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陷“万亿城市环”,江西破局机会已至?

文字 | 程晓玲     

2021年01月14日 11:16  

本文3757字,约5分钟

近日,福州、泉州、南通等地官方先后披露,2020年GDP预计突破万亿,正式跻身“万亿俱乐部”。

此番消息一出,不少网友的关注点却走“偏”了——一个新的“环江西万亿城市俱乐部”诞生了。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刚刚进入2021年的江西,一个大手笔动作也引发关注。

不久前,江西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推进交通强省建设的意见》(下称《意见》)。同一天,江西开年“第一场重要推进会”——全省推进交通强省建设动员大会召开。

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其中,被称为“世纪水运工程”的浙赣粤运河,虽着墨不多,却被普遍认为“含金量”十足——

根据《意见》:浙赣粤运河由赣粤运河、浙赣运河组成,其中赣粤运河规划全长约1228公里、浙赣运河规划全长约760公里,规划投资匡算共约3200亿元。浙赣粤运河是“四纵四横两网”国家高等级航道网布局规划重要组成部分,对高效连通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三大国家战略区域,重新奠定江西省南北水运大通道的优势地位具有重要意义。

对此,除了巨额投资与浩大工程,外界似乎更加关心的是:这项寄托着打通长江与珠江水系、让钱塘江与鄱阳湖“牵手”的大手笔,能不能帮助江西重新打开一条“黄金水道”?常年被“环”的命运,能否由此突破?

“洼地”

如无意外,2020年,全国“万亿俱乐部”城市将迎来最大扩容潮。

从2006年上海GDP首破万亿到2019年佛山晋级,全国已有17个城市正式入围“万亿俱乐部”。

2019年,泉州、南通、济南、合肥、西安、东莞、福州7城GDP均已达到9000亿级别,晋升万亿GDP“后备军”。

截至目前,除济南、东莞外,合肥、南通、泉州、福州、西安等已先后传出消息称,2020年GDP有望突破万亿大关。

尽管合肥官方在当地媒体披露“破万亿”消息后又紧急“辟谣”称,2020年GDP最迟要在1月中下旬才能核算出来,“这是极不准确、很不严肃的报道”。但作为准万亿最强“黑马”之一,从2020年前三季度经济数据来看,合肥在2020年成功跻身万亿GDP行列,几乎已是板上钉钉的事。

相比之下,江西省会南昌2019年GDP尚处于5000亿级别,与周边强省核心城市相差甚远。随着泉州、福州、合肥晋级,加上早已跻身万亿俱乐部的深圳、广州、佛山、武汉、杭州、宁波、长沙,一个“环江西万亿城市俱乐部”由此诞生。

这让江西经济“洼地”的尴尬,又多了几分。此前,网上关于“环江西新一线城市”“环江西自贸区”“环江西双一流大学”“环江西富裕带”的讨论层出不穷……一个又一个“环江西”现象的出现,不断为“阿卡林省”之名增添新的例证。

拿自贸区来说,早在2016年,全国明确提出要申报自贸区的省份已超过15个,其中就有江西的身影。

然而,从高调竞争到屡次落榜,江西始终无缘入围。

到2020年9月,随着北京、湖南、安徽正式获批,自贸区已覆盖全国21个省份。不仅如此,江西周边省份——浙江、湖北、广东、福建、湖南、安徽全部获批自贸区,“环江西自贸区”随之形成。

当时,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光谷自贸研究院院长陈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评价:“除江西外,目前整个长江经济带沿线的省份都成为自贸试验区的排头兵。”

破局?

鲜为人知的是,100多年前,江西还是中国商贸最活跃的内陆省份之一。历史上,京杭大运河-长江-鄱阳湖-赣江-珠江一直是中国重要的南北通道。从唐末到明清时期,地处商路要津的江西,农业、工商业发达,曾是名副其实的“经济中心”。然而,随着近代沿海通商口岸开放,河运地位逐渐降低,铁路和海运取而代之,千年强省因此变得一蹶不振,迅速没落。

知道了这样的背景,也许才能更好地理解,江西最新《意见》主要任务中提到的这样一句话:“振兴赣鄱千年黄金水道,建设世纪水运工程浙赣粤运河,完善内河高等级航道网布局,发挥南北水运大通道优势,形成内河水运新格局。”

公开资料显示,“赣粤运河”和“浙赣运河”的设想由来已久。

由于长江水系和珠江水系间最接近之处仅相距9公里,这一天然地理条件,使得打造赣粤运河的构想很早就已萌发。

赣粤运河示意图 图片来源:赣州发布

据记载,相关设想最早可以追溯到明代大学士解缙,他曾希望开凿赣粤运河,目的是将赣江水与北江水用于农田灌溉。到了近代,孙中山在《建国方略》中亦有提及。

新中国成立以来,民间对于赣粤运河的呼声及有关部门积极推动的消息时有传出。江西历次水运网规划中,也均提出开挖赣粤运河。

2002年,全国政协委员、时任交通部海事局副局长刘德洪在“两会”期间提交提案“开通赣粤运河 、奠定富民之基”,建议打通粤赣运河。

2018年底,交通运输部综合规划司曾就赣粤运河等水系航运工程进行专题调研,浙赣运河、赣闽运河、赣湘运河等也相继启动前期调研。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交通运输厅厅长王爱和建议,“将规划建设赣粤运河纳入‘十四五’综合交通运输发展规划,从国家层面推动项目前期工作”,引发高度关注。

至于浙赣运河,交通运输部规划院曾编写《浙赣运河规划方案研究》。其目的是通过人工运河,将发源于浙赣交界玉山的信江和位于钱塘江上游的常山江连通,以贯通钱塘江与鄱阳湖、赣江、长江。

实质上,“浙赣粤”的提法,在去年5月交通运输部印发的《内河航运发展纲要》中就已出现。这份展望至2050年的重要文件在主要任务中提到,要形成“长江干线、西江干线、淮河干线、黑龙江通道横向走廊”,以及“京杭运河、江淮干线、浙赣粤通道、汉湘桂通道纵向走廊”。

这也意味着,这条运河的规划建设,已经成为一项国家级战略工程。有评价认为,运河将成为长三角和珠三角的“纽带”,对江西而言,堪称“破局之举”。

时机

不过,时至今日,运河修建仍然停留在“构想”阶段。

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从未休止的争议。2010年,江西一家网站曾针对“开建赣粤大运河的利与弊”开展民意调查。结果显示,48.71%的网民认为“弊大于利”,29.03%认为“利大于弊”。

就支持方而言,大多是从经济角度考虑,认为赣粤运河开通后,长江、珠江两大水系将直接连通,从长江到珠三角的船不必再绕走上海、浙江等东南沿海地区,理论上可减少1200多公里航程,我国内河航运最为发达的两大水系由此得以联系起来,形成南北向水上交通大动脉。

届时,江西将成为沟通南北、贯穿东西的水上要道,省内沿线城市的经济发展也将被带动起来。

不过,也有人担忧,修建赣粤运河,会不会破坏江西原有的水源生态?

“江西的优势在生态,生态的优势在赣(江)鄱(湖)的江湖清水,这是无价之宝。”“运河一开挖,江西境内的小河小江水位会降低。”不少网民旗帜鲜明地反对。

江西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麻智辉曾分析指出,当时修建赣粤运河,时机还不成熟,即便打通,江西的受益面也比较小。因为其时“江西省整个发展的重点都放在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固定资产投入也主要集中在北部,“等到江西经济发展到一定的高度,才有可能考虑这一问题”。

在麻智辉看来,10年后的今天,运河修建时机已经成熟。

如今在江西内部,“北半部发展成熟了,南半部就比较好办”,同时,“以如今的技术和江西的水运发展条件,过去担心的问题可以通过相关技术手段得以解决”。也就是说,在当前条件下建设赣粤运河,利大于弊。

不过,麻智辉认为,目前江西已具备建设赣粤运河的客观条件,如果能进入国家规划,就可以获得国家资金和政策支持,否则仅凭一省之力也是非常困难的。

去年底,在江西交通运输工作成就新闻发布会上,江西省交通运输厅透露,水运方面,接下来将“重点推进赣粤运河前期工作,力争‘十四五’开工建设”。这也许是江西离梦想实现最近的一次。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