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城市榜单出炉:长沙突围,郑州武汉可期,深圳令人意外

朱玫洁/文     

2020年11月18日 14:21  

本文3753字,约5分钟

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意味着城市发展要更健康、更安全、更宜居。由此衡量,哪些城市走在前列?

11月16日,华东理工大学社会工作与社会政策研究院第三次公开发布中国城市社会发展百强榜。相较其他更注重经济实力的榜单,这个榜单更注重城市社会发展指标,比如社会组织规模、每万人拥有教师数量、医疗基础设施规模等。

该榜单来自何雪松教授和吴开泽副教授领衔的研究项目“中国城市社会发展指数研究”课题组

“社会发展跟经济发展有一些不同步性。我们如果只看重经济发展,那么就忽视了很多人的需求。今年的榜单更加突出城市的民生、公共健康、更加重视城市的教育和就业,更强调社会治理,更关注人口长期均衡发展。”研究团队负责人之一、华东理工大学副教授吴开泽告诉城叔。

总体来看,与去年相比,总榜前十强并无新城市入围,不过十强内部名次发生变化。

2020总榜十强:北京市、上海市、深圳市、广州市、重庆市、杭州市、南京市、天津市、武汉市和成都市

2019总榜十强:北京市、上海市、深圳市、广州市、重庆市、成都市、杭州市、天津市、南京市和武汉市

“杭州与南京位次前进,成都和武汉位次后退,这也与今年指标调整有关。”吴开泽表示。比如,今年的社会保障与社会救助、社会治理与公益慈善的指标权重有所提高,而在这个分项上南京、杭州较成都武汉更有优势。不过,成都与武汉分别在医疗和人口两个分榜上表现强势,各自挺进前五强。

总榜包括七个一级指标,分别为:经济发展与民生保障、人口发展与社会潜力、生态文明与环境治理、社会治理与公益慈善、公共教育与科技文化、公共医疗与居民健康、社会保障与社会救助。

城叔将从最受关注的经济与人口、社会治理以及医疗与教育几个方面,具体分析各指标十强城市表现。

不过,必须指出的是,当下,各个城市都很热衷排名,就各个榜单而言,更多是通过“数量”来衡量地区某一领域发展水平,固然有一定参考价值;但对城市来说,数量之外,如何在“质量”上不断提高,让市民更有获得感,才是更值得关注的衡量指标。

长沙经济表现亮眼,珠三角人口潜力突出

在经济发展与民生保障中,吴开泽说,“我们既考虑了地区生产总值,也考虑了职工平均工资、失业率、恩格尔系数等更多体现民生水平的指标。”

在这一分榜中,四大一线城市北京、上海、深圳、广州稳坐前四甲,长三角城市南京、杭州紧随其后,老牌北方城市天津守住第七位,中西部武汉、重庆、长沙占据十强最后三席。区域经济发展依然呈现东强西弱局面,而区域性中心城市经济发展与居民收入水平普遍较高。

经济发展与民生保障前十城市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长沙首次挺进该分榜前十,也是十强城市中唯一的地级省会城市。

“感觉长沙这两年不知不觉‘上来了’。”吴开泽表示,数据统计出来后,研究团队对比发现,长沙虽然经济总量不抢眼,但在职工平均工资、第三产业贡献率、城市化率、城镇就业率这四个方面都保持了不错的水平。

除了经济,人才也是城市综合竞争实力的重要衡量指标。

在人口分榜——人口发展与社会潜力方面,珠三角表现亮眼。前十城市中珠三角占据四席,其中广州、深圳、东莞包揽前三席,佛山则位于第七。

人口发展与社会潜力前十城市

研究团队认为,珠三角以制造业为主,经济发展水平较强、就业机会多,同时社会保障好,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跟以前相比,我认为近年来珠三角地区对外来人口的态度更加友好,外来人口在城市中享受的社会福利和保障不断改善,整个社会风气也对外来人口比较友好。”吴开泽表示。

“城市社会的发展还表现在开放性,人文关怀也是城市提升吸引力的重要因素。”研究团队提出,深圳以“来了就是深圳人”的包容性持续吸引着外来人口,城市整体也表现为年轻化状态。实际上,近年在放宽落户门槛方面,广东省的城市一直走在前面。

同时,数据还显示,珠三角地区拥有较高的人口自然增长率和较少的老龄人口,有利于降低当地老龄化程度,这也是地区发展的关键优势。由此,珠三角地区仍然是我国人口流入和人口增长的重要区域。

另外,近年来,郑州、武汉、合肥、青岛等区域中心城市、制造业大市也入围人口分榜前十名。其中,武汉、郑州在校大学生这一指标表现突出,其高校在校大学生都超过100万,与广州一起位列该指标前三甲。这也意味着这两座中部城市在城市人才资源潜力上未来可期。

东莞入围社会治理十强 中部城市集体缺席

“我们现在提共建共享,很多事情如果只靠政府去管,它的成本其实会很大。如果由社会参与,治理成本可以降低。”吴开泽表示,现在有很多政府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比如养老服务、残疾人帮扶等。一些街道、社区内部也有公益慈善组织、社工等参与社区治理、开展文化活动。

衡量一座城市社会活力,也可从其社会组织发展的情况入手。

在社会治理与公益慈善分榜评估中,包括社会组织数、人均社会服务经费支出等指标。“考虑到慈善是文明进步的标志,体现社会中人与人信任和依赖关系,也将人均社会捐赠等放入了指标体系中。”吴开泽表示。

在该分榜中,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以及天津、重庆两个直辖市都以较高发展水平位列前六甲。另外,杭州、南京、成都也跻身前十。值得注意的是,前十中还有唯一的地级市东莞。中部城市则缺席前十。

社会治理与公益慈善前十城市

研究团队认为,城市社会治理的发展需要依靠较强的经济基础,而不同城市在社会治理模式上,特点不同。

比如,北京在5项二级指标:公共管理和社会组织从业人员数、人均社会服务经费支出、社工机构数、持证社工数、人均社会捐赠上均名列榜首。近年北京积极推进街乡吹哨、部门报到的改革,推动社区、社会组织、社工“三社联动”,将城市治理重心下移、资源下沉。

上海则在养老服务机构数上排名第一。上海是我国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自2005年率先提出“9073养老服务格局”,长期关注养老服务发展,去年出台《上海市深化养老服务实施方案(2019-2022年)》,力求打造与国际都市生活品质相适应的老年人长期照护体系。

东莞虽为地级市,但在创造政策环境上为社会工作发展投入较多,也提供了专项扶持资金,为社会治理的创新提供空间。2018年,东莞获得全国社会工作示范市和全国社会治理创新优秀城市。

“社会工作要发展得好,也在于政府能让渡空间,创造良好环境。”吴开泽表示。

医疗与城市等级挂钩 珠海跻身教育前十

医疗与教育是市民生活中最在意的两大公共服务领域,也是衡量城市社会发展水平不能绕过的领域。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引发市民对医疗资源和公共卫生的广泛关注。在今年的城市发展体系中,研究团队特别增加了“公共医疗与居民健康”分数权重。

研究团队认为,医疗资源的数量和质量、配置医疗资源的效率都体现出城市社会竞争力。指标体系也着重于衡量城市医疗体系总体规模,包括全科医生人数、医院床位数、医院数等,另外还有人均预期寿命、孕产妇死亡率等层面的指标。

整体而言,在该分项十强榜单中,呈现两个特点。第一,十强城市囊括四个直辖市,其余均为副省级以上省会城市,表示出公共医疗和居民健康资源与城市行政等级较强程度的关联性。

第二,十强城市相对于其他分榜,区域分布较为均衡。从东西角度看,包括四座中西部城市,从南北角度而言,包括四座北部城市。尽管从百强城市来看,仍然呈现出东部沿海地区较发达的不平衡情况,但各大区域都有医疗资源强劲的中心城市起到辐射作用。

公共医疗与居民健康前十城市

“基于历史原因,我们的医疗发展水平与城市行政等级基本挂钩。”吴开泽表示,一般来说,有好的医学院,往往就有好的附属医院,地方的医疗水平发展就会更好。而好的医院和医学院的建设不是一蹴而就,需要十几年、几十年的积累。北京和上海公共医疗资源优势尤为明显,人均寿命也位居前茅。

相比之下,教育分榜十强城市排名较令人意外,除北上广深及南京、杭州外,珠海、克拉玛依、拉萨、太原也跻身前十。

公共教育与科技文化前十城市

如何理解排名与大众印象之间的偏差?

吴开泽解释,与衡量医疗设施总体规模不同,在教育资源方面,本次榜单主要观察人均水平。例如,每万人科研人员数、每万人高等学校教师人数、每万人中小学教师人数等。从这个角度出发,一些教育公共服务底子较好的中小城市,也脱颖而出。

珠海是全国首个实现12年免费教育的城市,也是广东省第二大高等教育基地,排在该分榜第四名。与珠海类似,太原在每万人高等学校教师人数上表现亮眼,位居该指标全国第4位,另外每万人科研人员数位居全国第9位。

克拉玛依作为老牌石油城市,其优势指标在于每万人公共图书馆藏书数,位居全国首位。2018年,全市人均到馆率达到0.85,高于东部发达地区0.6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深圳在该分榜上的排名仅次于北京,主要在于深圳依托雄厚的经济实力,不断加大教育投入,包括义务教育、高等教育等。其人均科学教育支出指标名列全国榜首。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