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正处于新一轮牛市的早期 健康的下跌会带来进一步上涨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0月24日 19:00  

本文2412字,约3分钟

再过7个交易日就是美国大选,最后的选举结果会给市场带来哪些具体影响呢?本周,美国TPW投资首席信息官、摩根士丹利前策略师兼董事总经理杰伊•佩洛斯基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拜登当选且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占多数,就会带来更积极的财政刺激,“我个人期待着民主党获胜”。
从投资机会看,佩洛斯基表示,“我认为,健康的下跌会带来进一步上涨,我们正处在一轮数年牛市的开端。但在具体的投资机会上,我们已经将我们的‘科技价值杠铃’从偏重科技转向了偏重价值股。未来金融股、工业股、材料股将会出现亮眼的表现。”

新一轮牛市启动中
低利率对风险资产有利

《红周刊》:9月24日以来,美股市场表现强劲,截至10月21日几乎又近新高。您怎么看美股市场最近的上涨?这是新一轮牛市吗?
佩洛斯基:3月以来,全球股市从暴跌中上行,首先一个原因是全球充沛的流动性,包括日本、美国、中国等在内,很多主要国家多年以来第一次采用了积极的财政手段来支持经济。更重要的是,由于经济停滞是政策决策者制定的,他们主动让经济暂时停摆,这意味着政策推出的时候,经济衰退立即发生,而同时经济数据下探到最低并(在之后经济重启之际立即)开始回暖。股票市场是向前看的,因此股市上涨是有道理的,尤其是对于一些受益于在家办公(WFH)要求的科技公司。
虽然如此,但美国股市在9月份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回调,我认为这样的回调是健康的。首先,每年9~10月份都是股市回报率较低的时期,这是不可避免的季节性因素。此外,美国的刺激政策和即将到来的大选都带来了很高的不确定性,这也会导致一部分投资者获利了结。
但只要市场对于刺激政策、美国大选和疫苗问世时间有了明确认识,健康的下跌会带来进一步的上涨。我认为,我们正处于新一轮牛市的早期阶段,这轮牛市可能会持续好几年。
《红周刊》:您目前关注经济刺激政策、美国大选和疫苗的问世这三个方面,具体如何用它们指导投资?
佩洛斯基:这是我目前最为关注的三个方向,也是影响市场的重要因素,但目前还都处在不确定性中,我希望未来几周到几个月能够有一些明确的结论。
截至10月23日,我们离美国大选还有不到7个交易日,当大选尘埃落定,我们就可以得知政策的方向。如果拜登当选,同时民主党还在参众两院中占据压倒性的优势,那么未来可能会有大规模的经济刺激政策推出;而如果拜登当选总统,同时共和党控制参议院,则意味着经济刺激力度会大幅减弱,因为共和党人将阻挠拜登政府的支出;如果特朗普当选,而民主党控制众议院,则可能带来中等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
我个人期待着民主党获胜,也就是“蓝波来袭”。我们也期待着疫苗三期试验结果能够在3~6个月内公布。目前来看,全球经济同步复苏、充沛的流动性、美国大选落定和疫苗问世等因素加在一起,表明了我们正在为2021年及以后的全球经济繁荣做好准备,以低利率支撑风险资产。

全球化已经结束
我们超配了欧日和中国市场科技股

《红周刊》:这世界上惟一的确定性就是“不确定”,但在投资中我们都希望尽可能找到“确定性”,那么您的整体研究框架是怎样与时俱进的?
佩洛斯基:我们的研究框架从三极世界(TPW)理论开始。我们经过过去10年的投资经验总结,认为全球化已经终结,取而代之的是三大主要区域各自的区域一体化,即亚洲(以中国为首)、欧洲和美洲。
从25年前的北美自由贸易协议作为起源,到2008年金融危机,再到英国脱欧、特朗普任职以及中美贸易战,TPW结构一直在不断发展。关注亚洲、欧洲和美洲三个主要地区的区域整合,是思考地缘政治、世界经济和金融市场的有用方法。
最近,中美技术竞争加剧是TPW框架的核心之一,美国和中国领导的亚洲部分国家和地区,分别成为了两个不同的阵营,围绕技术和收益的问题也越来越多,例如用户隐私、反垄断、数字税等等。
气候也是当前TPW框架的核心,在气候方面,欧洲正在迅速成为地区标准的承载者,因为很明显,气候变化不会在全球范围内处理(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也不会在本国、本地处理,澳大利亚的丛林大火影响了新西兰的空气质量,就足以说明这一点。如何将这些应用在投资中呢?具体来说,这帮助我们考虑中国如何在中美贸易战中受益、分析小型公司的收益、新兴市场的发展空间等。
在TPW框架下,还有我们的全球风险联系(GRN)系统,这也是我们的原创性工作,该系统有助于分析三个区域和全球的经济、政治、政策和市场。这帮助了我们理解生产和消费的驱动因素,我们发现,不仅仅是制造业,欧洲和亚洲的服务业也在高速发展,能够创造良好的收益。
《红周刊》:全球化真的结束了吗?
佩洛斯基:我认为是的。我认为新兴市场有可能不再是全球供应链的中心,因为我们认为各区域都将拥有自己的生产能力。我相信,随着中国与亚洲更加紧密地融合,未来几年里,中国和亚洲总体上都具备良好的发展前景。而且从风险资本的流向看,这一进程已经开始了。
我更看好欧洲、日本这样的非美国的发达市场。这两个市场都是周期性的股票市场,它们在全球复苏中应该会有不错表现。这两个市场目前的配置比例也很低,因为从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市场触底以来,美国一直是最好的市场。
《红周刊》:您如何分配美国和海外的投资比例?
佩洛斯基:我们是全球多元资产投资者,并使用ETF来表达我们的投资观点。我们目前看好美国的周期股、价值股和小盘股,欧洲和日本等非美国发达市场,东亚和中国的新兴市场。
但相对于世界其他地区的股票,我们降低了美股的配置比重。在ACWI(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编制的全球指数)中,美股约占该指数的56%;而我们的权重远远低于这一比例。我们对欧洲、日本、中国和东亚(主要是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科技企业进行了超配,因为我们倾向于将科技的风险敞口放在美国之外,同时也希望持有半导体板块的科技股。
鉴于全球利率如此之低,固定收益产品的投资回报率并不理想。所以我们更青睐新兴市场的美元债券、美国高收益债券,并开始在房地产市场寻找投资机会。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