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君陷“破产”危机:烧钱获客难以为继  中小玩家加速离场

《财经》新媒体 王和洋 李洪力/文  舒志娟/编辑     

2020年12月30日 09:28  

本文3971字,约6分钟

主打在线“1对1”模式的学霸君被传出倒闭的消息后,像是一枚深水炸弹,瞬间引爆舆论。12月29日,北京迎来今冬最强寒潮,但是依然抵挡不了众多家长前往学霸君位于瀚海国际大厦的办公地讨要学费的决心。

《财经》新媒体记者在现场看见,除公司前台所在的16层有几名员工负责接待到访家长外,其余办公楼层均已上锁,空无一人。前来协商的家长会领到一张“学霸君1V1退费登记单”,可填写退费申请。不过,不少家长表示,“这些并没有实际作用,什么时候退、能不能退,一切仍未知。”

针对此事,记者联系学霸君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得到答复。事实上,除了学霸君外,优胜教育、兄弟连、趣动旅程、明兮大语文、迪士尼英语、巨石达阵等培训机构早已难堪重负、相继退场。

多位业内专家认为,在线教育企业大多处于烧钱阶段,广告近似“狂轰滥炸”的方式出现在短视频平台、娱乐综艺节目、地铁公交等各种传播平台,收入覆盖不了运营成本成为当下在线教育企业集体面临的困境。

而另一边,与中小玩家面临倒闭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头部玩家频繁融资,作业帮、猿辅导刚刚完成新一轮融资。分析人士指出,在线机构想要靠烧钱和低价课搏出未来,可能该醒醒了。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没有好的管理能力就无法产出具有核心竞争的产品,也就很难受到资本的青睐获得足够的融资来提升产品及服务,最终只能进入恶性循环,惨败黯然离场。未来,想要在风口下站稳脚跟,要从资本竞争中回归到教育的竞争,把更多资源投入到做好产品、服务,找到核心竞争力,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遭家长老师集体维权 资金链困局暴露

随着事情的发酵,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开始前往学霸君总部讨要说法。12月29日上午,不到十点,学霸君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16层的前台,已经挤满了前来要求退还课程费用的家长。

每一个到现场的家长,都会领到一张“学霸君1V1退费登记单”,内容主要分为三块:姓名、注册手机号、联系方式等学员信息;已支付金额、已消费金额、退款金额等退款核算信息;收款账号、用户名等收款信息。

填了退费登记单并不意味着就可以领到退款,在退款单右上角有一行字:请于2020年12月30日13:30后来领取盖章退费单。“这就是说,学霸君收到我们填的单子会去核算下需要退多少钱,明天盖章确认,但什么时候退、能不能退,还不知道。”一位家长说。

上述家长向记者展示了她的购课记录,她于11月1日花费24912元购买了160个课时,获赠80个课时,加上此前剩余的课时,共剩余302课时,价值3万多元。“本想寒假让孩子来学习,结果却等来了停课。今天来填申请退款的表,但我们也清楚钱很难要回来了。”

令家长更为气愤的是,学霸君在双11、双12和圣诞节还在搞促销活动,甚至12月25日还有课程顾问催他们续课,称2021年1月1日将全面上调课程价格。对于这种行为,家长们认为性质恶劣,涉嫌欺诈。

记者随后联系学霸君的几名课程顾问,对方均证实了该说法,并提供了涨价通知单以及双12官网促销截图。“我们也是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12月26日才发现不对劲。并不是提前知道公司运营不行了,还去找家长买课的。”一位课程顾问表示。

对于学霸君的做法,益清(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牟浩表示,如果明知资金链断裂,不能正常履约,还以课程涨价为由催家长续费,学霸君的运营方存在诈骗的可能性。

除了家长,学霸君的一些授课老师为讨回薪资也是在四处奔走维权。“我们是每个月25号发工资,算下来被拖欠了2个月工资。”一位教初中语文的老师向记者表示,他从11月1日到12月28日的工资未领到,有两万多元。

据上述老师描述,在12月25日之前,大多数学霸君的老师像往常一样给学生上课,直到发工资的当天工资未到账才察觉出异常,当时公司说是银行接口异常。但到12月26日,学霸君破产的消息便传开了。

除全职老师外,学霸君还有众多兼职老师,而他们被拖欠的工资可能不止两个月。一位兼职老师向记者透露,他们也是每个月25日发工资,但是每个月8-10日才能在平台提现上个月的工资,这就导致不及时提现的兼职老师会被拖欠更多工资。“我被拖欠了3个月工资,有一对夫妻,他们俩一共有7万多。”该兼职教师说。

面对这一地鸡毛,学霸君将如何收场?记者联系学霸君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未得到答复。

在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看来,管理的失败和资金的储备不足是学霸君倒闭的关键因素。在激烈的竞争环境下,没有好的管理能力就无法产出具有核心竞争产品,很难获得资本的青睐,同时无法获得足够的融资,很难提升产品及服务,学霸君已进入这种恶性循环的死胡同,最终导致惨败。

头部吸金尾部倒闭 行业面临洗牌

融资青黄不接,盈利迟迟不见效,在线教育成了夹缝中的腰部企业的生死修罗场。除了学霸君外,优胜教育、兄弟连、趣动旅程、明兮大语文、迪士尼英语、巨石达阵等培训机构早已难堪重负、相继退场。

值得关注的是,与中尾部企业形成对比的是,头部企业却在频频融资,行业马太效应越来越明显。具体来看,12月28日,作业帮官宣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与此同时,12月24日,猿辅导宣布获3亿美元融资。

一组数据同时佐证这一现象,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猿辅导和作业帮的融资金额分别为63亿元和47亿元,二者加起来的融资金额占到了教育行业半年总融资金额的77%。

“学霸君陷入破产倒闭的传闻是目前行业激烈动荡的缩影。随着大量资本的介入,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获得更多的优势,行业集中度会变得更高。”互联网分析师唐欣如是称。

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曾公开表示,“接下来教育培训行业将面临洗牌,一些科技力量不足、利用在线平台的能力不够的中小型教育培训机构,或将遇到生存困境,学生可能会转移到服务条件更加好、更加完善的大的教育公司中来。”

随着部分中小平台面临资金链断裂、倒闭,在线教育将从群雄逐鹿,发展到了巨头竞赛的时代。除了猿辅导、作业帮等独角兽外;尤其字节跳动宣布启用全新教育品牌“大力教育”,全面向教育赛道发起进攻引发业内关注。

有观点认为,教育是一个长期的黄金赛道,疫情之下的在线教育赛道无疑最热。教学刚性需求被迫转到线上;流量涌入,市场在短期内急速膨胀,更加吸引资本的关注。随着互联网巨头加大布局在线教育,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优胜劣汰将更加明显。

“当下的在线教育发展有‘表面繁华’的现象,表面上看的确有一波流量惠及线上,但机构能否承接住则另当别论。”青桐资本投资总监朱文婷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很多互联网巨头出手布局,在和中小教育机构的竞争中,如果中小教育机构服务、技术跟不上,不仅难以享受这次的红利,或将面临出局的危机。

烧钱模式难以持续 回归教育本身才是正道

资本对行业前景的看好使得在线教育行业融资热度不退,也让这些企业具备了新一轮市场争夺的资本。但值得警惕的是,仅仅依靠烧钱模式难以维持企业长久的发展。

从教育行业的特殊性来看,烧钱带来的效果存疑。过度拼数据、拼用户、拼流量的互联网思维,反而会导致在线教育行业“乱象重生”:比如刷单现象严重、教学产品侵权、平台缺乏系统教研体系、教学效率没有提升等问题。

而玩家们烧钱争抢市场份额的同时,获客成本也一度高涨。在模式上,学霸君主打在线1对1模式。相较于大班课和一对多的小班课,一对一的获客成本、师资成本更高,这就使得本就融资受阻的学霸君更难实现规模化盈利。

据一位投资界人士介绍,目前80%的在线教育机构是不盈利的,虽然他们的课程单价很高,但获客成本和运营费用也很高。

俞敏洪曾透露,基本所有机构的获客成本都在一年学生总收入的一半以上,甚至有的机构达到100%。安信证券报告显示,行业正价课获客成本平均2000-3000元。

东吴证券教育首席分析师吴劲草指出,在同一赛道中的平台型在线教育公司,大概率只有少数公司才能存活,剩下会在烧钱大战中遭淘汰。而在烧钱大战结束之前,平台型在线教育公司很难实现盈利,等烧钱大战之后,存活下来巨头公司可能就具备了垄断的能力,逐步实现盈利。

而在唐欣看来,在线教育行业尽管社会价值很大,但盈利模式仍不清晰,还没有体现出潜在经济价值有限,投资回报率恐怕无法支撑起这样的资本投入。“我个人预计,目前的烧钱扩张模式到明年下半年就很难再继续了。”

烧钱获客难以为继下,在线教育行业将何去何从?

艾媒咨询集团CEO张毅对记者表示,目前,在线教育企业都在比拼两个能力,首先是融资能力,持续高额的融资能够应对激烈营销大战;其次是产品力与服务能力,烧钱阶段不仅靠营销,更好的产品与服务才是取胜的关键。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指出,若只顾着现金流、跑马圈地、投资回报等商业思维,注定行之不远。在线教育最终还是要回归教育的本质——教学质量,只有让用户学有所得,才会被认可。

陈礼腾还强调,在线教育平台要尽快从资本竞争中回归到教育的竞争,把更多的资源投入到师资扩展、课程开发、软硬件升级等方面,再配上有效的教学体系,为学生和家长提供更好的教学产品,提供更优质的教学体验,更好地提升学习效果,才能赢得学生和家长的口碑,形成可持续的复购,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赢。

在业内看来,互联网巨头也好,初创企业也罢,想要在风口下站稳脚跟,就必须做好产品、服务,要找到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并快速构建自己的行业护城河,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