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济”引领指数向上 A股或诞生FAAMGs企业群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1月14日 19:00  

本文1713字,约2分钟

本周,国内互联网龙头股价遭遇“血洗”,港股的腾讯、阿里巴巴、美团、京东、小米五大科技股两个交易日内市值合计蒸发超过2.2万亿港元,背后的原因是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
不过,接受《红周刊》采访的投资人表示,反垄断监管反而有利于互联网公司进入更良性的发展状态,从而为未来的“新经济”公司创造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长期看,那些优秀的互联网龙头基本面不会向左。随着“新经济”在股指中占比持续提升,未来A股的生态一定会向“新经济”方向变迁,并结构化提升估值中枢。

反垄断长期有助于
构筑更长久稳定的护城河

“我觉得这次监管只是对互联网龙头企业股价造成短期的波动,当然这里有一个核心假设,就是这些互联网公司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可以继续正常运营,如果监管极端到让一些产品或服务叫停,那确实可能引发业绩暴跌,股价大幅下跌,但我觉得这个概率非常小。因为从国家最高层的战略指导看,未来五年还是鼓励新经济产业作为中国经济结构转型的重要方向。”格雷资产董事长张可兴对《红周刊》记者表示。
事实上,海外针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调查一直不断,今年10月,美国众议院就裁定脸书、亚马逊、苹果、谷歌这四大科技企业存在垄断。平台经济垄断似乎是一个逃不开的话题。
对此,艾美股资产管理合伙人梁剑对《红周刊》表示,互联网的垄断,很多时候是产品形态和市场竞争的自然结果。比如熟人之间的即时通讯APP,不能说一部分人要用微信,另外一部分人用另外一个类似微信的东西——事实的确曾出现过很多诸如易信、米聊,但是细分市场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一家独大。微博也如此,一个市场里,显然并不需要两个微博。但由于互联产品形态和用户需求不断变化,即使暂时处于市场优势的产品,仍然不断地面临恶劣的市场竞争。这个竞争通常并非来自于同类产品,而是产品和技术的革新带来用户习惯的变迁。
“所以,我认为反垄断的重点,不应该是针对市场自然形成的结果,这些公司在提供接入服务上,是否采取了排他性策略,限制了部分参与者的进入,产生了非市场因素的竞争壁垒。”梁剑表示。他认为,“反垄断的措施,对这些公司的长期影响有限。更大的影响是来自于市场竞争以及自身产品是否能持续满足用户的需求。”

未来A股的生态
一定会向“新经济”方向变迁

“平台经济的反垄断若能有效实施,会对未来中国‘新经济’的发展起到非常大的帮助作用。”独立互联网分析师尹生表示。
尹生认为,对于现有平台而言,“新经济”的创业者以及用户都很难跨越它们,它们已经是基础设施,既然是典型的基础设施,就必须是公平开放的,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不能厚此薄彼,否则,那就扮演的是裁判者角色。因此,必须对这些平台经济进行一些限制,使之公平开放,使其掌握的资源公平开放给所有的参与者、创业者。也会向保护用户的天平倾斜。这样,才能给“新经济”的创造者营造比较公平自由的竞争环境。“我认为,当下并不缺资本,也不缺政策、人才,缺的是公平的竞争机制。我对反垄断政策的期待还是很高的,希望能够慢慢让中国的互联网平台经济从资源模式向创新服务模式转变。”
近几年,各国股市都出现明显趋势——以互联网、科技、消费、医疗等为特征的“新经济”蓬勃兴起,其在股指中的占比也稳步提升。据浦银国际数据,2020年9~10月,MSCI中国指数的“新经济”占比首次超过美股的标普500指数,跃居各主要经济体股票指数之首。(注:此处“新经济”美国使用标普500指数,其余均使用MSCI指数。“新经济”选用通信服务、可选消费、必选消费、医药、IT五个板块,“旧经济”则为能源、金融、工业品、原材料、房地产、公用事业六个板块。)其表示,“MSCI中国指数中盈利增速更高的‘新经济’占比持续提升,股指质量已有明显提高,这是支持近年外资持续流入的重要支撑所在。”
张可兴表示,非常看好未来“新经济”这一产业方向,“我们未来的发展,其实就是要重走美国80年代以后的以科技带动经济增长这样的路线。另外,目前阶段,整个‘新经济’所代表的产品和服务也符合当下年轻人的消费趋势,这种潮流势不可挡。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未来是由这些‘新经济’去带动的。未来A股的生态一定会向‘新经济’方向去变迁。”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