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倍创新”的苹果仍看不到天花板 “被误读”的特斯拉正开启万物互联

证券市场-红周刊     

2020年12月05日 19:00  

本文2833字,约4分钟

今年疫情以来,互联网科技公司的涨幅超过了市场的预期,美国的苹果、谷歌,脸书、亚马逊,以及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美团、拼多多、小米等数字经济巨头,今年的平均涨幅在50%-100%之间。但在快速的上涨中,有人认为互联网行业进入存量流量市场,竞争会愈发严峻。
对此,《红周刊》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特聘研究生导师、高瓴资本前董事总经理赵小兵。在他看来,数字经济领域最近的一次十倍创新是iPhone,只要触屏交互的智能手机不被颠覆,苹果公司依然是数字世界的龙头。与此同时,上述移动互联网超级船票获得者的垄断地位也不会被打破。诸多行业的数字化率还在进行,数字经济巨头们的天花板仍未见顶。
对于特斯拉的定位,赵小兵认为,如果我们将特斯拉仅仅看成新能源车,那就看错了。特斯拉就是汽车行业的iPhone—史上第一款智能汽车。今天,人人都在谈论万物互联,但是几乎无人提及最有价值的互联产品为何物。显然,马斯克早就给出了答案:重新定义了汽车的特斯拉,堪称万物互联的第一联!市场人士都看到了智能汽车的终极应用:智能驾驶。但是,罗马并非一日建成的,我们可能都疏忽了特斯拉中控位置那块突兀的显示屏:这才是马斯克的端到端的封闭系统,和iPhone如出一辙的是,当人们的视线被特斯拉电动车的外壳所吸引时,马斯克的汽车软件正在持续不断地迭代创新,这多像iPhone的iOS操作系统呢?不同的是,iOS控制的是手机,而马斯克的汽车软件控制的是特斯拉而已。

正是iPhone的十倍创新,才奠定了
苹果公司数字世界的老大地位
《红周刊》:有人认为互联网已经落幕了,那么如此巨大的财富增长该如何解释?
赵小兵:纵观数字经济百年创新史,堪称十倍创新的产品屈指可数。我的研究发现,几乎每次十倍创新的源头都是人机交互的变革。
个人电脑的早期是字符交互。直到乔布斯在施乐公司发现了奥托,这是史上第一款图形用户界面的电脑。两位当代的天才---乔布斯和盖茨,几乎立刻就断定,图形用户界面才是个人电脑的未来,因此,他们分别开发出麦金塔和Windows,这就是个人电脑领域的第一次十倍创新,同时终结了个人电脑领域的所有竞争。今天,无论Windows如何迭代,交互方式仍未超越图形用户界面的交互方式:鼠标和键盘。开发出Windows这款十倍创新产品,就是微软成为个人电脑时代霸主的全部秘密。
这迫使乔布斯在个人电脑以外突破边界:手机。此前,所有手机的交互方式都是拨号键盘,直到乔布斯发现了触屏交互技术。可以说,iPhone这款个人电脑以来唯一的十倍创新的硬件产品,正是建立在触屏交互基础之上的。
我的研究发现,每次十倍创新的结果就是,创新者终结所有竞争,赢得垄断地位。这就是苹果公司成为全球市值之王的全部秘密。
这一次,苹果稍微打破了完全封闭的策略,向全球软件开发者开放了软件应用商店。谷歌的安卓非常聪明地复制了苹果的iOS,并且授权给其他手机厂商,也照猫画虎地推出了安卓市场。这就相当于苹果和谷歌联手建造了一座数字方舟,进而出现了全球开发者争夺船票的壮观场面。
可以说,全球数字巨头们指数级的财富增长,正是和这座数字方舟有关。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超级船票拥有者。
《红周刊》:苹果公司为何成为最赚钱的公司之一?
赵小兵:苹果公司的赚钱秘诀就是,开发出iPhone这款十倍创新产品,同时,通过开放软件应用商店,吸引了全球最厉害的软件开发者。这些开发者绝非等闲之辈,他们是脸书、微信、抖音、支付宝、淘宝这些数字世界的基础设施,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和事业各个方面。
正因为如此,iPhone赚取了手机行业的大部分利润。同时,在苹果的损益表中,其互联网服务收入相当于向数百万开发者收取了“苹果税”,这就是他们获取暴利的秘诀。
我的研究发现,通常只有十倍创新者才会获得额外奖赏:垄断和暴利,其他竞争者只能争夺其余市场份额。取代苹果的唯一途径就是完成一个新的十倍创新,缔造一个新的方舟。

特斯拉是一台“智能汽车”
终局是自动驾驶,但过程被人们忽略了
《红周刊》:特斯拉的市盈率超过了1000倍,您怎么看特斯拉的发展空间?
赵小兵:特斯拉远不是新能源车这么简单,其实万物互联目前唯一成功的标杆就是汽车。大家都在谈万物互联,却没有提及哪种物的连接才是最有价值的。
特斯拉的中控有一个很大的显示屏,将这个显示屏拿走,换上iPad或手机,是一样的吗?我们坐在车里想看看路况,看看哪里堵车,想知道车以外的事情,但正在开车时不方便动手操作,所以需要一个新的方式和汽车进行交互。就像特斯拉的显示屏一样,它会有电脑的属性,有手机的属性,也有万物互联的属性,未来会很类似pad,我们通过它来实现所有想要实现的功能。万物互联发展到现在,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就是汽车被连网了。
但特斯拉的显示屏又不是iPad或手机,我们要意识到,这个变化是一个关键,最初电影被发明出来的时候,我们在礼堂里看电影,或者直接在村口挂一块布;当电视发明出来后,我们也试过很多东西,最后试出来新闻、体育、综艺、电视剧等适用于电视;再后来PC上的视频网站崛起,我们先是把电影和电视上的内容往视频网站搬,但这些内容不是最适合视频网站的,所以后来出现哔哩哔哩那种能进行弹幕互动模式;到后来手机被广泛应用后,微信、抖音成了最适合这个终端的应用软件。现在汽车成为了一个新的终端,我们在车上能用微信吗?只能用语音微信;能用抖音吗?当然不行,因为我在开车。所以当汽车变成终端后,我们就必须重新开放上面装载的应用软件。所以我们看到,马斯克不断在更新特斯拉上的软件,就像苹果不断更新iOS版本一样,从始至终,马斯克都将特斯拉当做一个电脑终端在运营。
我们可以说,特斯拉重新定义了汽车,并且开启了汽车的智能时代。自动驾驶是终局,过程是持续不断地迭代创新和驾驶数据的获取。这才是特斯拉高估值的真正支撑点。
《红周刊》:这么看来,苹果、华为造车有很大优势。
赵小兵:当然,但是苹果和华为都没有动,任正非之前在公司内部开会说,谁提造车立马给他调离岗位。我认为老爷子很聪明,他在等待时机,如果我们将特斯拉比作是iPhone,那么汽车领域的安卓是谁呢?这才是中国企业的机会。
《红周刊》:对于全球其他一些造车新势力怎么看?
赵小兵:现在大家都往车那去了,没人在想新的智能终端在哪里。一些互联网公司想要造车,传统车厂又死死卡住了位置。自动驾驶这个目标一定会实现,但中间的过程需要慢慢走,历史上,真正的硬件设备十倍创新没有几个人能做到。说穿了,还有一个really big thing没有做,没有人在做汽车行业的“安卓”。
《红周刊》:您怎么看特斯拉现在的估值水平,动态市盈率已经1011倍了?
赵小兵:全球汽车厂商没看明白马斯克的野心,投资者也没看明白,很多是乱炒股票,高估值能否维持取决于他们在智能这件事上走多远。
《红周刊》:您认为特斯拉的边界有多宽?
赵小兵:特斯拉和苹果某种意义上很像,它的边界就是卖出的汽车数量。我们可以一个季度一个季度的观察交付新车数据。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