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红周刊投资峰会圆桌论坛

本刊记者李壮、林伟萍、李健、何艳、刘欣颖     

2020年12月26日 19:00  

本文3025字,约4分钟

2021年市场大猜想
留在消费和科技赛道,迎接财富到来
“价值•新思”2021红周刊投资峰会在12月20日于北京成功举办,在圆桌论坛上,《红周刊》执行主编谢长艳与《红周刊》荣誉顾问、深圳市林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林园,华泰柏瑞基金副总经理兼基金经理李晓西,深圳市新思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韩广斌共话2021年投资方向。
林园说,2020年板块轮动行情验证了牛市初期判断,当市场的防范心理减弱(表现为波动平滑)后,牛市的趋势就会蔓延开来。他秉持一贯的风格——满仓以待。
李晓西说,聚焦高质量成长股是有机会挖掘出长期的投资机会的,而且即便有黑天鹅出现也是可以穿越的。
韩广斌说,结构性牛市一定会来,而识别能给投资人创造回报的卓越公司的简单方法是:像在人群中找“姚明”那样去找数千家公司里的卓越公司,“不会超过100家”。

万亿级理财和保险资金“等待”入市
投资要围绕有定价权的公司展开
《红周刊》:我们先从李晓西总开始,据您观察,2018年以来A股市场有哪些比较大的变化?
李晓西:我觉得主要有三方面明显变化,一是我们财富管理行业在走向成熟与机构化,很多金融产品都会变得更加标准化。以银行理财产品为例,2018年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将近32万亿,其中有22万亿是非保本的,当时公募基金中权益类基金(股票基金及偏股混合基金)的规模不到两万亿,如果非保本理财中有10%的份额转到权益市场,就等于公募基金的权益类规模要翻倍了。财富管理市场十分巨大,除了银行理财,还有保险(目前规模将近20万亿),所以这个市场的规模就摆在那里。
二是养老金市场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目前,我国的养老金市场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如果我们国家在养老金税收制度方面,给予在职员工一定的免税额度,或者免税优惠来推进个人养老储蓄,那么这个市场将是巨大的。如果说美国养老金是从100到101,是微小的量变,它已经很成熟了,那么中国则是从0到1的质变。未来,公募基金是养老金的重要投资方向。
三是从我国专业投资机构的投资理念和体系来说,正在逐渐走向成熟。
《红周刊》:您在投资中强调公司要有定价权,这类公司有什么特点?
李晓西:举个例子,公司定好了自己的产品或者服务的价格后,基本不受外部的影响。相反的例子是大宗商品如钢铁、煤炭、石油,这些商品是全球性的,这些行业的上市公司较难拥有这类商品的定价权。我们要找的标的,在很大程度上你可以说是垄断也好,或者客户粘性也好,最终定价权在公司。就算你在别的地方找到替代品,转换成本可能会特别高。这类公司即使遇到了经济危机,遇到了市场的大幅波动,包括2008年、20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2014年的欧债危机,以及2020年的疫情,是可以穿越危机的。也只有这类公司,才有可能真正给我们提供持续稳定、可复利增长的回报,其他缺乏定价权的公司极有可能长期下来投资回报不高。
在4000家公司中找到那100家“眼球公司”
最简单的识别方法是“发现”人群中的“姚明”
《红周刊》:晓西总所说的公司好多都是目前跑出来的头部公司,韩广斌总之前接受《红周刊》采访时也提到市场里的钱越来越聚焦头部公司,接下来请韩广斌总谈一谈注册制下的头部公司价值。
韩广斌:大家知道价值投资是关键,我就不在这里重点展开了。其实,投资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关注“眼球公司”,目前市场有4000多家公司,能吸引眼球的公司不会超过100家。在发行注册制之下,公司多到看不过来,有的公司连名字都没听过,这个时候市场很可能会把注意力聚焦于头部公司。头部公司不一定是大公司,还可能是数一数二的细分公司,第三名以外就没人看了,如果有基本面支撑,就比较容易走出来。
《红周刊》:您2021年重点关注的头部公司都在哪些方向?
韩广斌:比如手机行业,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在欧洲,三星被中国手机企业“围殴”,虽然华为受到制裁,但是手机产业链跑不出中国,把华为摁住,其他的又起来了。我们的研究结果显示,三星各方面的产业链虽然比较全,但未来两三年,在手机方面会被中国公司打败。不过,中国企业起来之后可能又会被美国制裁,因此要适时纠错。
投资,不能想着一劳永逸,还是要适时纠正,选择天时地利人和,前瞻一点。如果你真有这种思维,你是不会焦虑的。我们基本上不纠结,纠结一定有问题,要解决纠结在哪里,股票不太对,那你就研究原因。或者组合不太对,或者杠杆太高了。这么多年,我们基本上不用杠杆,年化百分之几十的回报,除了2008年和2018年亏钱,别的时候没亏过。做投资,就要把风险控制好,天生要厌恶风险,不要想一下几十倍,所谓“慢就是快”就是这个意思。
《红周刊》:您喜欢投资卓越的企业,因为这个企业在走向伟大或已经变得伟大了吗?
韩广斌:我们说“卓越”很少说“伟大”,你说一个东西很伟大的时候你就被它框住了,定为“卓越”比较好一些。任正非的理论就是熵增和熵减的理论,熵减就是往好的方向走的企业,我们讲就是跟运气好的在一起,华为的运气最好,如果(上市且)不是很贵就买它。卓越不等于伟大,每个企业都有生命周期,我们在企业处于熵减的状态下参与,把组合优化,这个时候就属于不会输的状态,中国的卓越企业不会超过50家。投资有时候很难做,需要在全球七八千家公司中做选择;有时候也很容易,姚明很高,你一眼就看出来了,聚焦在真正的卓越公司上就不太容易出错。


牛市初期是“疗伤期”
我们的操作方式是颠覆性的
《红周刊》:谢谢韩总。林园总一直强调当前是牛市初期,那么2021年会有全面牛吗?
林园:现在有一些特征,比如板块轮动,很多人因此赚了钱,基本上都是板块龙头公司轮番表现,这就是牛市初期的迹象。我们把牛市初期叫作“疗伤期”,因为大家在熊市中受伤(亏钱)需要慢慢疗伤,这就需要龙头公司带热市场,我们看,许多龙头公司基本上都在创新高,这就是牛市初期的迹象。但是,大部分公司还在持续下跌。
牛市初期会持续多长时间,我们不做判断,也判断不了,大概率是往牛市方面推进。牛市初期还有一个大的特点,它的波动性非常大,包括一些龙头公司,会反复,但是在股市挣钱的人不断增加,就会慢慢地平复这种波动性。这是全球规律。
《红周刊》:波动平稳了就是进入全面牛市的信号之一吗?
林园:对。防范心理减弱的时候,大家都觉得跌也跌不到哪里去了,牛市的趋势就蔓延开来。这还需要时间,疗好伤以后,人的积极性才高。
现在市场一涨,就有很多说“这是在割韭菜”,我觉得挺好笑的。
《红周刊》:在牛市初期,资金往哪个方向流?
林园:牛市初期,这一段时间还会往龙头流,不管你服气不服气。
《红周刊》:您关注的还是医药消费?
林园:我们对周期性行业没有办法应对,炒股的人做12个月的投资决定,不做长期打算的。因为它在往牛市方向发展,比如说2008年到现在的熊市,我们的操作方法是颠覆性的,熊市我们可能就是守株待兔,跟着企业的发展而发展。既然定义它为牛市初期,实际上我们的思维方式在扩散。
《红周刊》:因时而异。
林园:不局限。
《红周刊》:有投资者问,如果中药也被纳入药品集采的话,会不会给中药龙头的估值带来压力?
林园:集采对中药影响不大。中医药是辅助治疗,它不是必需品,但是让你活得更舒适,老年人愿意在这上面多花钱的。年轻人不会想调理养生的,养生的差不多都是老人,可能接近50岁的就开始养生了,你不用教他。因为这个时候身体就有反应了,很多方面会觉得不如以前舒服了。我们认为这是个约4亿人规模的市场,还会逐步扩大——这就把所有的风险都给规避掉了。

... ...

您看的此篇文章是收费文章
您可以通过以下方式阅读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