀》在线发表的二期临床试验数据显示,二期临床试验入组人数508人,在接种疫苗14天内,低剂量组有183人(72%)、中剂量组96人(74%)至少出现过一次不良反应。最常见的不良反应是疲乏、发热、头痛。

对阿斯利康疫苗志愿者疑出现的不良反应,STAT援引一位知情人士的说法,这一发现正在影响进行中的其他阿斯利康疫苗试验,以及其他疫苗生产商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

在中国,康泰生物曾在8月与阿斯利康签署中国内地市场独家授权合作框架协议,通过技术转让,推进这款新冠疫苗在中国内地市场的研发、生产、供应和商业化。合作方暂停临床试验的消息一出,9月9日康泰生物收跌16.57%。

99日,康泰生物证券部工作人员回应《财经》记者,目前这个事件不会影响我们和阿斯利康的合作。公司也有在研发的新冠疫苗,一切都在正常进行。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财经杂志】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