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邦智能净利润几乎全用于分红 采存销数据有明显矛盾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0月24日 19:00  

本文2686字,约4分钟

一边大力分红,另一边又积极上市融资,振邦智能在经营中存在的诸多异常,让人怀疑公司急于上市的目的性是否正常。
9月3日,主营各类家电、汽车电子等电控产品的振邦智能成功过会。据其招股说明书,公司2017年至2019年营收分别为4.76亿元、5.68亿元和6.97亿元,同比增长35%、19.3%和22.7%;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 8576.23万元、8576.86万元和1.16亿元,同比增长-5.54%、0.01%和34.96%。从财务数据表现看,公司业绩表现并不稳定,2018年时甚至出现明显的增收不增利情况,而2019年净利润增速又远超营收增速。
振邦智能为何会出现这一情况,背后的原因令人好奇。《红周刊》记者根据振邦智能招股说明书核算公司近几年的采存销数据,发现其中存在不小的异常,而这些异常的存在让人对其上市后的经营表现感到担忧。

上市前一边大力分红,另一边又积极上市融资
查看振邦智能招股说明书可发现,公司前五大客户比较集中,2017年至2019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额分别为3.29亿元、3.96亿元和4.53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高达69%、69.73%和64.96%。因对大客户销售存在一定的依赖性,这也导致公司在回款等环节较为被动,2017年至2019年,振邦智能的应收账款占营收比例几乎都在三成左右,分别为34.5%、32.22%和27.27%。此外,相较于其他同业可比公司,振邦智能的应收账款周转率还较慢,据招股说明书,2017年至2019年同业可比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平均值分别为5.05、4.52和5.18,而同期振邦智能却只有4.65、4.33和4.23。如此情况意味着,公司在资金使用效率上与同业可比公司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应收账款周转率的偏低,振邦智能的毛利率与同业公司相比一直处在较高的水平,2017年至2019年,振邦智能的毛利率分别达到了31.21%、26.15%和27.94%。表面上,振邦智能毛利率比同行业公司偏高是一件好事,这意味着其竞争能力较为突出,事若考虑公司存在一定的大客户依赖情况,则结果可能出现新的变化,若大客户一旦选择毛利率更低、成本更低的供应商采购,会否对振邦智能造成冲击就存在很大的悬念。而一旦公司遭遇到价格战,若出现降价迎战,则必然会导致毛利率的下滑,进而会对公司的净利润影响明显。事实上,公司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这种现象,当年公司的毛利率从31.21%降至26.15%之后,公司的净利润就几乎没有增长,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情况。
此外,若查看公司近几年财务结构,可发现振邦智能还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分红金额格外高。招股书显示,2016年至2019年,振邦智能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9亿元、2597.52万元、6165万元及9206.4万元,合计约3.7亿元。要知道,振邦智能同期净利润才分别为9078万元、8576万元、8576万元和1.16亿元,总共才为3.78亿元,这意味着公司这几年分红基本将获得的净利润分得干干净净。
值得注意的是,这3.7亿元分红还几乎全部流进了公司实控人及其家族“陈家人”的手中。据招股说明书,振邦智能的实际控制人为陈志杰、陈玮钰、唐娟,陈志杰与唐娟为夫妻关系,陈玮钰为陈志杰与唐娟之女。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陈志杰、陈玮钰、唐娟一家人直接或间接持有振邦智能8173万股,占发行前振邦智能总股份的99.43%。大股东持股比例过高,在企业发展初期是有利于公司发展的,但发展到一定阶段,或继续高比例持股,则很可能会成为公司发展的障碍,不排除控股股东会利用手中控股权进行利益输送的可能,而这种情况在A股市场上很多风险公司中普遍存在的。
公司一边要积极上市融资圈钱,另一边则阔气给“自己人”大力分红,振邦智能究竟是缺钱还是不缺钱?从公司的货币资金来看,其也是在不断增长的,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7493万元、1.2亿元和1.8亿元。从这些财务特点来看,振邦智能上市融资的必要性是否有那么强呢?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公司在上市之前为了给日后营造出更多的资产做高空间,常常会先通过分红的方式减少资产总额,这样日后突增某项资产掩饰财务报表就不会这么突兀,或者有的公司此前通过虚增营收和采购,虚增出很多净利润,通过分红的方式将这些“根本不存在”的净利润“消化掉”,掩盖其财务曾造假的风险,而若结合振邦智能下文中采存销数据中存在的较大异常情况,不排除公司也存在这种可能性。

营收数据存在亿元异常
2019年,振邦智能营业收入为6.97亿元,而同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为5.79亿元,此外, 2019年公司新减少预收款为425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9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入达到了5.83亿元。
若暂且不考虑增值税率影响,将2019年的未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当年未含税收入比现金收入多了1.14亿元。理论上,2019年的应收款项应该至少新增1.14亿元才合理。
可事实上,在2019年的资产负债表中,振邦智能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为1.99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仅新增了718.89万元,这一结果很明显与新增债权金额存在很大差异,差异金额高达1.06亿元,而即便我们考虑到2019年存在5600多万元的应收款项融资,数据仍然无法匹配。需要注意的是,这还是在未考虑增值税率的情况下,若考虑营收的增值税率因素,则此项差异将更为明显。
要知道2019年,振邦智能营收总共为不到7亿元,这其中就存在至少数千万元的营收无法匹配勾稽关系,那么这多出的营收又是怎么获得的呢?
采购金额无法与现金支出匹配
除了营收方面数据出现较大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在查看振邦智能招股说明书相关采购数据时,同样发现有明显疑点。
据振邦智能招股说明书中,2018年和2019年,公司采购总额分别为3.65亿元和4.22亿元,而在2018年、2019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2.84亿元和3.02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86.33万元和43.81万元的影响之后,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2.84亿元和3.02亿元。若暂且不考虑营收的增值税情况,将未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2019年未含税采购都比现金支出要多出8030万元和1.2亿元,这意味着同期的应付款项金额应该至少新增这些金额,而且这还是在未考虑增值税率的情况下,若考虑进增值税率,新增的金额还将更大。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