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来:证市三十,成长可期

2020年12月13日 09:07  

本文3527字,约5分钟

 “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还是有很大的潜力,目前我国市值占GDP的比例还没达到100%,专业性金融机构占比小,与我国庞大的经济体量相比,资本市场的利用程度还有很大的空间。另外,只要管理到位,资本市场就可以健康发展,在现在的注册制下,监管机构只需要保证市场信息披露准确及时,不需要去干涉投资者的决策,投资者可以根据市场自己做出判断。”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12月12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表示。

图片1

金融专业人士朱云来

谈及资本市场与政府的关系,朱云来认为,目前资本市场已经发展到了注册制时期,政府的责任就是要开创出市场自我适应的自动机制并保证其正常运行,保证信息真实,并不需要去干涉具体的市场走向。金融市场本身具有自己的客观规律,例如部分面临破产的企业不一定需要去救助,不然反而是对经营状况好的企业不公平,不利于市场调整。

对于中国资本市场的未来十年,朱云来表示,拥护法制,规则要立在前面,因为只要规则设立了,哪怕遇到问题也可以通过探讨机制定期修改,这样可能会形成更具可持续性的更科学有效的市场机制。

以下为发言实录:

主持人:下面请朱云来先生讲一讲。

朱云来:今天很荣幸参与三十年的讨论,在这三十年中有很多重要的事件,我们通过下面这张图来可以看到三十年的风雨历程。今天两位交易所的老总都在,市场发展的前传其实从1990年“前夕”,两家交易所正式拉开帷幕开始的。第二个点也是刚才嘉宾讲的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通过下面这张图我们可以看到股票总体趋势也是这样,之前是一个水平,之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提升,其中也包括了2007年的股灾,总体可以看得出来,股市还是经过了非常系统性的发展。时间有限,今天不能过多展开。

图片2

从市值角度来讲,我国上市公司市值占GDP的比例还不到百分之百,应该说资本市场的利用程度还可以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图片3

图片4

下面我们看一下全世界的总市值、产值、储蓄以及中国的占比,简短地讲,中国市值只占世界的9%,中国的产值占到世界的16%,中国的储蓄占到了世界的26%,  我们资本市场发展还是有很大的潜力,当然充分发展好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图片5

下面这张是中国境内证市发行的结构,可以看到股票(黄色柱体)发行占比较小,债券(蓝柱)七万多亿,实际上应该更多,这个里面债券仅仅包括了交易所的债券,而不包括银行间市场还有发改委批文的企业债。

图片6

投资者结构这张图中可以看出我们专业性机构所占的比例非常小,大量的投资者还是散户,这个也是有待于未来的进一步发展。金融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让每个人都懂得金融道理是不太容易的,个人直接分散投资并把握投资风险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未来机构化发展应该还是有发展空间的。

图片7

下面这张图是我们平均的上市公司盈利水平还有分红的程度,应该说,总体能看出分红呈现提升趋势,是对当下收益和未来成长的平衡;大家可以看到2005年之后盈利水平大大提高,但是这个里面有一个背景需要我们注意,在2002年的时候中国货币总量是18.5万亿元,实际上根据央行官网数据截止至今年10月中国的货币已经是215万亿元,这当中存在的是近12倍不同的背景。

图片8

如果回答主持人这个对三十年感触最深事情的这个问题,那可能是要谈谈资本市场所发挥的作用。为什么要开拓资本市场?资本市场如果做对了做好了是可以促进社会发展,使得企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同时也给投资者和大众储蓄者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他们有可能获得投资收益。如果确立了资本市场的方向,让很多拟上市企业改变观念,按照规范的市场制度,去调整企业理念,可能会助益企业发展。我们做过一系列的企业改革,累计差不多几千亿美金的融资,现在这些公司总计大约几万亿美金的价值,跟我们庞大的经济总量相比还是不够,但是这确实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我们大概做了五六十家国家级的行业顶尖领先公司,当然现在应该还有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觉得证券市场发展了30年,但未来成长还是非常可期的。

现在讨论比较多的,从原来审批制到核准制再到现在的注册制,其实证券市场能够有效发挥它的作用,是要根据非常准确客观的基础资料,并不需要过度人为干涉投资者的决策。当然必要的监管需保证这个注册是真实信息,同时要保证信息披露准确及时,至于说披露后对于估值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应该由投资者根据市场情况自己做出判断。

主持人:朱云来你是市场操作者,在中金时,你也跟市场和监管者打交道,也20多年了,你来谈一谈,你认为这个市场和监管者之间的关系?

朱云来:那首先我们谈谈政府跟市场到底什么关系?现在发展到了注册制,至少正朝着这个方向走。应该说其间关系经过这么多年历史积累的经验,还是有所发展提高。而早期的状况正如刚才几位嘉宾所讲,我们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史毕竟很短,也就三十而已,迅速发展到今天的这个规模以及现有的组织体系框架,应该说还是比资本市场刚开始时更具体化了,尽管还有很多问题。我们一方面希望这个事情办好,另一个方面对市场规律还是在摸索验证中。“国家救火队”具备可持续性吗?要为大家做好事就需要什么都要救?一支股票跌了,可能这个十块钱的股票变成七块钱了,包括股民也应想一想,一定需要政府来救吗?这个公司股价为什么从十块钱到七块钱,可能真的就是它做不好价格也上不去,七块钱你是亏了,但你把七块变现出来还是可以投资市场中更好的企业,它的增长率有可能是120%,你亏损掉的三块钱可能之后又涨回到原本的价格,甚至除了本金还可以有所收益。其实有的类型不一定要救,市场本来就在寻找哪个公司更好,哪个公司更有价值和能力,政府不必过于担心,市场是有自己的客观规律的。有的时候被判定遇到的是一个小问题,大家恐慌了,政府拿钱救了,然后大家发现钱退出来股市也就没有跌。但问题是,怎么知道这次是个小问题,将来还跌怎么办,还会继续被救吗,这个救市的钱算谁的?

市场上有一个所谓自然平衡机制,如果这个公司真的不值钱,它的股价本来就有可能跌,如果真的是原来只值十块钱,短期调到七块,如果没有过度干预市场,有可能更多人会看明白,会去比较,究竟最后哪个公司成长力好,能够让你涨回十块钱,甚至具备更多涨幅的潜力,自然这些人就会调整了投资方向。市场有一个自我适应的自动机制。政府需要开创并维护这个机制是对投融资和经济发展都有好处的。谈到维护就要保证这个机制正常运行。如何正常运行?信息要真实,倘若信息虚假,那么所有判断分析就都没有意义了,所以需要严守这一点。当然也可理解这需要一个过程,在早期市场开始的时候采用审批制,可能连审批都算不上,就是点名试点制,看到八大股有条件,就拿这作为开始,从发展的角度看都可以理解。随着市场的发展,政府也就越来越明白,其实不必过于担心,每个都要救反而救不活,包括企业经营遇到问题或者要破产,本来就可能是经营可能存在方法、知识、理念等的问题,即便破产了,其中好的员工还是会被市场吸收到其他公司,或者有一些公司有新的业务需要有更多的人发展,也还可以重新培训他们。

市场发挥好作用,好公司自然发展起来了,相反如果总是这样救,坏公司也没有改好的魄力,甚至还是用原来错误的方法,这边反而因为你补贴了,相当于本来做得好的公司没有获得应有的资源,然后跟你这些被补贴的公司天天在同一个市场中消耗,可能会导致好的公司没有发展起来,经营相对差劲的公司没有被市场淘汰,反而不利于市场调整。

主持人:现在时间差不多了,我想这样30年中国的股市从零到目前的这个规模,大家已经讲了很多。下面请用一两句话,畅想从今天开始到十年以后,中国的资本市场将会变成什么样?

朱云来:非常同意市场需要法治,规矩需要立在前面。即便我们中国不是最有经验的市场,只要有足够公开范围讨论的环境,吸取更好的建议、经验、意见,可能对于不断完善的设计很关键。只要更科学审慎的机制设立了并说到做到,哪怕这个机制还不完善,也可以通过定期探讨加以修改,这样也可以逐步形成一个更具备可持续性且科学有效的机制。另外加上一条,股市要好,最终是要经济好,经济跟股市我们面临的问题一样的,企业要实行市场制度,市场机制才能帮你做出整体上最优的一个平衡,引导大家知道做什么事情真正有收益。跟实体经济比,证券市场的杠杆作用更明显,因此需要不断有更及时准确的信息披露,如果这样设立规则实际上可以大大促进市场发展也更有效率,反过来说,我们有了这样一个好的资本市场制度后,也会更大程度促进经济发展。

2020三亚·财经国际论坛由《财经》杂志、财经网、《财经智库》、《证券市场周刊》联合主办,于2020年12月11-12日在中国海南举行,论坛主题“后疫情时代的应对与抉择”。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