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赛道上的竞速与裂变

《财经》杂志   文/颜阳     

2020年10月26日 20:26  

本文4683字,约7分钟

过去十年间,青岛与消费互联网失之交臂。而面向未来,青岛正在崛起。发力新经济,向更多的知识、技术、资本、数据等新生产要素支撑的新经济发展,进入城市发展崛起的新赛道

提起青岛,人们似乎已经有了标签化的印象:青岛啤酒、海尔冰箱、海信电视以及美丽的海滨。这座北方城市持续书写着豪爽与浪漫的篇章。浪漫自然是消费的代名词,而这里提到的产业从一开始就与消费端系上了深深的纽带。

然而,过去的十年间,青岛与消费互联网失之交臂。如今,国家战略的加持,给了青岛新的契机。这个契机就是要找到青岛裂变的新风口。这个新风口就是助推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新经济。

竞速与机会

纵观全球产业,数字化、智能化日新月异,不断催生新产业、新业态和新模式。青岛若能顺应这一趋势,裂变就会从理想变为可能。据统计,2018年,青岛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仅占规模以上工业的10.7%,战略性新兴产业仅占28.7%,远低于深圳高技术制造业65%的占比和南京新兴产业40%的占比水平。再来看新经济的主体——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的指标,2018年青岛高新技术企业数量为3000多家,总数占了山东全省的三分之一,而深圳却已超过1.4万家,是青岛的近5倍,广州也超过了1万家。

面向未来,青岛正在崛起。发力新经济,已经开始转向更多的知识、技术、资本、数据等新生产要素支撑的新经济发展,进入城市崛起的新赛道。

新经济是新技术与产业、资本与技术、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体。对于青岛来说,新经济的推动要进行双轮驱动:传统行业的产业升级,进行新旧动能的转换;把握新经济的风口,踏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这就需要把握好竞速与裂变的关系。而青岛新经济的发展,有别于长三角、珠三角,可用下列的新经济创新阵列图来说明。

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大家都耳熟能详,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基于对青岛调研样本的分析和研究,青岛的新经济发展,特别适合于该创新矩阵来诠释。这里的道可以是起点,也可以是终点,可用二元00来表示(二元XX可以是0,1的四种组合,恰好是以二进制的四个数字分别对应十进制的0、1、2、3)。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只是1去填充二元XX的不同位置来形成的,具有一定的随机性或可变的,正好代表阴阳之间的交替与转换,也代表有与无的辩证关系,但加上产业升级与创新提速二维坐标之后,就可以更加清晰地看到青岛新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

首先,“00到01”代表传统产业按照自身的升级改造路径,这里产业自身已经形成了独立的供应链体系;“00到10”代表创新的路径,而新经济是创新的根本;从“00到11”的变化是理论上的快速路径,一般路径则是从“01”或“10”抵达“11”实现“二生三,三生万物”。无论是按照传统产业升级还是新经济的创新路径,技术与产业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因此,在竞速的赛道上以追赶姿态出现的青岛,要实现超越,需要通过二维的并发模式,实现赛道超车。

 

新基建与新经济

数字经济是新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今年国家发改委进一步明确了数字经济内涵,共包含三个层次(见图2)。

新基建三层架构的第一层是信息基础设施,包括“5iABCDE”,即5G、IoT(物联网)、人工智能(AI)、区块链(Blockchain)、云计算(Cloud computing)、大数据(Big Data)、边缘计算(Edge computing)等核心技术的简称。

第二层是在对信息技术的深度应用基础上,形成融合的基础设施。例如在金融领域体现为第一层的信息基础设施与金融的融合建设,这是构建新金融的基础,也是促进新经济的新引擎。

第三层则是创新基础设施,就涉及到创新人才、创新研究成果孵化等方面。三层架构形成了数字经济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完整体系。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它能以更系统的方式,推动传统行业包括传统金融、泛金融领域企业能够踏入新经济的赛道,开启竞速之门。

新经济的竞速赛道与互联网上半场的比拼有很大区别,同时又有极强的关联性(见图3)。

消费领域的创新早已进入了“红海”,其杀手锏是“社群经济”,即通过小众的力量口碑相传,利用特定的场景体验,靠流量实现变现。然而,图3左边的第一、二产业(农业、工业)中,其商业模式变成了怎么将非标产品通过数据“细化”工艺、流程、销售等各个环节,实现个性化定制、网络化协作和社会化生产。它将生活性服务业转移到生产性服务业,逐渐改写了传统的服务业,去中介化的特征十分明显。这样崛起的生产性服务业,不太可能从原来的传统企业内部去进行改造,因为新的业态产业边界已经模糊化、生产的各个环节已经分解、组织形态也已完全区别于此前的公司形态而形成了网络化、平台化的生产形式。这就已经实现了从产业数字化向数字产业化的演变。

数字新基建的青岛样本

数字化一般定义为以计算机为代表的数字技术,涉及到计算、存储、传输、交互等。转型,就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即从传统方式转变到数字技术。“数字化转型”是对内部业务(流程、场景、关系、员工)进行再造,外部适应环境变化,最终实现产业升级。换言之,数字化转型的目标是重新定义业务,而不仅仅是基于信息化的线下到线上;实施数字化的目的不仅仅是提高办公效率,而是根据环境和基础设施的变化,重新再造企业业务。

企业转型的核心是从内往外走,连接用户。例如海尔建立两大体系:对内的互联工厂(产业数字化)、对外的智慧家庭(生产性服务业)。其本质是希望在智慧家庭的部分,能够从产品端连接到用户,打造全流程的场景服务,实时感知用户需求,不断体验迭代。在互联工厂的部分,从工厂、制造连接到用户,连接各个供应链节点,实现大规模定制。海尔将互联工厂解决方案从私有云打造成公有云——COSMOPlat,服务广大中小企业,一端连接用户、一端连接资源,为企业提供智能制造、个性化定制的解决方案。目前COSMOPlat已经成为最大的工业互联网大规模定制解决方案平台。

科斯定理主要解决经济过程中管理成本与交易费用的辩证关系。在新经济中,结合产业互联网的全景图,我们可以诠释为,当管理成本高于交易成本时就产生一种生产性服务业,它可以脱离或相对独立于原有的机构或组织,这就是新经济的一种新业态。卡奥斯看似横空而出,其实它是基于海尔集团多年的积累和积淀打造出来的一个生态平台。

再看海信集团,一个以彩电为核心的B2C产业,海信始终处在全球行业前列;在智慧交通、精准医疗和光通信等新动能B2B产业,海信也占据了全国乃至全球领先位置。家电板块与科技板块相得益彰,海信正在实现由传统“家电公司”向“高科技公司”的华丽转身。

海信的突围之路是兵分两路进行:一是跨界转型,超前布局智能交通、数字医疗,通过产业跨界杀出一条新路;二是技术转型,以新技术拓展电视,为老项目增添新优势。如今,海信智能交通核心产品已占据全国29%的份额,快速公交智能系统的市场占有率达到70%以上。同时,海信始终以显示和图像处理技术为核心,在视像产业生态链纵深布局,打通了从底层技术、终端设备、场景应用、云端支撑到内容服务的全产业链条,以高达超过20%的占有率持续领跑国内电视市场。按照我们前述的新经济创新阵列图,海信已经同时具有“产业升级+创新提速”的明显特征。

构建金融新生态

青岛在新经济竞速,不断抢占“新赛道”,努力打造面向国际的财富管理中心城市,建设全球创投风投中心,让财富与资本嵌入这个年轻的创业城市发展中。随着资管新规的颁布实施以及金融科技的日新月异,尤其是近一年多来,多个金融牌照连续花落青岛,从多个维度开启了从0到1的飞跃。

例如,青银理财公司是中国银保监会2020年批筹的第一家理财子公司,也是全国第六家获批的城商行理财子公司。继2019年光大理财公司开业之后,岛城迎来的又一家银行理财公司,我们样本中的青岛意才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在2019年12月获批基金销售牌照,同样成色十足。

对照新经济创新阵列图,如果我们把青岛将传统金融机构的引入比作为实体产业赋能,加速促进产业升级,那么青岛打造资本高地,完全可以比作促进新经济裂变的利器。

 

链湾、蓝谷齐发力,为竞速铺道

为抢抓国家布局区块链等前沿技术发展的重要机遇,青岛市北区聚合国内外科研院所、产业联盟、双创机构和投资基金等社会力量,以自我创新为动力,以区块链技术应用服务为导向,全面建设以“一楼、一中心、一院、五大平台、十大应用场景”为核心的区块链产业发展新模式——链湾计划。我们在调研中发现,链湾聚集了不少的区块链企业,而且结合实体经济的诸多场景,用区块链进行赋能。这些区块链企业正在成为生产性服务业的主力军。

青岛蓝谷围绕“中国青岛蓝谷,海洋科技新城”的发展定位,突出科技孵化和创新驱动功能,集中布局海洋科研、教育、成果转化、学术交流等重大平台项目,加快海洋高科技研发、高科技人才、高科技产业和服务机构集聚,大幅提高自主创新、成果转化和产业培育能力,努力建设国际一流的海洋科技研发中心、海洋成果孵化和交易中心、海洋新兴产业培育中心、蓝色教育文化和人才集聚中心、蓝色旅游和健康养生中心,成为我国科学开发利用海洋资源、走向深海的桥头堡,成为链接全球海洋科研资源的创新平台。

从链湾、蓝谷的实践,我们不难发现青岛在新经济推动方面,实现了生态建设的布局。

 

为青岛建言献策

根据青岛的特点,在新金融赋能实体经济上的突破,一个是导流,一个是变现。导流方面,青岛已经做了大量工作,实现了0到1的突破,成效斐然;变现,是指如何通过引进产业促进本地经济的发展,同时还要解决导流进来的企业如何赚钱的问题。

从产业的逻辑上,需要解决以下几方面问题。

首先,需要重新定义金融的新基建。业界对金融科技提及较多,但金融科技只是基础设施的一个点。现在青岛正全力打造工业互联网之都,最基础的工作是要做好互联网标识。比如要做供应链金融中的仓单质押,如果仓单跟货物之间的关联没有标识做基础,比较难以保证数据的真实性。缺乏工业互联网标识,还会影响到工业资产的确权等等。推进新经济,监管需要与时俱进。监管的职能需要前移,而且要做成一个开放的监管平台,让监管为新经济的发展保驾护航。

其次,进一步推动青岛要素市场的发展。现在的要素市场跟实体经济的结合不够紧密,不管是股权交易中心,还是文化交易中心都偏重交易端。应该把生产、流通和交易做成闭环,同时降低风控压力。数据已纳入生产要素,建议青岛建立数据资源的交易中心。数据资源的交易中心跟传统的数据交易中心不同,一定是将港口的供应链、消费供应链、物流供应链结合起来,改变以单一核心企业建立的供应链体系。同时,需要引入新的技术体系,即通过分布式存储与加密技术,解决数据存放的安全性;通过区块链解决数据确权问题;通过隐私计算帮助实现“数据可用不可见”。

第三,积极参与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试点。虽然青岛不是试点城市,但结合青岛的特点,可以深入探索B端与C端的运用场景、监管模式和市场化商业模式。

最后,需要按照产业互联网全景图,全面梳理生产性服务业体系,进一步改善新经济生态,真正使得青岛的新经济在竞速赛道上实现裂变。

(作者为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副秘书长;编辑:张燕冬)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