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看到 | 蚂蚁IPO“难产”:料理后事和估值重构

2020年11月04日 19:20  

本文1355字,约2分钟

就在昨晚,上交所、港交所相继发布公告,暂缓蚂蚁集团上市。

随后有消息人士称:蚂蚁集团执行董事长井贤栋当晚召开紧急会议,保守估计蚂蚁重新上市的时间要被推迟半年左右,就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IPO计划面临难产的境地。

对于蚂蚁暂缓IPO,吃瓜之外,有两个问题最被大家关心:第一,如何料理后事?投资者的钱怎么办?第二,为什么形式会急转直下,是不是仅仅因为马云的“口头之祸”?

首先,对于香港公开发售的申请股款,蚂蚁集团发布公告称将不计利息分两批退回。但争议的焦点在于认购新股的手续费和为此融资的利息在原则上是不予退回的,有机构估算,若投资者按20倍最高杠杆融资参与蚂蚁集团港股打新,并中签7万股,仅4天利息就损失约1.8万港元。基于这些事实,已经有投资者打算向蚂蚁集团方面索赔。

但也有一些券商给出了非常友好的解决方案,富途证券今早表示,决定免除所有参与蚂蚁IPO认购客户的认购手续费和全部银行融资利息,与此相关的成本均由富途承担。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富途证券是借出最多孖展的券商之一,涉及20.6万名客户。

但目前对于A股打新资金退款安排,蚂蚁集团尚未公布详情。不过按新《证券法》规定,退回打新资金需支付一定利息。此前A股历史上“苏州恒久”和“胜景山河”都曾在取消IPO之后,给中签股民退钱。另外,针对蚂蚁集团战配配售基金,其中原计划参与战略投资于蚂蚁上市的部分也相应暂缓,但基金均已成立,运作不受影响。

蚂蚁集团暂停上市,支持马云者认为不应该忽视掉支付宝对于普通民众的金融支持。反对者则认为蚂蚁做的就是高利贷生意,何必假装自己高科技,围观的吃瓜群众则看的津津有味,纷纷叫嚷着“马已服”!

但实际来说,从金融安全维度看,蚂蚁接受金融监管是必经之路。其被广为批评的两大问题就是:1.过度授信、刺激消费,最终使得一些低收入人群和年轻人深陷债务陷阱;2.普而不惠,在方便的同时,利息并不低,做的更像是高利贷生意。据称《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前,曾在行业内征询过相关意见,这样一来马云在金融峰会上的演讲就不是一时冲动,更像是为自身利益的一次公开博弈。

收紧小额贷款对蚂蚁无疑是釜底抽薪,因为蚂蚁的最主要收入就是微贷,占据了其数字金融营收的一半以上,换言之就是通过花呗、借呗做千千万万人的高利贷生意。而在之前的节目中我们也提到过,马云之所以炮轰巴塞尔协议的原因,就在于希望为蚂蚁的微贷业务打开最后一道闸门:资本金。

有专家表示,蚂蚁集团之所以能够迅速扩张,靠的就是靠联合贷款以及助贷模式。在2万多亿元的贷款规模中,属于蚂蚁集团的表内贷款占比只有2%,其余的98%都是由合作金融机构发放或者证券化了,那么,如果按照新网贷办法中规定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的要求,这就意味着2.15万亿元规模,蚂蚁集团的资本金将要补充到6450亿元。这不仅会大大压缩其发放贷款的空间,也会压缩其利润空间。

在最新的回应中,蚂蚁集团表示积极拥抱监管,但实际来说,一旦剥离掉科技的外衣,离开ABS(基于资产的证券化)对花呗和借呗的资产进行循环融资达到的“百倍杠杆”,蚂蚁的估值逻辑将会产生巨大的变化。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