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蛮人”逼退了吴一坚,ST金花实控人“陡变”?

文 | 王 朋 /《财经》杂志西部中心公司产业组研究员   编辑 | 方彬蔚

2020年11月26日 19:18  

本文3049字,约4分钟

陕西前首富吴一坚,曾一手缔造金花系,巅峰时掌控世纪金花(00162.HK)、ST金花(600080.SH)两家上市公司,更在2013、2014年,以逾40亿身家连续称霸陕西富豪榜。

时也运也,人生前半程顺风顺水的吴一坚,如今却是流年不利,继转售股权、失去对港股上市公司世纪金花控制权之后,他不得不面对另外一个现实:上市公司ST金花的第一大股东之位,如今也已不再姓“吴”。

事实上,ST金花的股权争夺大戏中,当下的剧情发展超越了早先的剧本。

吴一坚请来纾困的“白衣骑士”邢雅江父子,通过董事会成员的变更,如今几乎已实现了对ST金花的掌控。

财经西部获悉,在近日召开的一次内部会议上,邢雅江称将在最近的董事会上提出任命自己为执行董事,以此获取更大授权,由其代表董事会对ST金花进行具体的管理。

上述内部会议还对ST金花人事及经营等方面做了进一步调整,邢雅江还要求上市公司用“产业搭台、地产唱戏”的手法,在西咸新区拿地……

当下,万科和格力的“野蛮人”经历,正在吴一坚身上上演。“吴一坚束手无策,离场是大概率的。”接近ST金花的人士对财经西部称。

交易所两次追问实控人

ST金花今年在信披操作上频频违规。

先是在3月份表示,控股股东金花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金花投资”)不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违规担保等侵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一个月后,又自曝金花投资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及存单质押,合计3.45亿元。会计事务所针对该公司2019年年报,也直接出具了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这相当于告诉所有人,ST金花“有雷”。

上交所、陕西证监局等监管部门自然不允,监管函、警告、处罚,成为ST金花及实控人吴一坚那段时间收到外界最多的“问候”,金花股份也成了ST金花。

等到7月初,通过司法竞拍成为ST金花第二大股东的邢博越,通过上市公司对外“明志”:未来12个月不会继续增持。

不增持这个承诺,邢博越隔天就 “反悔”了:增持还是会继续,且很有可能成为第一大股东。

如此前后言行不一、涉及信披违规,自然引起上交所问询。

邢博越的回复是,一方面不懂披露规则,更重要的是自己确实看好上市公司后期发展。但同时强调,自己不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未来两年不会干涉上市公司经营。

今年8月至11月期间,邢博越与其一致行动人,通过二级市场集合竞价方式,持续增持ST金花。截至11月10日,累计持有7598万股,占比20.357%,一举超过了金花投资(持股19.14%),成为ST金花第一大股东。

虽有此前表态不会谋求控制权,但持续不断的增持动作,还是引起上交所再次发函:

——为何增持?

——是否想谋求控制权?

——是否前后信披不一致?

内部会议泄漏了“天机”

11月26日,邢博越及其一致行动人再次发布增持公告,累计增持比例已达到21.35 %。

同时再次强调,不会主动谋求上市公司控制权,但也留下了悬念,“邢博越先生会以上市公司的稳定发展作为自己后续行为的首要考量。”

对邢氏父子的“毁诺”行为,吴一坚亦是毫无办法。

“邢雅江说他与吴一坚是同学、兄弟。吴当时走投无路,又不想股份旁落,所以找他帮忙。私下应该有其他约定,比如到时股权回购之类的。”接近ST金花的人士告诉财经西部,“所以邢在二级市场扫货的时候,吴一坚应该挺意外的,谈好的不增持,突然又增持了。但他也控制不了。”

就在增持的同时,邢博越及其父亲邢雅江,不断对ST金花进行着“渗透”,此前给上交所承诺不会对公司董事会进行变更、不提名新董事进入董事会、不干涉上市公司经营等事项,皆抛之脑后。

6月底,ST金花年度股东大会选举出新一届董事会成员。

吴梦窈、崔升戴、邢雅江、张朝阳四人任董事;张小燕、郭凌、师萍任独立董事;崔小东、李鹏为监事。

《证券日报》报道,西部投资集团曾于6月30日发布消息称:ST金花股东大会产生新一届董事会,集团董事长邢雅江、总经理张朝阳当选董事,集团推选的张小燕、师萍当选独立董事,集团巨亚娟当选上市公司财务副总监。经董事会选举,张朝阳为ST金花董事长。

此外,监事崔小东的另外一个身份是西部投资集团总稽核。

外界原本预测的“接班人”吴梦窈(吴一坚之女),则出任ST金花副董事长一职。

更多的佐证来自ST金花近日召开的一次管理层会议,邢雅江表态要“代表董事会对企业进行具体的管理”。

财经西部获取的会议录音及会议纪要中,邢雅江说得很直接:“我是个做资本的,前后给ST金花投了8亿,每月利息1000多万,损失严重……(所以)为了维护我的利益,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公司股份到20%左右,成为第一大股东。”

事实上,邢雅江还在寻求更大的话语权——“基于目前状况,我要加强管理公司,在近期的董事会上,我会要求董事会任命我为执行董事,给我更大的授权,由我代表董事会对企业进行具体的管理。”

他说盘活金花靠“讲故事”?

当初的“白衣骑士”,而今成了“野蛮人”。

邢雅江在不断加强对ST金花控制的同时,也在弱化着吴一坚的印记。“ST金花是吴总的心血,吴总很重感情,一直说金花是他最后的娃,舍不得。但是有时候形势比人强。”邢雅江将自己成为ST金花老板的原因归结为“迫不得已”。

邢雅江对同学兼兄弟的吴一坚,他也早有安排,“这个企业毕竟是吴总创立的,有这么深的感情了,后续对吴总的安排,在新股东进来之前,我希望咱们这一届董事会授予吴总终身荣誉奖。”

大权在握的邢雅江对ST金花后续的经营,也在这次管理层会议上做了明确部署,“明年(2021年)利润要做到2个亿,每股在60元,7年以内要到市值1000个亿”。

这个目标对ST金花颇有压力——过去三年公司净利润累计堪堪过亿,股价长期徘徊在6块钱左右,当前市值22亿元……

在地产领域深耕多年的邢雅江,有着自己的逻辑,他给ST金花开出的“药方”是“产业搭台、地产唱戏”。

邢雅江要求管理层要调整思路,学会利用好产业政策,比如“在沣东、沣西申请医药产业园,概念故事要讲大,500亿的规模,但要配套200亩住宅用地,基本就可以覆盖建厂成本,过三五年新厂就值五六十个亿,我们再搬迁……来回做几下,这比卖药挣钱得多。”

当下,作为一手缔造ST金花的吴一坚,鲜衣怒马已是过往,“终身荣誉”是邢氏父子留给他的最后体面。目前的他手中几乎没有可以打的牌——悬在金花投资头上的资金问题,仍是萦绕他心头的困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