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示范区:没有先例可循的地方经贸合作尝试

《财经》杂志   文/《财经》记者 郝洲 编辑/袁雪     

2020年10月26日 20:31  

本文5779字,约8分钟

上合示范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方合作模式,是按照新的理念重新营造一个国家间经济合作平台,个中的很多工作都将是尝试和改革,努力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和创新政策

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图/ 新华

 

这里有来自俄罗斯各种诱人的伏特加,这里摆放了镶嵌着红色、蓝色宝石的土耳其银茶壶,这里还有雕刻着中亚汗国王子狩猎图像的精美铜器,这里还有可能带你穿越回中世纪的波斯飞毯……来到这里你仿佛走进了神秘的欧亚大陆腹地,而实际上你仍然身处中国的东海岸。带来这种奇妙的时空转换体验的,正是青岛·上合国家客厅的特色商品馆。

在2018年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上,“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以下简称“上合示范区”)正式亮相。统筹海港、陆港、空港、铁路联运功能,完善海陆口岸枢纽功能形成“通道枢纽网络平台”的国际物流运行体系,是上合示范区的重头戏之一。中国传化(上合)国际物流港承担着重要试点任务。

2020年6月12日,两辆载有防护服、建材、轮胎等货物的货车从位于上合示范区的国际物流港出发,在7天后到达5600公里外的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完成上合示范区首次国际陆路运输测试任务,标志着中国传化(上合)国际道路运输通道的开通。

除了国际物流中心,上合示范区还规划了现代贸易中心、双向投资合作中心、商旅文化交流中心和海洋合作中心作为示范区的核心组成部分。

上合示范区的建设工作正在展开。占地面积超过60平方公里的上合示范区坐落在胶州市。从青岛市中心驱车一路向西,跨过长达30公里的胶州湾大桥,看到大桥西端收费站上竖立着的“胶州·上合”几个大字便抵达了上合示范区。

上合示范区全称为“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既有国字号背景,却是地方合作平台,又挂上了国际组织的名称,这在中国国内是首例。与此同时,上合示范区要根据已经签署双边合作协议和合作备忘录开展工作,批复的总体方案没有明确给予特殊的政策和资金扶持,中央政府鼓励在复制自贸区经验的基础上实施更大的突破和探索。

“从开发区的角度探索一个园区建设和跨境合作,这种探索从实质上说是希望地方摸索出一条市场化道路来促进“一带一路”和上合组织国家的合作。” 上合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孟庆胜说。

上合组织经贸合作前景广阔

从2017年-2018年起,中国和平发展的外部环境急剧发生变化。2017年发布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和“修正主义国家”,2018年美国国防部发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也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者”;同时,美国国防部在《核态势评估报告》中称,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对美国建立的国际规范和秩序构成挑战。在华盛顿决策圈有重要影响力的美国保守派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也在2018年9月发布《如何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报告,建议美国政府调动资源应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上合组织是中国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平台,也是“一带一路”建设与俄罗斯倡导的欧亚经济联盟对接的重要平台。美国针对中国的围堵政策和打压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上合组织成员国之间的团结合作,也削弱了上合成员国之间的多边合作动力,给上合组织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

在2017年正式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印度,原本就对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心存芥蒂,在美国提出新的印太战略后,印度更是加快向美国靠拢的步伐。2020年中印边境接连出现武力冲突事件,甚至在6月15日还出现了中印边境近45年来最严重的流血伤亡事件,随后在印度国内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推动下,印度政府对中国在印企业下狠手,取消中国企业的采购和招标项目。中印关系跌入冷战结束之后的最低谷,双边关系的不确定性也为上合组织内部的协调和发展带来隐患。

此外,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将导致全球经济复苏更加艰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全球经济展望中预测,全球经济将在今年萎缩4.9%。上合组织成员国各国经济本身均较为依赖“外循环”,只是程度各有不同,2020年的新冠疫情将导致各成员国面临更严峻的外部和内部经济挑战。

尽管面临上述种种挑战和不确定性,“一带一路”建设和上合组织所面临的历史性机遇依然存在。从中国的角度看,“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七年以来,中国国内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得到了显著推进;中国企业在新的改革开放格局下“走出去”,也促进了中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和产业结构的优化调整;中国与周边国家进行的产能合作等务实经济合作举措也对沿线国家经济发展和民生状况的改善起到推动作用。

处于“一带一路”中心区域的上合组织依然有可看得见、摸得着的经济合作红利。首先是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为各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和工业化提供难得的发展机遇;其次是以上合组织为平台将促进各国进行技术、规则和标准等的对接谈判;再次是各国间的金融合作将促进各成员国之间使用本币结算。

经济合作是各成员国经济社会发展和稳定的重要保障,因此在上海合作组织区域内开展多边经济合作是各成员国的一致愿望。上合组织已经通过一系列文件为区域经济合作指明了方向,例如《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多边经贸合作纲要》、《上海合作组织至2025年发展战略》等,而且各成员国已经明确了共同努力的七大优先方向,分别是:1.扩大经贸和投资合作;2.发展高科技产业;3.促进工业产业现代化;4.实施过境和交通物流、能源、农业、信息和通信及其他基础设施项目;5.提升各成员国经济竞争力;6.克服各国技术差距;7.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

总而言之,上合组织成员国推进经济合作具有一系列的有利条件,其中最为突出的是各国间的政治互信不断加深,尤其是中俄两个核心成员国在共同应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奉行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上拥有高度一致的战略协作需求。此外,中亚国家之间的凝聚力也在不断加强。特别是乌兹别克斯坦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明显改善,中亚各国在水资源、边境问题等方面不断加强对话和协调,合作的因素在持续增多。

于青岛而言,示范区东接日韩面向亚太市场,西接上合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北接蒙俄,南连东盟,有着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

工作人员在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调度室指挥货物装卸。图/ 视觉中国

 

摸索可推广的“青岛经验”

2019年10月,商务部发布了《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作为建设上合示范区的落地指导文件,其中给予了上合示范区四个“中心“的定位:国际物流中心、现代贸易中心、双向投资合作中心、商旅文化交流中心。此外青岛根据其海洋产业优势,又提出建设海洋合作中心的目标。

其中,国际物流中心要建设成为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统筹的国际物流枢纽,成为上合组织国家面向亚太市场的出海口;现代贸易中心要建成“一带一路”地方经贸合作的先行区、要素资源跨国流动的先导区、双边多边经贸合作的示范区;双向合作投资中心的目标是双向投资制度的试验区,综合服务新高地,“一带一路”国家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技术流的集聚地;商旅文化交流中心要建成著名的国际旅游目的地城市、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文化创意产业中心;海洋合作中心则要发挥青岛面向海洋的桥头堡优势,彰显在“一带一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以海带路、以陆促海,真正形成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格局。

上合示范区的独特性在于利用国家间平台进行务实的地方合作,需要以经贸为牵引,带动胶东地区的科技、金融、文化发展。“必须发挥出地方经贸合作的示范作用来。”上合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孟庆胜说。

尽管上合组织成员国间具有经贸合作的空间,但实际工作中的难题仍需逐个去解决。有研究指出,上合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便利化水平较低,例如各成员国在海关程序、市场准入、营商环境、标准一致化等方面依然存在多种壁垒;在技术标准方面,俄罗斯和中亚国家依然沿用苏联的技术标准,与中国技术标准存在明显差距;在营商环境方面,尤其是在纳税、获得信贷、跨境贸易等关键性指标方面,上合国家的国际排名整体依然靠后。

经贸合作的另一大核心是人员交流,而人员交流欠缺仍是上合示范区开展工作的一大短板。青岛是中日韩交流的重要地域,人脉积累深厚,举例来说,一般通过两三个人介绍就能联系上韩国前十大企业的社长,地方官员就能进行互访。“地方级的经贸合作靠的是人脉、商业的驱动。但是上合国家之间没有这种基础,合作的基础非常薄弱。”孟庆胜说。

据了解,上合示范区正在向国家有关部委争取十项政策,其中就包括复制自贸区政策、争取外国人实施工作许可证制度、人才签证制度和出入境签证便利化政策以及争取实施更加开放的数字贸易政策等。

在国际物流中心建设方面,上合示范区已经常态化开行了17条国际、国内班列,新增齐鲁号“日韩陆海快线”,并在2020年4月27日首次开通了“上合快线”。在2020年前七个月,总共开行了198列欧亚班列,同比增加4.2%,占山东全省的22.5%。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0年5月份刚刚注册成立的上合鹰镨农业公司,将从俄罗斯进口由该公司种植的大豆,经由齐鲁号中欧返程班列运抵上合示范区多式联运中心,可为该班列增加大量返程标箱,有效缓解当前中欧班列返程标箱空置率较高的问题。

尽管如此,上合示范区仍然面临激烈的国内竞争。今年前七个月开行198列欧亚班列,与成都一个月就开行160列相比,还是存在较大差距。孟庆胜分析认为差距的主要原因是通道没有打通,成本过高。例如乌鲁木齐到中亚比从上合示范区出发少了近3000公里,西安到中亚少2000多公里,成都则有保税加工、保税入园等政策优势,而上合示范区目前尚未配备这些优惠政策;此外成都作为近年来新兴的物流中心,青岛在供应链等服务方面与其相比并无优势。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原秘书长张燕生就此建议,上合示范区如果要建成国际物流中心,眼光不能只面对上合国家,而要考虑更大区域内的商品流通。“上合示范区应该成为日韩、东北亚、周边地区跟上合国家之间物流关系的一个桥头堡,或者说重要的桥梁。”

在双向投资合作中心建设方面,2020年上半年,上合示范区新签约巴基斯坦经济合作中心、以色列地球山像素音频芯片等八个项目,总投资达到人民币86.5亿元。中启集团柬埔寨多基里省生态农业开发区、青岛璐璐农业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印度生产加工基地及贸易中心、哈中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哈萨克斯坦农作物种植及畜牧基地等项目也在稳步推进中。

截至目前,上合示范区企业对俄罗斯、柬埔寨、乌兹别克斯坦等上合组织国家投资项目总共达6个,备案投资金额在3.1亿美元;而俄罗斯、印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在上合示范区投资项目有10个,注册资本共计1.55亿美元。

在金融合作方面,上合示范区作为试点,一些金融创新方面的尝试被给予厚望。同时,其合作伙伴相对特殊的国际地位,也对上合示范区提出了有针对性的需求。上合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郝国新介绍称,上合组织成员国很多都表达了“想把钱放在这里”的想法,从一个想法到真正落地,“一是要创造适合这些投资者和商人的舒适生活环境,二是金融便利化程度和离岸金融的突破,金融手段既要围绕着投资、贸易、商旅文等活动,又要围绕着金融自身的创新展开”。其中基金、债券、跨境借贷合作以及衍生出的信用体系、信息中心等金融工具和金融衍生品,都是可以考虑突破的地方。

不过,上合组织成员观察员国家之间差异巨大,每个国家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地位不同,各国国际金融监管措施水平也严宽不一,金融创新还需谨慎。在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前司长管涛看来,上合示范区首先应该做的,是跟着企业走,为中国企业的贸易和投资活动做好配套,用好现有的跨境贸易投资政策。

目前,上合示范区已挂牌成立金融服务中心,与国开行、进出口银行、青岛银行、青岛农商银行等23家金融机构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促成规模100亿元的欧亚基金、规模100亿元的中俄基金签约落地,完成一期17.2亿元的上合示范区基础设施综合工程专项债申报和发行。制定青岛期货公司设立方案并上报至证监会,逐步探讨设立面向上合组织国家的大宗商品交易所。

接下来,上合示范区计划与相关部委沟通,申请在上合示范区设立自由贸易账户、上合地方合作银行、增加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和合格境内投资企业(QDIE)的总额度、数字货币试验、国际清算等金融政策方面予以支持。

在海洋合作中心建设方面,上合示范区计划围绕海洋制造、海洋生物医药等领域定期招商,加快建设日本海之乐生物、上海电气风电装备产业园,加快推进上合海洋科学与技术国际创新中心、中鲁(中交)海洋创新产业园等项目签约落户。

孟庆胜总结道,上合示范区就是要围绕国际物流、现代贸易、双向投资合作、商旅文化交流及海洋合作等领域进行大胆尝试和改革,积极探索地方经贸合作的新路径、新模式和新机制,努力形成更多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和创新政策。

既然上合示范区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地方合作模式,是按照新的理念重新营造一个国家间经济合作平台,个中的很多工作都将是尝试和改革,不确定性不可避免。张燕生建议,可以确定的方向是上合示范区应该建立一个好的营商环境、好的投资环境和好的市场环境,对国内的新型贸易商和平台、互联网公司形成自然的吸引力。

上合示范区已于8月26日启动功能区改革,为的是借机制改革广聚创业英才,深化人才储备。目前由86人组成的专业团队已经到位,蓄势待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