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开放思维对投资的重要性——对话深圳市新思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广斌

本刊记者 林伟萍     

2020年12月19日 19:00  

本文2228字,约3分钟

投资要通过企业家找到企业的“魂”。例如,茅台的“魂”为季克良。
  核心资产周期永久持续,但公司或不断更迭。
 5G或在明年迎来真正的商用元年。
“我们并未刻意去追求投资结果,本分的坚持做一件正确的事情,结果是很自然的事。”2020年11月29日,成都,《红周刊》专访了深圳市新思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广斌先生。这也是他2007年以来首度接受媒体采访。
韩广斌表示,新思哲取得的优秀成绩,是缘于正确的投资哲学框架的树立,能不断纠正投资中的认知偏见,不断去纠错,去解决投资中“似是而非”的问题。他相信长期主义,认为价值投资除了强调基本面,还要有思辨哲学思维、心理层面、全球视野等综合素质。 
本次专访中,韩广斌系统的阐述了新思哲的投资哲学,并以此延伸出对公司的选择标准。
韩广斌非常看重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他认为上市公司老板多、企业家少,投资要通过企业家找到公司的“魂”。他认为核心资产周期永久持续,但公司或不断更迭。对于消费核心资产公司,他会始终保持一定仓位。科技领域的机会,他会更看重To C业务的企业,因为这样的公司可以按消费股去理解。

“菜鸟”心态、开放思维
用哲学解决投资中的“似是而非”

《红周刊》:新思哲产品10年期年化累计收益率全国第一,帮投资人“慢慢变富”的秘诀是什么呢?
韩广斌:这只是做着做着自然出现的结果,之前我们对此并未做预期。如果让我总结,是我们解决了投资方法论的问题,也就是建立了正确的投资框架和体系。这很重要,这个问题不解决,投资会很累、很痛苦,长期也做不好。这是投资哲学问题,而哲学框架中最主要的是开放。投资也一样,不能固步自封,要不断探究事物本源。这有助于在投资中打破认知偏见,更容易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红周刊》:这也是“新的哲学、新的思考”,新思哲名字的形成?
韩广斌:是的。最初做投资是为了生存和爱好。但碰壁太多了,很多问题解决不了。后来是通过对西方投资方法论的学习,慢慢接触到哲学层面,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如,在现有投资哲学框架下,我们承认投资很容易犯错,别人投资犯错也很正常,只要改了就行。
同时投资就是要本分的坚持做一些正确的事情,要有战略定力,专注于长期。面对投资过程中各方面压力,有时候不做什么比做什么更重要。
《红周刊》:新思哲所有产品都无清仓止损线,为什么这么设计?
韩广斌:其实多数回撤控制都是以牺牲长期收益率为代价的,不设止损线,不等于不控制风险。新思哲会通过配置卓越的企业,形成多维度、风险收益比最高的投资组合。通过不断优化投资组合,同时,加一些宏观策略来对冲潜在的风险。我们从成立到现在从来没有负债,对冲工具运用的也很克制,基本不用杠杆。基本依靠内生增长,不对外销售,这样能够比较好的隔断外部的压力,让我们更专注的聚焦于投资的本源。
《红周刊》:投资是概率题,其中很多“似是而非”的问题。
韩广斌:投资重点就是解决似是而非的问题,因为黑白分明的问题市场已达成共识。例如,一家企业看起来很好,是真好还是假好?短期看起来很好的企业,长期也会发展很好吗?
《红周刊》:怎么解决似是而非的问题呢?
韩广斌:要意识到人都是有认知偏见的。要保持开放思维。“改革”意味着“纠错”,“开放”意味着通过与他人沟通,意识到自己的不足。所以投资过程中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以及市场的声音。
例如,觉得某家公司质地特别好,但后续的反馈和设想不一样,就要反思投资逻辑,此时可能就会发现一些错误。当然,这不意味着需要对很多小的细节或信息噪音过度关注,还是要抓主要矛盾。
例如,过去10年,科技和资本市场的投资者构成都发生了很多变化。投资者从“意识不到变化”到“意识到变化”,就是一个纠正错误的过程,如果能前瞻性的看到能够影响到未来的大变化,那对取得投资高收益就有很大帮助。

用“养猪理论”找优秀到卓越的公司
选择在企业成长最快的阶段介入

《红周刊》:说说具体的投资,新思哲有很多自创接地气理论,如“养猪理论”。要投资那些处于体重从50斤往200
斤长的公司,那该如何把握介入时点?
韩广斌:“养猪理论”倒真是我发明的(笑)!因为我小时候养过猪,知道猪在体重50斤到200斤的时候成长最快,所以投资过程中最好选择在上市公司成长最快的阶段启动时介入。也就是投资于从优秀到卓越的公司。
例如,此前我们对特斯拉的投资,是在特斯拉市值30亿美元的时候就发现其新能源汽车的发展潜力,当时特斯拉的产量极少,甚至不少美国投资人对这家公司都不太了解。在2013年埃隆•马斯克宣布特斯拉可能盈利当天,特斯拉市值40亿美元的时候我们重仓买入,当天股价涨了16%,后面几个月的时间股价就涨了几倍。
特斯拉从持续烧钱到开始盈利,表明这家企业不会死掉,这是重要的转变。而这其实都是公开的信息,我们所做的就是通过分析找到差异化的投资机会。但目前我们没有特斯拉的持仓。
《红周刊》:卖出的原因是什么?卖出后特斯拉股价还在上涨,有没有遗憾?
韩广斌:当时有人跟我说特斯拉市值会达到1万亿美元,但它市值涨到300亿美元以后我就看不太懂了。事后看市场大部份人都知道腾讯和特斯拉是牛股,但能长期持有的投资者没有几个。
我们要接受投资过程中的“不完美”,不要患得患失,把握自己能把握的、看得懂的、高性价比的投资机会就可以了。每天都是崭新的一天,我们会重新审视我们的牌面和投资组合,前途总是光明的。当然,也不能固守能力圈,能力圈需要不断拓展。
 截至12月18日收盘,特斯拉市值6000多亿美元,可能早就已经是2000斤的“猪”了。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