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公共债务困境

《财经》杂志   文/迈克尔·斯宾塞     

2020年26期 2020年12月21日出版  

本文434字,约1分钟

既能提供长期纾困,又能解决财政空缺和不可持续的债务的框架,需要改善国际金融机制,从而让债务偿还实现可持续性。因此,需要新的债务期限调整架构,积极纳入商业贷款人

疫情期间,政府支出增加成为管理公共卫生、支持失薪家庭、保护可能破产的企业从而防止产出和就业的长期损失的关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克里斯塔利娜·格奥尔基耶娃敦促决策者“花钱但要拿好收据”。类似地,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也提醒我们:“首先你要担心这场战争,然后要弄明白如何为这场战争买单。”

这些是对财政基础稳固的靠谱建议,但对其他国家来说,增加支出的长期风险极高。2008年,增长与发展委员会指出,成功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部分要归功于社会和资本支出的质量。其中最成功的发展中国家,经济储蓄水平接近或与投资水平相当,因此其经常项目赤字很小。

但如今,有许多国家并不是公共资源的高效管理者,原因在于项目选择和落实不力,社会支出定位不明,补贴浪费,或腐败严重。世界银行和IMF拥有很有效的工具衡量公共支出质量。对于治理记录不佳的政府,单纯的借贷和支出可能并非最佳选择。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