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表侄孙承认性侵,英国为什么不“走向共和”?|魏城看英伦

文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1年01月17日 18:53  

本文3478字,约5分钟

主张废除君主制的英国人占总人口的比例1969年为18%,1993年为18%,2002年为19%,2011年为18%,2020年为22%,而“保皇派”一直稳定地占英国人口的四分之三左右

英国王室近日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这一次是因为一位王室成员在法庭认罪,承认性侵女性。

王室丑闻频出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这位名叫西蒙·鲍斯-里昂(Simon Bowes-Lyon)的王室成员因在其祖宅格拉姆斯城堡(Glamis Castle)中性侵一位26岁的女子,1月12日被法庭判罪,他自己也对此供认不讳。法庭将择日量刑。他将面临最高5年的有期徒刑。他还将被列入英国的性侵者黑名单之中。

西蒙·鲍斯-里昂是英国女王的表侄孙

格拉姆斯城堡也是女王的妈妈伊丽莎白王太后童年生活过的故居、女王的妹妹玛格丽特公主的出生地。

西蒙·鲍斯-里昂今年34岁,未婚,是英国女王的表侄孙,即女王大舅的曾孙,曾在2019年被《尚流》(Tatler)杂志评选为英国50位“黄金单身汉”之一,也就是中国俗语所说的“钻石王老五”,但他来自王室,又继承了斯特拉斯莫尔与金霍恩伯爵十九世的头衔,在婚姻市场上肯定比中国的“钻石王老五”更炙手可热。

如今性侵罪成,这位曾经得无数女孩垂青的“黄金单身汉”,一下子成了人人唾弃的性罪犯。

西蒙·鲍斯-里昂算是英国女王的远房亲戚。一年前,女王的两位直系后代也曾置身于新闻舆论的风口浪尖。

2020年1月8日,在一份震惊世界的声明中,女王的二孙子哈里王子与孙媳妇梅根宣布不再担任王室“高级”成员,将追求经济独立。

1月18日,王室宣布,哈里和梅根今后将不再使用“殿下”(HRH)头衔,也将不再正式代表英国女王。

此前此后,有关哈里王子夫妇与兄嫂关系不和的传言一直闹得沸沸扬扬。

2019年年底,深陷性侵未成年少女传闻中的女王次子安德鲁王子接受BBC采访,竭力为自己与声名扫地、被控性交易的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之间的友谊辩护,结果引起英国各方广泛质疑和批评,英国王室也因此遭遇了自戴安娜王妃死亡事件以来最严重的公关危机。

《纽约时报》称,这次采访将一场酝酿已久的争议迅速变成了英国王室的全面丑闻,是英国王室在现代历史上最糟糕的丑闻之一。

安德鲁王子后来表示,他将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再履行其任何代表英国王室的官方职务。

“保皇派”仍占多数

西蒙认罪的新闻传出后,在推特上,一个署名为“困在世界避难所”的英国男子评论说:“当我们忍饥挨饿困在小小的房子里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还要花钱养这些王室成员?”

但在英国,和“困先生”想法一样的人只占少数。

2020年2月,就在安德鲁王子性侵传闻和哈里王子夫妇“淡出”王室的新闻传出后不久,由民意调查机构YouGov从事的一项调查发现,仍然有62%的英国人支持保留英国王室,主张废除君主制的英国人只有22%,其余16%不表态。

即使在西蒙承认性侵新闻传出后的今天进行民意调查,我估计,认为英国应该“走向共和”的人可能仍然会是少数。

尽管数十年来英国的共和派一直积极努力说服民众,但最终成为他们信徒的英国人一直没有超过人口的四分之一。

另外一家民意调查机构Ipsos Mori过去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主张废除君主制的英国人占总人口的比例1969年为18%,1993年为18%,2002年为19%,2011年为18%,2020年为22%,而“保皇派”一直稳定地占英国人口的四分之三左右。

民意测验者将这一发现描述为“可能是我们测得的最稳定的趋势”。

那么,为什么多数英国人宁肯像“困先生”所说的那样,自己困在小房子里,却要大把大把地花钱,把经常闹丑闻的王室成员们养在富丽堂皇的白金汉宫或其他什么宫里呢?

英国人为什么不“走向共和”?

格拉姆斯城堡是英国女王的母亲——伊丽莎白王太后童年生活过的故居

首先,是心理需求。

其实,早在100多年前,英国经济学家、曾任《经济学人》杂志总编辑的沃尔特·白芝浩(Walter Bagehot)就在琢磨这个问题。他认为,随着殖民地和帝国财富的减少,英国人越来越渴望将伟大定义为财富和领土以外的东西。他们相信自己从本质上讲是特殊的。“人们开始把尊敬投放在社会的戏剧性表演上,戏剧的高潮就是女王。”

白芝浩的解释似乎仍然适用于100多年之后的英国。

10年前,威廉王子和来自平民之家的凯特王妃的那场奢华婚礼,不仅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也满足了英国普通人对王子和平民联姻的浪漫想象。

10年后,在孤独、抑郁、无聊的新冠封锁居家生活中,女王复活节和圣诞节的电视讲话,也成为凝聚英国全国人心的强心针。

一些英国时评家在对比女王讲话和特朗普讲话时,甚至为自己国家的君主立宪制自豪,因为大洋彼岸的那个国家元首的发言往往引发更深的社会裂痕。

其次,是宪政原因。

英国人能够接受一个完全靠血统继承的君主是有前提的:这个君主是没有实权的,仅仅是一个国家团结的象征。

英国的君主制不像沙特阿拉伯的君主制,英国不是绝对君主制,是君主立宪制,不管是以前的男性国王,还是现在的女王,都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礼仪性的国家元首,几乎没有任何实权,但废除它却可能带来严重的宪政后果。

英国历史学家西蒙·沙玛(Simon Schama)认为,英国因为没有成文宪法,如果改为共和制,就要选出总统作为国家元首,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要制定成文宪法,为选举总统的立法提供法源基础,这就涉及宪法大翻修的庞大工程,同时也威胁了英国数百年来的传统。

一个有趣的说法是,英国从未有过针对君主制的持久的革命,原因恰恰是,英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把国王送上断头台的国家:英国在1649年处决了查理一世国王,而当时欧陆大国几乎不知道除了君主制还有其他政治制度选项。此后,英国便获得了抵抗革命的免疫力,这种免疫力一直持续到今天。

最后,是经济考量。

就像前面提到的那位“困先生”一样,普通人可能都有一个误解,认为英国王室完全是靠纳税人的税款供养的。但英国王室其实是英国最大的地主,其拥有的各种财产自然也有很大的收益,远远超过政府拨给王室的税款。

此外,作为全球最知名的王室,英国王室也成为英国吸引外国游客的最有名的品牌之一。

美国《福布斯》杂志报道说,英国王室每年为英国经济贡献了近18亿英镑,其中包括为英国旅游业贡献的5.5亿英镑。

相比之下,英国纳税人2019年仅仅为王室支付了8220万英镑。

“只要我们的王室成员带来的收入远远超过其成本,那么任何人都不太可能会因此而不满”——在苏格兰出版的《星期日邮报》分析了保留王室在经济上的利弊得失之后,如此总结说。

经济账与道德账

《星期日邮报》的这番话,也许会让“困先生”这样的只算经济账的英国人消消气,但可能无法消除那些从道德角度抨击安德鲁王子、西蒙·鲍斯-里昂等王室成员的英国人的愤懑。

在推特上,一位女士如此评论西蒙·鲍斯-里昂承认性侵的新闻——

“天哪!又一个来自王室的色狼,我真感到震惊。也许他应该和安德鲁关在一个牢房。”

是啊,不知道还需要多少王室丑闻,才能让英国多数百姓失去耐心,改变主意?

英国的王室从古代走到现代,经历了革命、内战、社会动荡、两次世界大战、冷战以及王室内部危机和种种丑闻的考验,仍然挺了过来,一直走到今天。

英国王室长寿的秘诀是:它善于变化,善于与时俱进,从古代的绝对君主制,到近代的君主立宪制,从80多年前爱德华八世因坚持与一位离过婚的女人结婚而被迫逊位,到如今哈里王子与黑白混血的演艺界明星梅根结婚,它艰难地、但相对成功地跟上了时代变化的脚步。

不过,我在想,万一未来的某一天,基于血统世袭的英国王室子女断嗣、后继无人,其万世一系的美梦会不会因此破灭?万一将来的某一刻,英国王室不断曝出类似安德鲁王子或西蒙·鲍斯-里昂的丑闻而最终失去人民的信任,英国会不会因此废除君主制,走向共和?

确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作者电子邮箱:weimingliu6@qq.com)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