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没有盈利预期”,字节发力教育意在何为?

文|《财经》E法 刘畅   编辑|鲁伟

2020年11月05日 11:12  

本文2877字,约4分钟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已筹划多年,今年以来更是动作频频

互联网巨头字节跳动正式吹响进军互联网教育领域的号角。

“新品牌的名字当时公司内部有很多同事在想,但是我想的时候脑袋就蹦出几个字,‘大力出奇迹’嘛。”10月29日,字节跳动高级副总裁、原教育业务负责人陈林在新品牌“大力教育”的发布会上笑称。

同在10月29日,字节跳动发布旗下首款教育类智能硬件,一款定价799元的智能作业灯。这款智能灯由大力教育研发团队和新石实验室合作完成,配备了人工智能相关技术,主打家庭辅导场景,具有指尖查词、英语跟读、计算题讲解等功能。

大力教育是字节跳动教育业务全新的品牌,承接字节跳动包括GOGOKID、瓜瓜龙、清北网校、开言英语、学浪、大力智能硬件等,涵盖启蒙教育、K12教育、成人教育等各阶段的所有教育产品及业务。目前,大力教育的员工已经超过一万人。

早在 2016 年,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就公开表示,会关注教育领域。与追求爆发式增长的互联网行业不同,教育行业需要“精打细磨”。在教育赛道蓄力多年,字节跳动将会给行业带来什么?

一盏台灯的秘密

“两年前我女儿开始念中班的时候,我看到两组数字:第一个,中国小学生每天写作业的时长2.82个小时;第二个,中国青少年的总体近视率高达53.6%,这两组数字让我非常震惊。”大力教育智能团队负责人阳陆育在发布会上表示。

阳陆育称,家长们对“远程教育”的认知大多觉得是通过手机完成。“但我们调查发现,家长对手机其实是又爱又恨。‘爱’的是手机上有很多的知识信息;‘恨’的是手机诱惑太多。但其实就算抛开‘诱惑’不说,手机包括平板专门用来学习都不理想。孩子遇到问题时往往要拿起手机解锁,打开APP输入请求,查完问题后,过一会又遇到问题,又要解锁,打开APP输入。工作量非常的大,而且有些小程序一下子就把孩子的注意力转移走了。”

字节跳动因此推出大力智能作业灯。字节跳动方面表示,该台灯采用双头的设计,拥有两组照明灯。双头灯的设计借鉴了手术台上的“无影灯”(多个灯泡有序排列,从而将各阴影处再次照亮,形成没有阴影的大面积光圈)的思路,可以有效减少写作业时手部遮挡产生的阴影。

在前述发布会上,字节跳动方面向公众展示了该台灯。一位小学生坐在专门搭建的直播间内,根据不同场景设定通过台灯内置系统与家长进行视频联动,上传作业内容、请教问题,并以语音提问的形式直接向台灯“请教”各类问题。

此外,大力智能作业灯还配备了摄像头,家长可通过摄像头关注学生的作业进度,并可通过APP进行视频连线。此外,该作业灯还配备了一块屏幕,可对孩子的作业进行辅导。该作业灯将台灯与智能系统结合,通过“智能双摄”及软硬件“双端联动”,帮助父母更好完成家庭教育。

“在你工作的间隙,拜访客户的期间,你就可以手机远程辅导孩子作业。在附带的APP上同时设计了学习周报,可以看到孩子这一周的学习状态。在这上面,我们的智能技术会自动的评价孩子这一周的表现。”阳陆育说,“最后,算法会自动生成一个总结,告诉家长孩子作业有哪些做得好或不好的,让家长可以有目的的进行辅导。”

“精打细磨”的大力教育

字节选择教育领域发力的原因不难理解。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数据统计,截至2020年3月,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达4.23亿,较2019年6月大幅增长,远超此前各类机构预测。根据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全国中小学互联网接入率达97.9%。

陈林在发布会后的群访中表示,自2016年开始,字节跳动方面就开始“思考教育行业相关问题”,但直到2018年才正式试水。目前,字节跳动教育业务横跨Pre-k,K12,成人教育多年龄段,涵盖多学科、多课程,软硬件均有探索。旗下产品包括清北网校、GOGOKID、瓜瓜龙启蒙、开言英语、极课大数据、Ai学、教育硬件等。

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上教育获得大发展,字节跳动亦在该领域频繁动作。今年3月份,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拟收购2家区域性线下k12培训机构,以此来帮助字节跳动打造课程研发体系;5月份,字节跳动发布两款AI教育产品:瓜瓜龙英语、瓜瓜龙思维;8月21日,字节跳动宣布收购数学启蒙教育品牌“你拍一”,并在技术、品牌、流量及资本层面提供支持。

多位行业分析人士对《财经》E法表示,从Pre-k、K12教育到成人教育,线上教育行业的部分领军企业已基本度过“跑马圈地”时期,正朝着精细化、专业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虽然绝大部分企业仍处于初期阶段”,但行业已出现玩家数量减少、头部企业盈利的寡头格局。此次选择大举进军教育,字节跳动应具有更长远的考虑和打算。

“三年不盈利是我们表示的一个决心,我觉得可能会更长时间不盈利,”在谈到此前“三年没有盈利预期”的表态时陈林坦言,“因为做教育产品发现短期都是很难跑得出来,包括产品出来打磨也好,认知也好,都是需要更长时间。为什么说三年?我们内部做BP(商业计划书)都要做三年——一看都是不盈利。当然,做着做着很有可能会更长时间不盈利。”

陈林表示,教育产业需要“精打细磨”的硬功夫:“包括今天的台灯,我们从2018年就开始做,2019年的时候其实已经产出,但要做很多功能打磨,这些都很花时间。我觉得做教育产品跟做用户产品很大不一样的地方就是你真的要很认真的对待你的产品,对待你的用户。所以我们不希望做得很激进,产品没做好,大量推广,这是不好的,更应该去关注用户的需求。”

互联网观察人士王可特对《财经》E法表示,教育行业目前真正盈利的机构并不多,“可能不到10%”,字节跳动的此次布局,一是,可能想要以不同的智能硬件形态打造一个统一学习平台;二是,对字节跳动目前的教育品牌做一次“重新再梳理”。

陈林表示:“教育业务是一件和字节跳动此前的产品领域完全不同、但同样拥有巨大价值的事情。长期看,字节跳动的教育业务需要一个自己的品牌。”

“明年上半年我们会推出下一款智能硬件,这个产品具有很强创新性,所以现在想保持神秘感。”阳陆育表示,“我们希望未来,字节跳动所有的教育智能硬件平台会共享,里面提供的功能、里面提供的服务,包括孩子学习的数据,我们会把它打通,通过不同的智能硬件形态,来共同打造一个统一的学习平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