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独家销售蚂蚁基金引发争议 阿里、京东、天天抢食银行代销“蛋糕”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0月01日 19:00  

本文2394字,约3分钟

蚂蚁集团目前虽未正式上市,但蚂蚁与内地银行间的另一场战争却已正式开打。由蚂蚁集团旗下的蚂蚁基金销售独家代销的5只参与战略配售蚂蚁新股的创新未来基金在支付宝平台独家销售,5只定向战略配售基金的“排他性销售”引发非议,不仅有利益输送嫌疑,且销售过程中诸多用词的不规范或已触碰监管红线。

“触动灵魂比触动利益更难。”国庆长假前,蚂蚁基金销售独家代销的5只参与战略配售蚂蚁新股的创新未来基金在支付宝平台独家销售,同时五家头部基金公司派出的都是精英级人物,其中,陈皓、王宗合、劳杰男还是今年新出炉的主动爆款权益类基金的基金经理。
但是,通过支付宝独家销售在某种程度上还是触碰了银行渠道的利益。《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在蚂蚁集团所发布的战略招股书中,除了此次参与发行的中欧、华夏、易方达、汇添富、鹏华外,9月18日蚂蚁集团还与招商、嘉实、南方基金公司签署了战略投资者认购协议,而这三家公司早先就已经成立过有锁定期的战略配售基金(此外还包括华夏、易方达、汇添富),六只产品将一并参与蚂蚁集团的战略配售。就此次新发的基金而言,截至《红周刊》记者发稿,五只在支付宝平台独家销售的基金总共有超过700万人购买,其中易方达、鹏华、中欧三家的产品已经相继售罄。
蚂蚁集团的上市或许会让基金代销江湖引发一场“颠覆性革命”,此前银行独大,券商亦步亦趋追随的模式早已落伍,在东方财富旗下的天天基金的一柱擎天和腾讯、阿里、京东的深度布局下,互联网渠道必将成为银行渠道长期的主要竞争对手。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公募基金知名博主望京博格(本名郑志勇)向记者表示:“互联网公司为提高盈利能力此举无可厚非,目前对很多基金公司来说,银行渠道虽然新发成绩不俗但赎回量亦惊人,而互联网渠道的保有量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甚至部分公司的互联网渠道保有量已经超过银行渠道。”

蚂蚁集团启动IPO引发蝴蝶效应
5只定向战略配售基金“排他性销售”招惹非议

9月倒数第二周,公募基金的爆款竞速赛从主动权益开入其他赛道。先是科创50ETF创出千亿天量,这让主打ETF的券商渠道盆满钵盈,紧接着更大的创新品产生,随着蚂蚁集团IPO的正式启动,5只对标蚂蚁集团上市的战略配售基金在蚂蚁集团旗下的支付宝平台独家销售。其中,华夏和易方达两家基金公司无疑是本轮创新最大的赢家,因为它们均同时闪现在科创50ETF和蚂蚁定制基金中。
由于这5只基金产品是蚂蚁基金销售的排他性销售(蚂蚁基金销售是蚂蚁集团的子公司),这让历来基金代销主渠道的银行在此次销售中充当了看客。从迄今反馈的成绩看,募集的结果似乎并未达到预期,按照此前公募爆款普遍“一日售罄、比例配售”的标准看,迄今仅三只产品售罄且比例配售的部分甚至超过9成。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此次销售过程中,蚂蚁放弃了申购费用收取,若按照5只基金每只120亿的上限、基金发行收取1.5%的基金申购费计算,此次蚂蚁放弃的申购费用高达9亿元,由此可见蚂蚁集团的财大气粗。对于蚂蚁这次对申购费用的放弃,圈内普遍认为蚂蚁的野心绝不仅局限于此次的基金单品发行上,或许想借机分流银行的客户资源才是其更大的意图。另一种解读是,蚂蚁基金销售为了撇清与对标蚂蚁IPO定制产品的利益冲突,不得已放弃了这部分真金白银来昭示清白。
但是问题却接踵而至:首先, 这款可被视作蚂蚁定制的基金真的有宣传的那么好吗?
         从产品的推荐材料上看,《红周刊》记者发现五只基金产品的设计思路如出一辙:即为产品封闭18个月,募集成立后中途投资者不能赎回;同时,预计每只基金都将获得大约基金资产10%的蚂蚁集团份额,而这部分份额都将锁定12个月。由此,蚂蚁份额在相关基金中的地位实际上与十大重仓股中顶格配单一标的10%并无二致。换个角度看,蚂蚁份额对基金净值的贡献暂时忽略不计,而更大程度起到作用的应是另外90%资产。
从这个角度看,五大明星经理的投资实力或许要经历真刀真枪的检验。Wind统计表明,若以目前在管基金资产的规模和任职回报两项指标来看,易方达的陈皓凭借358.99%的任职回报领先,而鹏华的王宗合则凭借436.49亿元的带货规模居前,而恰好两者是率先售罄的。根据《红周刊》记者查阅公开公告,汇添富的劳杰男、中欧的周应波、华夏的周克平还分别动用了自己的真金白银来跟投各自掌舵的产品。
但是,质疑之声还是在基金业内外不绝于耳,此次蚂蚁集团子公司独家销售对标蚂蚁IPO的定制化公募产品,在外界看来颇有些“自弹自唱”的味道,就如同一家证券公司要IPO上市,最后是自己承销自己的股票,这难免给外界造成利益输送或利益冲突的嫌疑。就目前结果看,似乎可以理解为五只产品用蚂蚁的排他性销售来换取接下来蚂蚁的战略配售份额。那么,蚂蚁基金销售又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呢?
《红周刊》记者查阅此次蚂蚁集团发布的招股说明书,发现蚂蚁基金销售实际上在蚂蚁集团的子公司版图中分量颇重:蚂蚁基金销售成立于2007年的8月6日, 其母公司蚂蚁集团持股大约68.83%。从公司的总资产和净利润两项关键的财务指标来看,蚂蚁基金销售增长势头迅猛,对比今年上半年和去年全年的数据,记者测算的规模涨幅分别为227.41%和42%。同时,蚂蚁基金销售今年上半年的净资产也较去年全年增长了15.86%。
对于蚂蚁的此番操作,网络上也有一定的质疑声。对于网络上质疑声,《红周刊》记者通过微信方式尝试联系蚂蚁集团的相关人士,但截至发稿未能获得回复。此外,《红周刊》记者在支付宝页面也注意到“手慢无”“一元起购、额度有限”等宣传语,而这类描述实际在稍早前的基金发行爆款潮中被监管部门认为有饥饿营销嫌疑,疑似触碰了监管红线。
爱方财富总经理庄正向《红周刊》记者直言,蚂蚁基金销售在拓展基金销售时面临监管挑战,而监管在权益类基金销售时对口径和适当性的要求非常高,如果蚂蚁不注重合规性的要求,后续可能面临的客户投诉和监管压力会非常大。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