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的冬季!欧洲第二轮封城正式启动,影响有多大?

作者 | 冰川思想库特约撰稿 曹芊 发自比利时布鲁塞尔     

2020年11月03日 08:28  

本文2178字,约3分钟

第一轮疫情期间,医护缺防护装备,有的医院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现在防护装备不缺了,缺的是人。

上周五下午,我在布鲁塞尔见了个朋友,隔着竖了块有机玻璃板的大圆桌,戴着口罩干聊了一个多小时,没水没咖啡。

在欧洲,大半年来,很多谨慎的人线下会议或见面就是这样的模式。

朋友办公室不远处的埃格蒙宫门前站了一堆记者,比利时联邦政府当时正在埃格蒙宫内开会,商讨收紧防疫措施。当晚7点,比利时首相德克罗正式宣布:再次封城。

此前一天,隔壁邻居法国和德国已经宣布封城。3月中旬,比利时也是紧随德法两国之后宣布封国,当时的与疫情与邻居们差不多。但现在,按每10万人口的感染比例算,比利时远超邻居们,已经“雄踞”全球疫情最严重国家好几天了。

▲欧洲疾控中心10月29日发布的欧洲疫情图(图/ECDC)

按照欧洲疾控中心(ECDC)的10月29日公布的最新统统计数据,比利时在最近两周内,每10万人口感染人数为1600,妥妥的第一名;排名第二的是捷克,数据为1512;卢森堡(732)、斯洛文尼亚(962)、列支敦士登(805)排名第三到第五;法国的数据为706,德国为182。

01

第二轮疫情:防疫疲劳,优等生变差生

欧洲的第二轮疫情有个特点,虽然整体上各国疫情都在回升,但感染率前几名的国家或地区,大多在第一轮疫情没有受到很大冲击。

3月份第一轮疫情期间,捷克是西方最早提倡全民戴口罩的国家,民众积极支持政府各项防疫措施,是欧洲第一轮抗疫的优等生之一。

但第二轮疫情来袭,捷克的感染率10月份一度领跑全欧洲。比利时在10月底迅速超越捷克,登上感染率榜首是因为南部法语区的贡献。法语瓦隆区,第一轮疫情比北部的荷兰语区相对轻缓,到了夏天,医院里几乎没有新冠病人了。

而荷兰语区的安特卫普夏天疫情严重,“半封城”一个多月才缓解。当时荷兰语区想推动全国范围收紧防疫措施,法语区人民不干:凭什么我们要为他们牺牲自由?

大概是第一轮封城已经闷坏了,又觉得疫情没啥可怕,比利时法语区的民众放飞了自我。9月份开学一个月后,首先爆了的是大学。不少大学相继出现了聚集性感染,其中一所大学3万个学生,600个人中招。学生们周末回家,把病毒带回家里,就此扩散开来。

比利时法语区还有个大的感染源头,发生在一些工厂里。工人们在车间或是公交上中招,家里住房条件也相对拥挤,容易爆发聚集性感染,然后向社区扩散。

虽然对第二轮疫情如此深重的原因有各种说法,但专家们的都承认,防疫疲劳、松懈麻痹是重要原因。

02

防护装备不缺,医护不够了

这一轮疫情主要是从年轻人开始的,有的专家说,病毒已经产生变异,传播速度更快。

我认识的人里最近有几个中招的,从20几岁到40几岁,他们要么没症状,要么症状比较轻。基本像得了场流感,连烧都没发,就好了。

如果看看这类人,似乎新冠真没啥可怕。但是感染的基数大了,重症需要住院的人就多,因新冠死去的人也就多了。 

比利时是个医疗资源相当富裕的国家,每10万人平均的重症监护床位15.9 张,在欧洲排名第5。第一波疫情峰值期间,2000多张ICU床位用了50%左右。现在比利时的ICU床位就已经用掉了一半,疫情控制不住的话,最坏的估计,两个星期内就没有ICU病床了。 

第一轮疫情期间,医护缺防护装备,有的医院几乎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现在防护装备不缺了,缺的是人。比利时法语区20%的医护被感染,人手短缺之下,只能召回检测阳性但无症状的医护回去顶班。医学院的学生已经提前开始实习,充实医院的人手。 

重灾区列日,已经被迫向外转移病人,如果疫情还得不到控制,医护就得选择性救人了。比利时卫生部长视察过列日的医院后,在接受电视访谈时哽咽落泪说,医院的压力太大了,“我们面临海啸”。

03

经济、公共健康和个体自由,不能三全

尽管各国都有专家批评政府封城措施太晚或不够严格,但是欧洲各政府的第二轮封城,比上一轮来得从容。

3月初,各国突然惊觉疫情失控,为拉平曲线,慌不择路,欧盟内部各国间关闭边界都不带提前相互通气的。当时各国封城时间长度也不确定,每两周评估一次再决定是延期还是解封。

这一轮,欧盟内各国不再关闭边界,封城时间基本直接以4周到6周为期。在加缪的小说《鼠疫》里,封城已经超过半年的奥兰小城,倦怠无望的居民在11月跟与市政当局的摩擦和冲突增加了。

第一轮疫情受伤最重、现在感染人数也在激增的意大利尚未宣布封城,仅收紧了防疫措施,罗马、米兰等地人们就上街抗议,抗议演变成暴力打砸抢。疫情就是一道在经济、公共健康和个体自由间的选择题。

5月中旬,欧洲各国相继解封后,经济恢复一度超过预期,法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18%,德国为8.2%,整个欧元区的第三季度经济增长12.7%。人们一度乐观地预计欧洲经济可能以V型复苏。

随着近期疫情恶化,欧洲各国收紧防疫措施,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宣布:短期经济前景下行,欧元区复苏动力消失。

11月2日,欧洲各国的第二轮封城正式启动。德国总理默克尔提醒民众将面对4个月艰难的冬季。

在小说《鼠疫》里,2月的一个晴朗早晨,拂晓时分,城门打开了,鼠疫结束了。4个月后,在2021年2月的早晨,欧洲各地的城门或许是打开的,但疫情却不会结束。

熬过了这个冬季,人们依旧还得在经济、健康和自由之间做选择题,并继续等待疫苗大面积普及的那一天,或许是2021年的夏天,或许一直要等到是2021年的冬天。

(作者简介:前媒体人、专栏作家,现居比利时布鲁塞尔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