跻身千亿级:国联证券为何联姻国金证券?

文 |《财经》记者 张欣培 郭楠 实习生 杨楚滢   编辑| 陆玲

2020年09月20日 22:11  

本文4519字,约6分钟

刚刚火速上市不足两个月的国联证券,在9月20日公布了其并购扩张的野心,欲合并体量更大、业务更广的国金证券,再度成为资本市场的弄潮儿,两家不足500亿市值的地方券商,有望合体为新的千亿券商

9月18日,券商股莫名大涨,国联证券(601456.SH)、国金证券(600109.SH)午后双双涨停,让投资者们摸不着头脑。券商板块到底发生了什么大事?答案在次日揭晓。

9月19日,业内传闻,国联证券要并购国金证券。9月20日,国联证券正式官宣并购细节。

国联证券公告称,公司于9月18日与长沙涌金签订了《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关于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转让意向性协议》(简称“《股份转让意向协议》”),拟受让长沙涌金持有的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金证券”)约 7.82%的股份。

合并交易的方式为,由国联证券向国金证券全体股东发行 A 股股票的方式换股吸收合并国金证券。

半年报显示,国金证券第一大股东为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18.09%。若本次转让成功,长沙涌金持股比例依然达到10.27%。第二大股东涌金投资控股持股比例9.34%。

因本次收购与合并尚处于筹划阶段,存在不确定性,两家机构A 股股票自 2020 年 9 月 21 日起停牌,预计停牌时间不超过 10 个交易日。

对于该项并购的出炉,业内人士多感到意外与吃惊。“目前公司内部很平静,没有任何异常。”一位国金证券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半年报数据披露,国联证券总资产369.32亿元,净资产82.51亿元,上半年营收8.22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3.21亿元;而其欲并购的国金证券总资产653.58亿元,净资产210.37亿元,上半年营收28.96亿元,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10.01亿元。

无论在券商实力或品牌知名度上,二者相距甚大,从市值上来看,均不足500亿元。并购若能成行,一家新的千亿级券商即将出现。

国联证券:无锡券商的崛起之路

并购的消息将国联证券这家A股券商“新军”推上了风口浪尖。

实际上,国联证券刚刚登陆A股市场不足两个月。股价较4.25元的发行价已上涨超过4倍,市值增长至467亿元,市盈率为96.05倍,市净率为5.57倍,均处于行业高位。

作为在江苏省无锡市注册的唯一一家全牌照法人证券公司,国联证券前身为创立于1992年的无锡市证券公司,2008年改制更名为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并在2015年7月6日登陆香港联合交易所上市交易。

H股上市刚满一年,国联证券就在2016年5月公告中披露了A股上市意图。当年9月,国联证券召开了H股股东特别大会,审议通过了有关A股发行的议案;12月,证监会受理了这一发行申请。但随后迟迟没有动静,到了2018年,国联证券发布公告称,计划增发股份进行融资,A股IPO中止。

国联证券回A的进程并没有就此停止。在接下来的一年里,王捷、汪锦岭、葛小波等中信证券多名高管入职国联证券,公司也于2019年12月再次申请发行A股。

仅耗时6个半月,2020年7月31日,国联证券正式登陆上交所。从重启A股IPO到获得发审委通过,国联证券成为2020年继中银证券、中泰证券之后A股上市的第三家券商。

资料显示,王捷曾任中信证券人力资源部总监、执行总经理、董事总经理,于2019年1月起担任国联证券人力资源部总经理,6月公司聘任其为公司董事会秘书。汪锦岭曾在证监会机构部工作,并在2015年进入中信证券,担任信息技术中心副经理,加盟国联证券后任首席信息官。葛小波在中信证券期间曾任执行委员会委员、财务负责人、首席风险官。离开老东家后,葛小波在国联证券任执行董事、总裁兼财务负责人。

今年2月5日,江苏证监局核准了尹红卫和李钦两位高管的任职资格。二人均曾在中信证券任职,加入国联后分别担任公司副总裁兼首席财富官和首席风险官,前者主管财富管理条线,后者则负责管理衍生品部门。

虽然相较于行业龙头中信证券,国联证券是一家小型券商,但二者的渊源始于多年之前。

由于不符合“一家证券公司只能全资控股一家基金公司”的规定,2010年6月,中信证券宣布以挂牌方式公开转让华夏基金51%股权。由于意向方在2011年临时退出,国联发展集团最终以16亿元接下了华夏基金10%的股权,监管放松之后中信证券又将股权购回。除此之外,中信证券曾在2012年有意计划收购国联证券,但因为“一参一控”的政策要求最终未能成行。

刚刚IPO完成的国联证券,募集资金总额20.22亿元,国联证券表示,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资本金,增加营运资金,发展主营业务。

国联证券董事长杨志勇在上市前的线上路演中表示:“未来,公司将不断提升自身品牌形象和市场影响力,力争综合实力进入行业中等偏上水平,成为一家盈利能力强、具有自身特色的优质中大型券商。”

根据国联证券2019年年报,截至2019年底,公司总资产284.2亿元,净资产80.7亿元,营收规模16.2亿元,净利润5.2亿元,在券商中排名分别为59位、58位、57位、42位。

2020年半年报显示,国联证券总资产为69.32亿元,较2019年底增长29.95%,营收8.22亿元,同比减少3.42%;净利润3.21亿元,同比减少9.84%。

从业务贡献上来看,国联证券经纪及财富管理业务占比最高,2020年上半年实现收入3.07亿元,同比增长14.69%;投行业务收入为1.50亿元,同比增长28.48%;资产管理及投资业务收入0.43亿元,同比增长33.78%;信用交易业务收入1.13亿元,同比下降28.31%;证券投资业务收入1.89亿元,同比下降29.65%。

国联证券的投行业务主要通过旗下合资券商华英证券进行。2020年上半年,A股市场股权融资项目数量及募集资金规模大涨,华英证券完成再融资承销保荐项目1单、IPO分销项目1单,同时,IPO业务已获得批文待发行项目1单、过会项目1单、申报在审项目2单;再融资业务已获得批文待发行项目1单、申报在审项目6单。

国金证券:从偏居一隅到全国布局

国金证券的前身为成都证券,1990年12月成立,是国内第一批从事证券经营的专业证券公司之一。2007年12月,国金证券借成都建投之“壳”上市,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第一例成功借壳上市的券商。

与国联证券股东的国资背景不同,目前,国金证券隶属“涌金系”,是典型的民营券商。2020年半年报显示,国金证券前两大股东分别是长沙涌金(集团)有限公司、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8.09%及9.34%,累计持股比例达到27.4%。“涌金系”已故创始人魏东之妻陈金霞通过控制长沙涌金和涌金投资,成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过去,国金证券长期偏居西南,在业内并不出名。上市之初,国金证券还只是一家总资产12亿元左右的川内区域性券商,有15家营业部,其中9家都集中在成都地区。盈利来源也相对单一,主要依靠经纪业务和证券投资业务。

而今,国金证券已经从“业绩乏善可陈”的地方上市券商,变成“互联网券商转型的先行者”,有跻身头部队伍之势,主营业务经纪业务、投行业务、资管业务和证券投资业务均有长足发展,形成了较为均衡的营收分布格局。

经纪与投行是国金证券的两大优势。今年上半年,国金证券经纪业务收入8.12亿,占比28%;投行业务收入7.48亿元,占比26%。

其中,经纪业务是国金证券的传统强项。2013年11月,国金证券发布与腾讯战略合作的公告。2014年2月20日,国金证券与腾讯战略合作以后,推出了证券行业首只互联网金融产品“佣金宝”, 打响了券商行业互联网金融改革第一枪。

国金证券利用“佣金宝”打破区域限制,不断扩大其经纪业务市场份额。2013年,国金证券代理买卖证券合计市场份额(包括股票、基金、债券)仅为0.46%,2014年“佣金宝”推出后大幅上升至0.77%。2019年年报显示,其经纪业务市场份额为1.22%。

近年来,国金证券投行业务发展虽有跌宕,但整体在向上发展,已成为国金证券营收的第二来源。2019 年,国金证券投行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8.83 亿元,较上年增长 25.77%。而在2020年上半年,公司投行业务已实现营业收入7.4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00.37%。

其中,股权承销业务发展迅猛。截至9月19日,国金证券创业板注册制IPO项目共18家,排名第6,以非头部券商的身份跻身行业前列。

国金证券投行业务客户以中小创公司为主,大多数集中于民营企业,使其具备助力中小民营企业挂牌的经验优势。从近五年的数据来看,国金证券76%的投行业务顾客是民营企业,地方国有企业、中央国有企业分别占7%。

而截至 2020 年 9 月 20 日,国金证券有营业网点70家,分布于四川等 24 个省(直辖市、自治区)。其中,25家营业部位于四川省内,形成了以四川为大本营、大部分发达省会及重要城市为支点的网点布局。

国联证券、国金证券业绩大PK

对于这场突如其来的合并,无论是从总资产还是营收等各方面来看,国金证券的规模都要超过国联证券。

今年半年报显示,国金证券总资产达到653.58亿元,几乎是国联证券369.32亿元的2倍。两家券商合并后,公司总资产将达到1022亿元,或将跃升至全行业第20名左右的水平。若从净资产来看,国金证券净资产为210.37亿元,更是国联证券82.51亿元的2.5倍。

在营收和净利润方面,二者的差距也不是一星半点。上半年,国金证券营业收入及净利润规模均在两位数以上,分别为28.96亿元、10.02亿元,同比增长51.36%和61.24%;而国联证券仅为个位数,依次为8.22亿元、3.21亿元,同比分别减少3.42%和9.84%。

净资产收益率(ROE)反映券商为股东创造回报的效率,是衡量获利能力的核心指标。国金证券为股东创造回报的能力更强,ROE达4.75%,而国联证券ROE为3.90%,同比减少了0.68个百分点。

从市值来看,截至9月18日收盘,A股市场上,国金证券收于15.29元/股,总市值达到462亿元;国联证券收于19.64元/股,总市值达到467亿元。此外国联证券港股亦有近90亿港元市值。

在具体业务方面,国金证券两大优势是经纪业务和投行业务,营收分布格局较为均衡,而国联证券的优势则在经纪业务上。

今年上半年,国金证券经纪业务实现营收8.12亿元,占比28.03%;投行业务收入7.48亿,占比25.83%。其次为证券投资业务,营收5.44亿元,占比18.79%。

而国联证券经纪业务在其主营业务中更为突出。上半年“经纪及财富管理业务”收入3.07亿元,占比达37.36%。第二大营收来源为证券投资业务,实现营收1.89亿元,占比22.98%。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次并购是在国内券商同质化竞争严重、整合潮渐起的背景下的典型案例。并购若能成行,合并后的公司将既能享受国联证券原有的国资支持,又能补充国金证券的市场化激励机制,进而有望跻身前十大券商之列。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