饿了么月活反超美团外卖有玄机 美团社区团购的未来价值或高于外卖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2月05日 19:00  

本文3736字,约5分钟

近期,一则股市“永动机”的微博带火了多个主角,美团因投资理想汽车,三季报获取近60亿元投资收益就是其中一例。除了“永动机”,堪比“千团大战”的社区团购也少不了美团的身影。王兴甚至声称,要将美团优选这个新业务作为整个业务的优先战略领域,在这个互联网巨头激烈争夺的领地大展拳脚。
围绕美团三季报及社区团购这个最火的新业务相关话题,本期《红周刊》特邀请独立互联网分析师尹生、长期关注美团的投资人程俊、具有十余年互联网创业经历且专注于互联网科技成长股投资的独立投资人@老鬼的逻辑共同进行探讨。在他们看来,社区团购等新业务是美团本季的重头戏,社区团购是本地生活基本盘业务,补上了电商版图最后一个生鲜板块。对于美团、拼多多和阿里而言,这是一场谁都输不起的战争,既是防御战,更是进攻战,“三国杀”甚至“多国杀”就此展开。

美团外卖基本盘稳定
优势还在扩大

《红周刊》:11月30日,美团公布的2020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经营溢利67.24亿元,同比大增364.6%,不过这其中有58亿元是通过投资获得的收益,比如主要得益于理想汽车上市等带来的投资收益。事实上,经调整后实际盈利为20.55亿元,同比增速5.8%,低于去年同期的7.1%。财报发布当天,美团股价大跌超过7%,您认为投资者在担忧什么?
程俊:调整是因为股票涨多了。从年初算起,美团涨幅200%,获利盘十分巨大,除非出一个所有指标都远超预期的逆天三季报,否则股价回调压力很大,而且临近年底机构做考核,提前卖出锁定利润也是情理之中。
我个人认为美团三财报很不错,核心领域的优势进一步扩大,新业务曙光已现,未来的确定性更高了。至于经营盈利,并不是美团当前生命周期的重点(重点是O2O领域的统治地位,这个代表未来),利润适当参考就可以。
@老鬼的逻辑:我认为比“投资者在担心什么”重要的是:投资者该关注什么。
作为互联网成长股,关注美团财报也要从价值成长的逻辑来解读。美团在基本盘价值打造、基本盘价值释放、基本盘价值迁移可无限循环发展下去,美团自称的无边界商业游戏,其逻辑也源于此。用这个逻辑看美团业务和三财报数据就很清楚了。
外卖是美团的基本盘业务,从财报中商家数、交易人数、交易笔数、GMV等数据,可以判断美团外卖基本盘地位是稳定的,其优势甚至还在扩大。外卖本身的盈利数据不是最重要的,牺牲局部利益而扩大基本盘优势,才是正确的战略选择。
到店酒旅等是第二阶段基本盘的跨界释放,让美团快速成为头部玩家并实现躺赢,贡献了美团主要净利润。既然外卖基本盘稳了,这块业务就是锅里的肉了,短期受外部环境影响有波动,很正常,也不用太在意。
社区团购等新业务,是美团第三阶段基本盘价值迁移,这也是本季的重头戏。
《红周刊》:外卖业务依旧是美团平台最活跃的部分。三季报显示,其外卖交易金额同比增长36.0%至1522亿元,交易笔数也同比增长30.1%至3490万笔。但饿了么的数据也表现抢眼,据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饿了么在10月份的MAU(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越美团外卖,这是饿了么近两年以来月活用户首次在App端高于美团外卖。怎么看美团外卖的竞争能力?
程俊:第一,美团在市场份额是饿了么两倍多的情况下,在饿了么接入支付宝,且提供“百亿补贴”亏损竞争的情况下,仍然保持了比饿了么更快的增长速度,这本身就是市场统治地位的表现,也是规模效应的必然结果。阿里在该领域,几乎所有的手段都用上了,仍然阻挡不了市场份额的下降,再加上国家反垄断指引的发布(同时禁止二选一和恶意亏损竞争),没有持续恶意补贴的饿了么,在美团越来越大的规模效应下翻盘的希望有些渺茫。其次,饿了么在10月份的MAU(月活跃用户)已经超越美团外卖的说法不准确,美团外卖的主倒流工具是美团APP,不是美团外卖APP,其实美团自身也是支持用户从美团外卖APP迁移到美团APP的,这种比较意义不大。我不认为外卖还有什么下
半场,我认为全场已经结束了,饿了么已经输掉了外卖领域这场战争,以后或许只是陪跑。
@老鬼的逻辑:确实,本季度美团外卖基本盘稳定且优势还在扩大,饿了么一个月的MAU超越并不代表基本盘的翻盘,对美团基本盘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而且基本盘不能只看C端,还要看其B端的覆盖数量和活跃等,美团本季的活跃商家已经飙升至650万。

社区团购的基本盘价值潜力
未来或高于外卖基本盘
《红周刊》:作为一个“无边界”的平台,美团从来离不开对新业务的布局,但如此倾全力投入一项新业务的举动还是引发市场关注。尤其是美团优选,王兴称之为“现在是我们整个业务的优先战略领域,而涵盖范围也是我们的重中之重”。怎么看美团对社区团购下沉市场的赛道?
程俊:社区团购这个领域是又一个十万亿的赛道,而且其用户和美团原有用户重叠度不高。美团现有用户都偏年轻,基本都是35岁以下的,未来几年可见的用户上限应该很难超过5亿,社区团购的用户基本都是35岁以上的,他们绝大多数都不是美团现有的O2O领域的用户。因此美团进入社区团购会迅速打开用户上限至8亿左右,新增用户潜在价值很高。如果美团能够在社区团购领域再次做到行业第一,我相信美团可以成为比肩阿里腾讯的伟大企业。
@老鬼的逻辑:这是美团无边界游戏的基本盘需求,前面说了,无边界的商业游戏,其逻辑在于基本盘价值三段周期的无限循环发展,要持续打造其第二、第三、第N基本盘,通过基本盘的无限扩张实现其无边界游戏。不是所有业务都能成为基本盘业务,但社区团购一定是,因为它满足了大众、刚需、高频、近场四个核心要素,其基本盘价值潜力甚至高于外卖基本盘。
尹生:将美团优选作为优先战略是必然的。美团现有的业务,围绕“吃”核心来说,到店业务是去现场接受服务,外卖是直接将服务送到家里,但还有很大一部分需求是购买原材料自己在家里加工,当然买菜只是其中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是慢慢通过社区团购方式渗透到家庭单位,社区团购强化美团到家业务部分很关键,实际上是对其业务的补充。
美团是一个生活服务平台,生活服务最终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因此社区团购是一个很好的往家庭渗透的机会。同时,社区团购又可以利用其现有的一些设施,为既有的设施提供强化的机会。因此,必然会作为优先战略。事实上,这也符合美团一贯的风格,比如,当大家在拼团购的时候,它已经全力以赴去做外卖,当大家看中外卖时,它已经加大力度做酒旅。美团的探索始终围绕生活服务展开。
《红周刊》:除了美团以外,滴滴、拼多多、阿里、京东等巨头也在纷纷入场。互联网巨头接连在社区团购领域发力的最重要原因是什么?社区团购的战略意义体现在哪些方面?
程俊:因为都输不起,谁在这个领域占据了绝对大的份额,谁就可以依靠规模效应,依靠高复购率,居高临下,高频打低频,侵蚀其他巨头的领域。与其说这些巨头是在进攻,不如说他们都是在战略防守。鉴于巨头太多,我认为社区团购三五年之内可能都很难出现一个绝对的行业龙头,但如果一旦出现,必然会具备万亿级别的价值。
@老鬼的逻辑:社区团购的价值释放和价值迁移潜高于外卖基本盘。社区团购补上了电商版图最后一个生鲜板块,更可能是最终实现线下线上消费大融合的桥梁。有谁拿下此基本盘,便可以是实现跨界打击,从线下消费打到线上电商,从社区团购打到到店酒旅等,对于美团、拼多多和阿里,是谁都输不起的战争,既是防御战,更是进攻战,“三国杀”甚至“多国杀”就此展开。
尹生:移动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很高了,但还有大量年纪较大和居家的群体相对较难渗透,社区团购更多的就是瞄准这类群体。比如各个社区里的叔叔阿姨们,过去他们可能更多的是线下购买,现在如果给他们提供一个机会,技术方面有适合他们的方式,而且价格非常有吸引力的话,那么渗透力将会是非常大的。
所以社区团购更多的还是用户端基于社区关系的重构。比如拼多多就是基于通用的用户关系的重构,瞄准的是一个人和他的朋友圈,或者是一群C的集合,然后去影响B。阿里则是基于传统电商,面向的是单个的人,是单独的C去影响B,因此不及拼多多对B的影响那么明显。基于此,拼多多可以迅速形成大量的需求,这样就能影响其供应链,甚至是B端的生产、设计,对产品重新定义,对生产流程重新改造等等。
社区团购可以理解为基于社区为单位的需求关系的集合,所以它比拼多多更加下沉了一点,这会创造新的用户渗透机会,而基于新的用户渗透机会,会对供应链产生很大的影响,而一旦涉及供应链,最后就有可能改变过去及现有的产业竞争格局,这里面就会有很大的机会。这也是这些互联网公司都去争夺这个市场的原因。
《红周刊》:相比其他互联网巨头,美团在下沉的社区团购领域布局,面临哪些优势与挑战?
@老鬼的逻辑:对于几家巨头而言,为社区团购筹备足够多的钱是必须项,但不是决定项。决定项还要看其既有基本盘积累的核心能力、核心资产是否能迁移到社区团购上,同时还要看团队本地生活的战斗力。
美团4个多亿的年交易用户在巨头中并不占绝对优势,基于外卖打造的本地履约能力,能否迁移到社区团购上,也还是个未知数,美团买菜、快驴等业务积累的供应链资源和能力,其绝对优势也并不大,但美团通过千团大战和外卖大战,充分证明了自己本地生活的能打,虽然终局现在难以料定,但美团大概率会成为战斗到最后的重要玩家之一。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