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科创板发行募资最低纪录 谁造成了上纬新材的低价发行?

文 |《财经》记者 张欣培 实习生 赵宇    编辑 | 陆玲

2020年09月16日 22:44  

本文2717字,约4分钟

募资额仅7004万,不及公司2019年净利润,对应的发行市盈率只有11倍,这组数据让科创板IPO企业上纬新材瞬间成为业内焦点。极端现象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是,注册制之下,IPO整个发行江湖已经生变

不知有多少企业会怀念曾经的23倍市盈率保底发行,而这种怀念只会随着时间而愈发强烈。

9月15日晚,科创板IPO企业上纬新材(688585.SH)发布了上市公告书,确定本次发行价为2.49元/股,对应的市盈率为11.45倍,而行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为28.96倍。

上纬新材此次IPO募集资金净额仅为7004.27万元,低于公司2019年净利润。2019年,上纬新材实现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826.80万元。公司上市后的市值约为10.04亿元,踩线涉险过关。

一家平凡的公司,一则平常的公告瞬间引爆业内。市盈率仅为11倍,募资金额尚不如净利润,上市造富的传说呢?实际上,外界第一反应是震惊,但理性分析下来,更多的认为是定价合理。

那么,究竟是什么造成了上纬新材的低价发行?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认为,新股供给量、企业自身质地、承销商能力以及新股发行制度都导致了这种改变。“这是好事,发行市场化,凭借市场自身来决定哪些企业可以上市。这也是注册制改革的目标。”王骥跃向《财经》记者表示。

实际上,这种变化已悄然发生。根据Wind数据统计,8月24日以来,已经有26家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低于23倍,占比超过一半;近40%的企业募集金额不及预期,投资者打新回报率逐渐降低。

王骥跃表示,从监管的角度看,市场的无形之手替代了行政的有形之手,降低了发行价,这是市场化改革的成果。让更多公司上市也实现了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的政策诉求。如果某家公司因市场报价达不到上市条件而被拒绝上市,那更是注册制改革的成功标志。但同时需要注意,市场化定价的前提是过程公平,否则就是伪市场化。

对于拟上市公司来说,发行价格低、募集资金少可能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糟糕的是股票发行没人买。中国A股市场正在趋于理性。

发行市盈率仅为11倍

9月15日晚,科创板最低募资额上市公司诞生。上纬新材公告显示,公司预计募资2.16亿元,实际募资1.08亿元,发行价2.49元/股。而公司此次上市也属于“涉险过关”。

按照科创板第五套发行上市要求,拟上市企业需满足的标准包括“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两年净利润均为正且累计净利润不低于人民币5000万元,或者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最近一年净利润为正且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1亿元。”

而上纬新材上市后市值约为10.4亿元,公司2019年净利润为7004万元。这意味着上纬新材压线最低标准,踩线过关。

市盈率方面,上纬新材也创出新低。据公司披露,对应的市盈率为11.51倍(每股收益按照2019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除以本次发行后总股本计算),低于中证指数有限公司发布的C26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业最近一个月平均静态市盈率的28.96倍。

实际上,新上市企业的市盈率低,已逐渐成为常见现象。根据Wind数据统计,8月24日以来,已经有26家新股的发行市盈率低于23倍,占比超过一半,且近40%的企业募集金额不及预期。这些企业的所在板块包括主板、中小板、创业板和科创板。

根据上市发行公告,上纬新材本次上市,共需支出3752.53万元的发行费用,其中投行承销费用2383.02万元。按此计算,保荐机构兼主承销商申万宏源或将获得占募集资金逾三成的承销费用。

根据披露,上纬新材本次发行股票数量为432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10.00%,全部为公开发行新股。初始战略配售数量为216万股,网上网下回拨机制启动前,网下发行数量为3283.20万股;网上发行数量为820.80万股。

9月16日上午,上纬新材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举办科创板上市网上路演活动,正式启动申购。

谁造成的低价发行?

造成上纬新材这样发行状况的深层次原因究竟是什么?

“这涉及到多方面因素,制度上有需要完善之处,企业本身也质地一般,承销商承销能力不足,但根子上是新股供求关系决定了现在是IPO的买方市场,出现这情况是迟早的事,只是落到这家头上了而已。”王骥跃向记者表示。

新股供给量、企业自身质地、承销商能力以及新股发行制度将塑造新的IPO发行“江湖”。

供求决定价格,随着新股发行的增多,上市公司不再是稀缺品,价格必然下降,这是经济学的基本道理。注册制推出后,新股发行速度加快。根据Wind数据统计,8月24日,创业板注册制正式推出后,新股发行数量达到49只,而去年同期只有11只。

企业自身质地成为最为关键的因素。“一些企业觉得上市容易了,自身盈利能力一般,但会觉得自己很牛。我觉得这件事也可以让一些企业理性客观地看待自己。”南方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如果企业自身不够优秀,很可能无法成功发行股票。

招股书显示,上纬新材是一家复合材料企业,公司风电叶片材料业务很容易受到“风电行业产业政策及抢装趋势的影响”。2019年,公司风电叶片用材料收入为6.57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为48.69%,该类产品业务规模受风电行业景气度、政策调控的影响而波动。

根据2019年5月国家发改委《关于完善风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要求,风电项目必须分别在2020年底和2021年底前完成并网发电才能获得补贴。受此政策影响,2020年底之前国内陆上风电、2021年底之前海上风电都将出现抢装趋势。如此看来,上纬新材所处行业发展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从券商角度看,注册制之下更加考验券商的承销与定价能力。此前以承揽定胜负的时代已成为过去时。

而在规则制度上,有关询价规则备受争议。按照询价规则,要求剔除最高报价的10%,但没有要求剔除最低价10%,而这就导致了低价抱团、报价不合理之处。

“例如,剔除极端报价,全部中位数上下30%或50%以下的报价为有效报价。并不改变整体的规则,但是可以让报价更有效。目前报价方式有些极端。”王骥跃向《财经》记者表示。

“低价发行结果的合理性与可接受性,并不意味着询价过程是公平合理与符合市场规律的。用非市场化的手段达到了所谓的市场化效果,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博弈确定发行价。”王骥跃表示。

王骥跃认为,新股定价机制有必要进行调整。“10%高价剔除,导致大家不敢报高价,而且互相打听价格。制度上可以再完善两条,一是扩大直接定价发行范围,二允许卖方不接受询价结果中止发行,批文有效期内再择机启动。”

不过,对于新股发行的整体变化,部分投行人士仍持乐观态度。“我认为这是好事,A股市场终于越来越理性了。”南方一家券商投行人士表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