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后代周洪斌:在西安的家园“保卫战”!

文 | 罗   兰  《财经》杂志西部中心商业人物组研究员   编辑 | 方彬蔚

2020年12月02日 18:14  

本文5064字,约7分钟

“全国业主自治界的专家都认识我,如果不认识,说明他还不是专家”,西安心晴雅苑小区会议室里,爽朗的笑声不断传出来,作为主角的周洪斌声音特别洪亮,她说“这就是我的‘江湖地位’”。

出生于红色家庭的周洪斌,浓密的短发,眉宇间飒爽英姿。她的外祖父邓力群,作为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

从正师级岗位退休后,本来应该安享晚年生活的她,干起了一场激情澎湃的“家园保卫战”,她提倡实行业主自治,通过法律手段解聘前期物业,收回被强占的地下车库,前前后后打了8场官司……

正在进行中的这场会议,客人是东北某市的人大、环资委、住建局人士,考察的主要目的也是如何推行“业主自治”,解决业主与物业之间的“痼疾”。

会议的前半程基本上是周洪斌一个人的舞台,她一面历数业委会的工作,一面不断让人递上各类报表资料。说到激动处,周洪斌脱掉外套,手臂裸露在早冬13ºC的空气里。

出生于红色家庭

1962年,周洪斌出生在长春,父母都在吉林大学工作。

彼时的长春,作为国内重要的工业基地,拥有第一汽车制造厂等令人瞩目的“共和国长子”,建设新中国的热情和豪情随处可见。身为知识分子,周洪斌的父亲也投身于时代洪流。

“父亲忙的时候,我经常一周都见不到他……”,接受采访的周洪斌回忆。

从事核物理研究的周父,遵循着三点一线的生活:总是清早出门,下午回家吃饭,随即又赶回到实验室。“从没带孩子玩过,也不许我们和同学相互串门”。

作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外公、外婆,对周洪斌的母亲也是无暇照顾,从小都是在延安保育院生活。

“母亲小时候没有得到过爱,所以不知道该怎样对待自己的孩子,她的身体也不是太好。”谈及对母亲的回忆,周洪斌对财经西部称。

身为长女的周洪斌很小就学会了料理家务。从小就会做饭,初中时就给弟弟做起了棉裤。

虽然不是被无微不至地照料着长大,但几十年后说起父母,周洪斌仍感念他们的爱和影响。她称自己承袭了母亲开朗、爱交朋友的性格,而父亲在她人生的每个重要节点都有着定海神针般的影响。

初中毕业时,周洪斌想去考中专,谋划着能早点工作。父亲却“连哄带骗”地让她考了高中;高考时她想上军校,父亲虽然不赞成,和她一番昼夜长谈,周洪斌依旧坚持己见。而这一次,父亲尊重了她的选择。

在那个崇拜军人的年代里,18岁的周洪斌如愿考上了位于郑州的解放军测绘学院。

“当时招女生的军校不多,可选择的专业更少。高中班主任看到‘航空摄影测量’专业,就跟我说,你就学这个,将来你可以坐在飞机上跟我们招手”,周洪斌带着笑声回忆。

少女时代怀着浪漫憧憬,穿越漫长的路途,周洪斌从白山黑水奔赴了中原大地。上世纪八十年代,从长春到郑州必须要在北京中转。每次经过北京时,她都要去探望在那里工作的外公——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的邓力群。

被问及对外公的印象时,周洪斌称其“寡言而威严,并不平易”——这是别人笔下的邓力群,周洪斌觉得这句话写出了外公的神韵。

“每次和他说话,我都很紧张”,由于外公工作繁忙,见面次数不是太频繁,在周洪斌的印象里,外公除了问家里情况之外,最喜欢谈到的都是些“大问题”。

事实上,作为孙辈里的老大,学习成绩又很出色,外公一直以周洪斌为傲。有一次,周洪斌参观中南海,外公身边的工作人员告诉她,外公的工作证里,一面放着自己的证件照,另一面放着她的军装照,而这也是外公放在证件里唯一的亲人照片。

1984年,周洪斌大学毕业,分配到了沈阳军区,同班的大学男友则分去了西安。两年后与男友结了婚,周洪斌很想调到丈夫身边,也没有想过要去找关系。直到1989年,她才调任西安,与丈夫团聚。

进入西安某部队研究所后,周洪斌先干技术,后来转为科研管理。2007年,她工作过的团队参与“嫦娥一号”摄影测量工作,完成了月球第一张地形图的测制。周洪斌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外公,老人动情地说:你们为国争光了。

2016年,周洪斌从正师级任上退休,不承想到退休后的生活会和业主维权扯上关系。

夺回业主自己的车库

2018年1月8日,凌晨五点,灯光昏黄,小区内一片寂静,多数住户还沉浸在睡眠中。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打破了这片宁静。声音来自心晴雅苑小区的地下车库通道,20余名人高马大的保安,簇拥在大红围巾裹头的周洪斌周围,他们要去打一场“车库光复战”。

这场冲突源于小区业主大会6年前解聘了的前任物业,这家物业公司撤出后,仍然占据着小区地下车库,还在对外出租获取收益。

这让周洪斌很愤慨,从住建局取了小区图纸后,她反复研读涉及到的法律法规,最后确认——人防地下车库属于小区业主的共有财产。

随后,业主委员会在小区张贴了告示,称业委会将从2018年1月1日起收回地下车库的管理权和使用权,前任物业对告示丝毫不理会。

于是,周洪斌决定,带着外聘的保安要夺回地下车库。

进入地下车库后,周洪斌指挥保安将前任物业设立的办公室清理一空。移动岗亭、办公桌都被移到小区门口,进程紧促麻利、有条不紊。

反应过来的前任物业赶到时,发现占据的“阵地”已然失守。

昏暗的地下车库里,不甘心的前任物业与周洪斌怒目相对,说她“给军人抹黑”,“你现在这是强占”!

周洪斌毫不示弱地回击:“全体业主是投资人,这是我们的财产,你们才是强占”!

前任物业人员语带嘲讽:“你权真大”!

周洪斌则理直气壮:“我是全体业主选出来的,我代表全体业主,当然我的权大”!

带着保安穿过小区,周洪斌高高扬起一只手:“我的地盘我做主”!

周洪斌所在的心晴雅苑小区坐落于西安市雁塔路,建成于2003年,共有4栋楼,236户业主。其中的1号楼被一墙之隔的西安某部队研究所买下,用来安置72户军人家庭。

然而,入住后的物业管理却问题频出,小区外墙瓷砖脱落,电梯频发故障,公共绿地杂草丛生。管理跟不上的前期物业公司又把每月150元的停车费涨到了450元,这些举动彻底点燃了业主们的怒火。

于是,小区业主们有了成立业委会的想法。业主代表找到部队研究所的一位退休领导,希望1号楼能够参与业委会的成立。这个任务被交给了周洪斌。此时,她是该研究所干部,负责科研管理。

一头短发的周洪斌,有一双英气的浓眉,眼神清亮,笑起来眉目弯弯,显得爽朗而亲和。“照顾好小区的事,也是替部队解难嘛!其实在筹备成立业委会初期,我并不是业主们期许的主任人选。”接受财经西部采访时的她,思维敏捷,口才利落。

也害怕但那是后怕

自2013年起,周洪斌带领业委会起诉前任物业及开发商,前后打了8场官司,先后收回了物业楼、车库等共有财产。“骨头比较硬,做事认真,这来自家庭的影响。”周洪斌自我评价。

事实上,在率众夺回地下车库的高光时刻之外,周洪斌也经历过孤单无助。

早先与前任物业人员对峙时,四五个男子手持棍棒,将周洪斌逼进一间空置的屋子,还将屋门进行反锁,在场的其他业主都被挡在了门外。

回忆起来,周洪斌说当时的愤怒大于恐惧,她选择了报警。

(业主自治的)很多事情是由民间一步步,一件件事儿做出来的,是通过一个个官司打出来的,很不容易”。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陈幽泓在讲座上称。

来自心晴雅苑小区业委会的统计,从前任物业和开发商手中收回小区共有物权的管理权、经营权、收益权后,自2012年到现在,小区全体业主获得了共有收益400余万元

面对较大利益的时候,物业公司往往不愿轻易让步。单就西安市而言,物业公司与业主的冲突事件也不在少数。

2009年,西安万强艺术家小区的业主左宏炜因为参与筹备业委会,被开发商和物业雇凶打死;2017年,华府御城小区有业主因成立业主委员会等问题与小区物业发生冲突,业主遭疑似物业人员殴打致重伤;2019年,珠江新城小区业委会主任赵云飞在家中遭遇3人入室殴打……

这些年,为了保护业主们的公共利益,周洪斌几次在冲突时表明自己的红色家庭出身。当年想要调动工作时她也没有这么做过。

对此,周洪斌并不担心会引来争议,她说“我行得端坐得正”。

“害怕过吗?”

“有时也害怕,但那是后怕……”

与前期物业及开发商的8场官司,周洪斌只因为外出缺席了一场,其余的她全部出庭。

其中一场是开发商起诉心晴雅苑业委会,要求支付物业楼补偿金192万元。周洪斌觉得律师费太高,干脆没请律师,自己当辩护人。

她自己准备的辩护词,援引大量法律法规条款,证明物业楼的费用已计入小区建设成本,业主在买房时已经支付,物业楼的产权应属全体业主共有。辩护词后面附着厚厚的法律法规原文,是她几年来收集、整理、装订的。

出庭当天,她穿着白衣服,系了黑丝巾,短发利落,天生的大嗓门中气十足。

“后来想想,我当时也真是胆大。192万啊,要是输了可怎么向业主们交代?”,周洪斌两手一拍,忍不住笑了起来,最终她赢了官司。

2011年,周洪斌开通了博客、微博,内容基本都是关于业主维权和小区自治的。微信普及后,她又建立了陕西业主互助群、西安业主互助群、西安业委会主任群。

业主自治没有终点

窗台和桌面上摆满了盆栽,时值初冬仍青葱盎然。

一朵鲜艳的永生玫瑰,绽放在周洪斌家的茶几上,“这是儿子知道我喜欢花,今年过生日时送我的礼物”。

周洪斌的穿着考究,旗袍,长裙,搭配各色丝巾。一对耳环,流苏垂坠,摇曳生姿。

这种爱美之心被周洪斌带到了小区环境的改良上。她喜欢绿植,和新的物业一起在小区规划了玫瑰园、玉簪园、牡丹园、芍药园,前后购买、种植了上百种花卉。

相比维权时的杀伐决断,在业主自治后的小区建设中,周洪斌涓滴积聚的耐心凸显。

自2012年起,周洪斌带领业委会,开展小区硬件建设150多项:重建小区大门、维修4栋楼的屋面防水、更换9部电梯的缆绳、更新瘫痪多年的消防系统、修建电动自行车棚、翻新物业楼等。

这些费用都从共有收益中支出,业主的专项维修资金基本没动。

与新物业的合作关系,是小区长治久安的基石。2017年7月,紫昕物业被心晴雅苑小区业主大会选聘为新一任物业服务机构。

新的物业入驻后,周洪斌又有了新想法——实行酬金制。

在酬金制下,小区的所有收益归业主,由业委会代为管理,物业只按比例收取酬金。物业的每一笔支出都须先报预算,业委会审批后方能实施。

这种方式对业委会财务管理的透明度和专业度提出了要求。业委会专职财务闵婕是去年到这里工作的。介绍她来的朋友说去那里,你不用做假账……

周洪斌要求闵婕,做的报表要她能看懂,她说“这样业主们才能看懂”。

在制式报表之外,闵婕专门编制了清晰易懂的收支明细表,和周洪斌反复讨论、修改后,张贴在物业楼的公示栏里,供业主们查看。

事实上,收复权力并不是业主自治的终点。在周洪斌的构想中,下一步是打造一个熟人社区,“小区是业主共同的家园,要发动大家都参与到小区的公共生活中。”

为小区70岁以上的老人办集体生日会、举办摄影、合唱、棋牌等各类比赛、资助小区5个兴趣小组、节日一起包粽子、吃饺子、结伴出游、发起“百日除草”活动,鼓励业主为小区花坛除草,换取蔬菜和水果的奖励……

每天出门前,周洪斌都要去小区花园,修剪枝叶,顺便浇水。她尤其钟爱1号楼下的玫瑰园。从四月初绽到凌霜盛放,瓣重蕊叠的玫瑰花常出现在她的朋友圈。小区的玫瑰花也像她本人的写照——铿锵,带刺,偶尔扎手,却又芬芳不已……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