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人寿原董事长万峰:未来10~15年一定是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大发展的时期

2020年12月12日 19:29  

本文3485字,约5分钟

财经网讯 “相信未来10-15年一定是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大发展的时期。瑞士在保险研究院预计,未来10~15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保险市场。按照加大我国养老保险第二、第三支柱发展力度、加大健康保险业发展来看,随着寿险业务的稳定增长,保险业资产未来5年达可以到30万亿、10年超过40万亿。”新华人寿保险有限股份公司原董事长万峰12月12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

WechatIMG205

新华人寿保险有限股份公司原董事长  万峰

万峰介绍道,养老保险、健康保险业务都是长期资金积累业务。伴随着我国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的国内保险业自1979年复业以来,发展在近年明显加快。从总资产看,从起步到1万亿用了20年;1万亿到10万亿用了10年;从10万亿到20万亿,仅用5年。

他表示,面对保险业发展巨变,保险资产总量的巨变,保险资管应提升三种能力:1、提升险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2、提升资管投资专业的能力。3、提升资管风险管控的能力

最后,新华人寿保险有限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万峰对如何避免应对保险市场利差损风险提出三点建议。首先,低利率环境下降低负债利率成本是防范利差损有效方法,所有寿险当中的负债利率成本指的就是产品的定价利率。第二低利率环境下实施稳健的投资策略。第三低利率环境下保险公司应该多做短期的资产配置。

以下为发言实录

我们所处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是百年未有之大机遇。保险业同样也出在一个大变局的环境中。

一是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将提速发展。随着我国保障体系的不断完善,第二、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将提速发展。国务院、银保监会出台一系列政策,促进支持保险企业发展第二、第三支柱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原央行行长周小川、现任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都分别在不同的论坛上提出大力发展第二、第三支柱养老保险。相信未来10-15年一定是养老保险、健康保险大发展的时期。瑞士在保险研究院预计,未来10~15年内,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保险市场。保险行业协会长邢伟12月6号在“2020中国保险创新发展大会”据预测:“十四五”期间,我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未来5-10年养老金缺口达到8-10万亿元,

二是保险业资产总量将快速增长。养老保险、健康保险业务都是长期资金积累业务。伴随着我国养老保险、健康保险的国内保险业自1979年复业以来,发展在近年明显加快。从总资产看,从起步到1万亿用了20年;1万亿到10万亿用了10年;从10万亿到20万亿,仅用5年。

截至2019年底,中国市场化投资运营养老金规模约5.7万亿元,占我国GDP比例仅为5.8%。在许多国家,养老保险体系中二、三支柱资产规模在GDP的50%左右。在美国,这一比例甚至高达100%以上。我国2019年GDP接近100万亿元,即便是按照40%的占比计算,未来养老保险第二、三支柱的资产规模至少将在40万亿元以上。

“10月21日,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2020金融街论坛年会上就曾公开表示:目前第三支柱发展较为缓慢、占比过低,对养老的支撑明显不足。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加速到来,发展第三支柱已经十分迫切。

按照加大我国养老保险第二、第三支柱发展力度、加大健康保险业发展来看,随着寿险业务的稳定增长,保险业资产未来5年达可以到30万亿、10年超过40万亿。

面对保险业发展巨变,保险资产总量的巨变,保险资管应提升四种能力:

1、提升险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保险资金具有规模大、期限长、来源稳等特点,在服务国家重大项目和资本市场方面具有天然优势。近年来,保险资金在服务实体经济方面取得初步成效。截至2020年9月末,保险资金长期股权投资规模2.2万亿元,投资额占A股市场的3.44%,占我国债券市场的6.49%。“十四五”期间,保险业要聚焦国家“两新一重”项目建设,落实“大力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和多元金融产品”的金融改革任务,通过债权计划、股权计划、保险私募基金等方式,为大数据与5G、特高压、轨道交通、新能源、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提供资金支持。

2、提升资管投资专业的能力

作为财务性和战略性机构投资者,保险资金配置领域“从传统到另类、从公募到私募、从虚拟到实体、从境内到境外”,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和创新投资理念为资本市场稳定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基础力量,也持续发挥着社会经济金融“稳定器”和“助推器”的积极作用。

我国的保险资管仍属新兴的行业,更是一个年轻的行业。从允许保险资产投资渠道、领域等方面看,保险资产管理也就是最近10年才开始的。从这点讲,保险资管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也是一个年轻的行业。保险资管不同于其他的资管,基于保险资金运用的多方面性,保险资管属于综合投资管理。具体而言,要提升股票投资专业能力;股权投资专业能力;债权投资管理能力;不动产投资专业能力;衍生品投资专业能力。

3、提升资管风险管控的能力

保险资金不同于银行资金、基金和信托等资金,主要来自于民间老百姓的养老钱或治病救命钱。这些钱都是早晚要还的。因此,保险资管的风险管控比其他行业的资管都更加重要。

一是提升资产负债匹配风险管理能力,防止现金流风险。过去几年行业出现了诸如长钱短配、短钱长配、产品定价与资产管理“两张皮”等问题,部分机构投资激进,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给行业造成了潜在的利差损和流动性风险隐患。面对行业资管大变局,提升资产负债管理能力在当下的重要性日益凸显。良好的资产负债管理是保险业可持续发展的基石,是保险公司稳健经营的重要基础,也是支持保险业在复杂风险环境中保持稳健发展、防范系统性风险的重要保障。

二是提升应对低利率金融环境能力,防止出现利差损风险。保险资金的成本随保险合同而不能改变。未来一段时期是保险业大力发展、保险资金快速增加的时期,但也可能是低利率运行时期。低利率金融环境对使保险资金承受巨大的压力,提升资管应对能力,才能防范利差损风险。

三是提升交易对手风险管理能力,防范风险传导风险。保险资金可以投资股权、债权、基金、信托等,从这两年的现实经验看,了解交易对手经营状况,即积极又稳妥选择交易对手。

主持人《财经》杂志副主编袁满:我想问一个比较具体的问题,您刚才提到了低利率的市场环境,现在全球有的国家负利率,中国虽然今年保证了一定的正常货币调控空间我们还是正的,但是也是进入第利率环境里面,你讲到了避免利差的出现,用什么手段可以应对低利率的环境避免这个利差损的出现?

万峰:利差损这个问题也是保险业来讲巨大风险之一,97年日本因为利差所六家保险公司破产,我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也出现过利差损风险,我们在谈利差损都是资产方面如何应对低利率环境下的利差损风险,根据经验我觉得防范利差损有效的方法就是低利率环境下降低负债利率成本,所有的寿险当中的负债利率成本指的就是产品的定价利率。

整个的经济环境都已经是低利率你还去高利率定价这个利差其实在设立产品的时候本身存在着风险了,所以纵观日本利差损以后特别是现在的欧洲,就像你刚才讲到的,欧洲的利率是接近零,所以欧洲寿险公司的产品定价也就是零点几。我们下来绝大多数公司都是定格定价,监管部门要求最低不能低于多少,最高不能超过多少都用最高的,这样来讲就是刚才我讲到的,形成我们资产负债管理上面的两张皮,业务发展我为了了业务的发展拼命抢占市场,盲目的追求增速。

资产管理方面随着市场的变化,所以从产品的定价利率到资产管理的投资回报率两个之间相互匹配我们现在又有多少保险公司重视,或者实际经营管理当中很好匹配,我觉得重视这个问题就是低利率环境下如何防范利差损首要的降低负债利率这是一个最行之有效的方法。

第二,我觉得就是低利率环境下实施稳健的投资策略,我们的保险资管这么多年为什么讲是一个年轻的,就是资管比例这两年我感觉到都是一个激进盲目的投资,盲目的追求高回报,实际上高回报也就是高风险,所以应该转变险资的投资管理能力,应该实现稳健的投资策略。

第三,低利率环境下保险公司应该多做短期的资产配置,这样有利于把风险控制在低利率的范围内。

2020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证券市场周刊》联合主办,于2020年12月11-12日在中国海南举行,论坛主题“后疫情时代的应对与抉择”。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来源:财经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