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抖音跑步IPO,谁能成为“短视频第一股”

文 | 《财经》记者 刘以秦      编辑 | 谢丽容

2020年11月05日 20:16  

本文2924字,约4分钟

抖音快手联手创造了中国最富有的流量池,这其中蕴含了太多的的机会与价值,但他们的共同问题也是现实的:用户数量很难再有明显增长。

《财经》记者近日从一位接近短视频平台快手的投资人处获悉,快手正在全力加速IPO。按照此前的安排,快手计划12月披露IPO信息。

此前包括彭博社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称,快手最快将于数天内发布招股书,明年年初登陆港股,拟集资50亿美元(约390亿港元),目标估值500亿美元。

上述投资人透露,快手加速IPO,是因为抖音计划分拆上市,这个消息给了快手压力;抖音要分拆上市,则是因为TikTok风波,让字节跳动感受到了压力。

两家短视频领域的领头羊正在争夺“短视频第一股”,上市的好处是降低融资成本,储备更多弹药来争夺市场,同时也会面临更大的监管和政策压力,“本来想拖一拖,但是现在他们不想等了。”另一位关注短视频领域的投资人提到。

一位快手员工向《财经》记者表示,快手上市的时间应该在明年一季度。

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财经》记者称,“在考虑部分业务上市计划,但还没有最终确定。”快手相关负责人未对《财经》记者置评上市相关事宜。

你追我赶,相争已久

去年8月,快手完成上市前最后一轮股权融资,由腾讯领投,博裕资本、云锋基金、淡马锡、红杉跟投,融资额近30亿美元(约232.5亿港元),完成后腾讯持股约20%至30%,估值约286亿美元。

快手成立于2011年,2012年转型短视频社区,是这一领域的先行者,2016年,微信公众号“X博士”发表的《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让快手“出圈”了。当时,快手的活跃用户数量在中国App市场上排名第四,仅次于微信、QQ和新浪微博。

随着热度一起到来的是质疑,不少人认为快手上的内容低俗,为博眼球不计代价。随后,快手CEO宿华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快手上的内容是真实世界的投影,真实世界里没有那么多光鲜亮丽。

2016年3月,字节跳动旗下的短视频App抖音上线,当时快手的用户数量已经超过3亿,抖音则从0开始。但是抖音基于字节跳动,属于富二代创业,用户累积速度惊人,超过快手只花了两年。第三方数据机构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18年3月,抖音月活跃用户超过快手,此后,抖音在用户数量上,一直领先于快手。

今年2月,抖音和快手之间的差距进一步拉大——快手公布的日活跃用户数量是3亿,抖音公布的截止今年8月的日活跃用户数量是6亿(包括抖音火山版在内)。

抖音领先于快手的不止是用户数量,还有广告收入。抖音在上线之初就将广告定位为主要的商业模式,而早期的快手并没有广告投放。快手披露的数据显示,2019年完成广告收入约130亿元,今年的目标预估为400亿元。抖音2019年广告收入为600亿元,今年的预期目标是900亿元。

用户和收入规模的成长速度及空间,直接影响了二者之间估值的差距。“如果快手估值是500亿美元,抖音的估值可以到1000亿美元,”一位抖音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虽然现在字节跳动整体的估值在1500亿美元左右,但这是一级市场未完全竞价的数字。”

抖音在收入上的野心显然大过快手。一家食品公司的老板在完成公司的工商注册后,立刻接到了抖音的电话,询问要不要在抖音上做推广开店。之后的几个月里,他接到了抖音打来的十几通电话,“百度也打了两个问要不要做推广,没有接到过其他公司的电话。”他告诉《财经》记者。

尽管都是短视频软件,但抖音和快手的模式并不相同,抖音像是一台晚会,用户通过下滑屏幕来观看下一个视频内容;快手则像是浏览朋友圈,封面页的视频内容被分成两列,用户选择感兴趣的点进去观看,再退出找寻下一个有兴趣的内容。

两个App里展示的内容风格也不一样,普遍的认知是,抖音上的内容多为光鲜靓丽的俊男美女,快手则更接地气。

一位投资人将抖音和快手比做“广场模式”和“客厅模式”,抖音更像是广场,广场上的人你都不认识,看到有意思的内容,平台会给你推荐类似的内容;快手像客厅,你关注了这个人,平台会给你推荐以这个人为核心的内容。

这是两个平台背后算法上的差异,结果是抖音增长更快,快手粘性更高。“快手也试图改变算法逻辑,但现在体量太大,很难改了。”该投资人说道。

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熟悉抖音的人士的一个共同看法是,快手已经很难超越抖音。接近快手的人士则认为,快手有自己的用户群体,也不存在打不过就会死的问题,会长期共存。

在最富有的流量池里如何继续跳舞?

在短视频领域,中国公司已经做到了世界领先,已经成为了不少海外互联网公司模仿的对象。

除了第一步的广告收入,抖音和快手都开始打造电商闭环。过去两年,在抖音和快手上卖货成为一些人的致富新渠道。河南人靳建伟2018年开始在抖音卖货,他告诉《财经》记者,只要卖爆一个产品,一年的收入就有了。经过前期摸索,他一个月可以赚到10万块,还没有迎来“爆款”。

他的故事已经吸引了不少投资人的关注,一位关注消费领域的投资人提到,未来抖音和快手会是巨大的电商入口。

抖音和快手一直在试图打造电商闭环。不仅仅是直播带货,而是把整个交易流程都放在自己的平台上。

今年7月,抖音直播商品销量榜上前10名中,有6个来自淘宝和天猫,今年8月,抖音开始对第三方渠道的商品进行差异化管控,如果售卖其他电商平台的产品,抖音将收取更高的服务费。

一位抖音员工提到,和传统的电商平台不同,抖音的商品销售途径是在用户刷视频的过程中,视频刷过了就过了,很少有用户会再去搜索寻找。“抖音的电商更像是一个销售补充渠道。”

但抖音和快手的电商增速依然迅猛,在直播领域,抖音有罗永浩,快手有辛巴,都已经跻身头部带货主播阵营。

抖音和快手进军电商领域,也引起了美国互联网公司的注意,包括Facebook、Instagram等美国互联网公司,也建立了电商团队,抛弃了曾经“各干各的”思路,挖掘新的商业机会。

短视频App的想象力在于,流量成本非常低。今天的互联网公司,都受困于获客成本高昂,只能不断的烧钱获取新用户。以在线教育为例,最大的成本来源于获客,这也导致在线教育公司普遍处于亏损状态。

字节跳动在教育领域动作不断,连续推出多个在线教育产品,包括瓜瓜龙、GoGokid、大力小班等,并投资收购了多家教育公司,包括清北网校、开言英语、一起作业等。

字节旗下这些教育产品,目前还未有一个能做到头部,有分析人士认为,字节跳动虽然入侵了多个行业,但这些产品之间的协同性并不强。但前述投资人则提到,字节就算在教育、游戏、医疗等领域自己做不好,但要做这件事,就足以给行业造成压力,“会让这些公司加大在头条、抖音等平台的广告投放。”

每天有6亿用户打开抖音,3亿用户打开快手,这两大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互联网领域最大的流量分发平台,巨大流量中蕴含更多的机会与价值,但用户数量很难再有明显增长。短视频是4G时代的产物,5G时代或许会出现新的超级App。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