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银行迎来“补血”潮

本刊记者 王立峰  

2020年12月05日 19:00  

本文8445字,约12分钟

•编者按•
政策鼓励,叠加资本市场回暖,商业银行正在迎来资本“补血”潮。这也有望纠正中国商业银行长期以来存在的供需结构不平衡。
四季度以来,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渠道开始回暖。IPO方面,发行节奏有所加快,刚刚过会的上海农商行距离厦门银行登陆资本市场仅一个月。随着上海农商行上市,A股将迎来第38家上市商业银行,年内第2家。上市公司公告也显示,进入9月份以来,商业银行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案例不断:6只永续债发行获得监管批准,7只永续债成功发行,发行频次明显比前几个月加快。此外,邮储银行本周刚刚公布了300亿元的定增方案,长沙银行也准备定增募集60亿元资本金,江苏银行配股即将落地。
迹象显示,监管层正在鼓励商业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壮大实力,以服务实体经济。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案例的增长,源于资产规模的快速扩张。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中国商业银行资产规模增长11.8%,成为2017年以来最高资产增速。
受到央行三季度货币政策报告有关银行新发贷款利率上升因素的刺激,11月27日,商业银行股股价大涨。事实上,四季度初以来,商业银行的整体估值就不断上升,板块指数上涨16%,单就涨幅来说,目前已是2014年四季度以来第二大季度涨幅。伴随市值回升,催生银行股权融资内在需求,商业银行有望迎来包括IPO发行节奏加快、定增,次级债券、永续债等资本“补血”大潮。

银行资本亟需“补血”
  公告显示,当前中国监管机构正在密集批复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方案,支持银行发展。
  11月26日,交通银行公告,其境外发行永续债补充资本金成功,募集资金28亿美元,这是中国商业银行首次在境外成功发行永续债。从9月至今,包括交通银行在内,成都银行、浦发银行、中国银行、兴业银行以及光大银行六家银行共计发行7只永续债(交通银行同期还发行一只境内人民币永续债),累计募集资金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期间6只永续债发行获得监管批准,具体发行主体包括了成都银行、工商银行、邮储银行等。
  股权融资方面,江苏银行配股即将落地。邮储银行业刚刚公告了300亿元的定增方案,邮储集团全额认购;杭州银行的可转债发行正在推进,长沙银行刚刚公布了60亿元定增方案。最近,区域性银行IPO上市动作也在加快,上海农商行刚刚过会,与厦门银行上市时隔一个月。
  商业银行紧锣密鼓的推进各渠道"补血",源于自身亦巨大的资本需求。
  一方面,随着经济活动加速,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快速增长。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商业银行资产规模262.47万亿元,同比增长11.8%,速度明显快于去年的9.12%,也是2017年以来最高增速,期间净利润负增长8.3%。这样的数据对于商业银行来说,意味着商业银行无法通过内源性利润增长满足资本需求。
  规模扩张,催生商业银行新的资本需求。以A股目前37家上市商业银行为例,2017年到2019年,全部加权风险资产净额增加19万亿元,依据这37家银行2017年的平均资本充足率13.81%测算,意味着其对资本的消耗或者占用至少需要2.6万亿元。商业银行的应对策略是通过永续债、次级债,以及IPO等方式不断补充资本满足资产扩张需求。
  另一方面,从银行资本的实际数据来看,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这两年整体下降。其与监管的要求之间的差距正在收窄。中国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商业银行前三季度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10.44%,相比年初的10.92%下降0.48个百分点。
  进入2020年,新冠疫情的发生,实体经济备受冲击,进而影响实体经济,这最终导致商业银行不良率的上升。银保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较去年末上升10个BP至1.96%,不良贷款余额增加4300亿元至2.84万亿元。与此同时,为支持实体经济而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央行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商业银行新增贷款大幅增长达7.5万亿元,这些都加速了商业银行的资本消耗,资本充足率的下降。
  银行资本是商业银行从事经营活动的本钱,具有损失
缓冲和消除银行不稳定因素,保护银行正常经营的功能。商业银行必须拥有一定数量的资本金,维持最低资本充足率要求,从而抵御商业银行的各类经营风险和其他风险,保证银行的经营安全。
  根据《巴塞尔协议》的要求,中国政府于2013年颁布制定了《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其对商业银行应该遵循的资本约束、信息披露等做出详细规定。办法规定,中国商业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大型系统性商业银行不得低于8.5%。
  这意味着,如果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不能有效满足上述要求,其业务开展以及经营将受到约束。以地处中原的某城商行为例,其2017年以来资产规模无法有效扩张,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资本不足导致。从2017年以来,这家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10.49%快速下降至今年年中的9.91%。过快的资本消耗导致这家银行对于规模扩张不得不小心翼翼。
  从实际来看,目前不少商业银行存在资本较低的局面。以今年上半年末数据为例,目前A、H股53家上市商业银行中,资本充足率低于12%的有7家,占比13%;低于13%的有20家,占比37%。此外,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低于9%的有18家,占比33%,其中就包含了前述正在推进股权融资的江苏银行、杭州银行,邮储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尽管为9.51%,在国有银行中最低。
  近期5个交易日股价暴涨45%的青岛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8.35%,其通过定增补充资本的可能非常大。从2019年至今,其资产规模快速扩张,平均资产规模增速约为18%,期间归母净利润增速仅为8%。过快的资产增长快速消耗着这家银行的资本,由此导致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2019年6月的9.22%下降至今年三季度的8.35%。
  资本不足影响商业银行信贷投放。为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缓解商业银行资本约束,从2018年开始,金融委多次召开会议研究多渠道支持银行资本补充问题,并公开表示支持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工具创新。此后,2019年,国常会等也多次强调要多渠道增强商业银行资本实力。
  正是在这个背景下,2019年商业银行迎来上市小高潮。Wind统计显示,2019年,10家商业银行登陆A、H资本市场,其中,A股8家,港股2家,是2016年以来的第二次小高峰。但是考虑募集资金额就不一样了,仅从A股来看,邮储银行的上市,单家募集资金327亿元,将2019年的中国商业银行A股IPO募集资金额推高至2010年以来的第二高位,全年募集资金654亿元(图1)。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